护花状元在现代

第六百七十七章 会不会挑战?

PS:第二更送上,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感谢【草蜢大哥】送来999朵玫瑰花,哈,厚颜求999朵玫瑰花,俺还是第一次收花呢。

…………

脑门巨震,一阵狂晕下,血气上涌,身影倒飞出去的时候,一口鲜血噗地喷了出去,旋即身子轰然间倒在地上。

霎时骇然震惊。

猛然抬头,眼眸难以置信地盯着萧阳,这一霎,仿佛内心在翻江倒海,疯狂地翻滚涌动,噗地又一大口的鲜血喷出。

第一口血确确实实是遭到萧阳撼道术的暗算而被轰出来,而第二口血则是气急攻心所致了。双眸睁大若铜铃般盯着前边,浑身遏抑不住一阵剧烈的颤抖。

含怒的一击。

易木本想给萧阳一个教训,直接将他带回天子阁内。萧奇大人欣赏萧阳的话,必定不会责怪自己带他回来,总比现在萧阳直接无视自己要好。

还能出上一口气。

然而,万万没想到,之前的那一波磅礴汹涌的精神攻击力量,竟然是从眼前萧阳此子的身上弥漫出来,自己根本不防备他的精神攻击,让他直接钻了空子,一举让自己遭到暗算。

“恐怖的精神力。”

易木的身影略微颤抖地站了起来。

是气得发颤。

然而如今,酒店门口已经有不少目光汇集了过来,易木的突然吐血,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易木化象七十六变,比起萧阳的化象二十一变,简直高出太多。

三倍有余。

论实力,易木确在萧阳之上,毋庸置疑。

然而,易木从未领教过这绝世无双的撼道术,直接被萧阳轰个正着。

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在大街上直接动大招攻击,易木还不敢冒着被天子阁惩罚的危险。

萧阳冷眼一瞥易木,不再言语半句,直接拉着君铁缨走进了酒店。

易木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萧阳的背影消失,易木目光冰冷流露出一丝恨意,旋即冷哼一声回头上车。

并没急着开车,易木运气调息,理顺刚刚遭到攻击的脑部。

易木化象七十六变,心境方面远还没有领悟‘道’的层次。像萧阳这般化象几变就感悟剑道之力的,世间简直是绝无仅有。

当然,没有人有萧阳那么大的福缘,能够得到最强剑仙李太白的隔世传承。在一念梦境之中,最强剑仙李太白亲自为萧阳舞剑数年(梦中时间),以最强剑仙对剑道的感悟之道传授给萧阳,这样,萧阳方可剑道入门。

萧阳携带大小姐走进酒店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是热闹万分,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面孔,在君铁缨的亲自挑选下,进入山河书画,跟随着山河书画一并拼搏成长。

这一个团队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凝聚力上,却远胜于一般团队。

尤其是今天的比赛上这样玩了一把大心跳后,山河众人的心更加凝聚。

萧阳走进来的时候自然迎来的是一大片的欢呼。

山河书画的绝对核心。

金童玉女,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不吝赞扬。

热闹的一顿饭下来,山河不少人直接饭后KTV,这玩意萧阳可不在行,让他弹弹琴吹吹箫还好,唱流行歌曲,萧阳可HOU不住呢。

开车带着君铁缨到海滩去转了一圈,吹着夜风,享受着短暂的安谧。

明珠人民医院。

白色的病**,君无霖牙齿都快要咬碎了,紧握着拳头,指甲渗入了肉内,鲜血溢出都浑然不惧。

遏抑着极怒。

病房内,一切可以砸的东西君无霖都全部砸掉了,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重新躺在**。

憋屈,无力,不甘。

自己竟然就这么失败了。

而且,因为地下赌庄的三千万赔款,直接被打下了深渊。

“怎么办?怎么办?”君无霖感觉自己都快要发疯了,多么痛恨老天没有突然间在他面前砸下一堆钱,让他度过眼前的难关。

“君少,老爷的电话。”房门推开,一名西装男子迈步走了进来,语气隐隐有些忐忑。

“我爸?”君无霖神色轻震。

他地下赌庄的事情,连父亲也不曾告知。

“拿来给我。”君无霖接过手机,语气有些干涩,“爸……”

“无霖,这一次你太冲动了。”君家四爷君华明的声音立即低沉地响起,“说吧,损失了多少。”

知子莫若父。

君无霖虽然有心瞒着父亲,但是,君华明又岂会不知道君无霖擅自在明珠开地下赌庄的事情。只是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更何况,地下赌庄可是卷钱的工具。

只是君华明岂会料到,君无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遭到此般打击变故。

“三……三千万。”

君无霖没有隐瞒,语气沉重地响起。

不甘地握着拳头。

三千万,不是小数目啊。

凭借自己,根本无法偿还。在地下赌庄下注的,很多都不是普通的善茬,君无霖若敢赖账,除非他卷钱逃走,永远消失。否则,哪一天走出去直接被一刀砍死了都不奇怪。

“三千万!”电话那头,君华明也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半响,苦笑道,“无霖,你……”对于这个独生爱子,君华明却怎么也不忍责备。叹了口气,缓声说道,“一千万的话,我可以随时拿出给你,另外的两千万,若我从家族的备用基金之中调取出来,必定会引起另外几支的注意。你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候,君家的家主,很快要换新了!我们这一支,不能给别人抓住任何把柄啊。”

“爸,我知道。”君无霖咬牙切齿,“我把赌庄抵押出去,应该能值几百万,其余的,我从我负责的两个集团去抽,能抽多少是多少,大不了……”君无霖绝望地闭上眼睛,“把集团的股份全部抛售出去。”

那么,集团则易主了。

没有了两个负责的集团,君无霖也就正式退出了君家核心的角逐。

君家的核心选拔制度,非常简单,能者居之。

手中的公司经营得好,能力越强,在君家的地位便越高。

“这几天,你要注意点。”君华明叮嘱着,“君柔缨这女子不简单。近二十年的残废,都无法让她崩溃,现在,反而崛起了,这种女人,很可怕。”

“嗯。”在父亲面前,君无霖可是表现得非常乖巧。

电话挂上。

“君铁缨!”

君无霖恨不得咬碎了牙,“还没结束。我就不信,我不能将你扳倒。”

君无霖更加不信,自己不如君铁缨!

…………

海风吹拂,晚上七点多,两道神仙眷侣般的身影漫步于海边,周围有着零星的灯光,十指紧扣,静谧幸福。

“这次回来,你不会突然间又离开了吧。”君铁缨的声音柔声地响起。

“当然不会。”

萧阳微笑,没有了天子阁的任务,剑尊一脉的报复行动处于蓄力的阶段,自己现在可以说是无事一身轻,今晚过后,当然又是回复大去当他的门卫,过着轻松愉悦的快活日子。

“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萧阳笑着对视着君铁缨的眸子,“现在我唯一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山河取得炎黄书画大赛的冠军。”

“冠军。”

君铁缨的眸子流盼轻闪而过。

随即轻声地说道,“这一次炎黄书画大赛,书画联盟的用心恐怕也不简单。排名前二十,便有与书画联盟合作的资格。可是,一旦合作,恐怕,会免不了被书画联盟一点一点地渗透吧。”

“如今书画市场,书画联盟囊括了近九成的市场!这一次的大动作,更加彰显出他们的野心了。”君铁缨淡声说道,“不过,市场是可以拓展的,只要山河保持着崛起之势,就一定可以在书画界站稳脚跟。”

“大小姐的意思是,就算进入了前十,也不与书画联盟合作?”萧阳问一声。

君铁缨点头。

平静坚定道,“山河只能是属于我们的山河,绝对不能让书画联盟的触角延伸过来。”

“不过,若进入前十……”君铁缨迟疑了下,看着萧阳,“你会不会向书画联盟提出挑战?”

“如何挑战?”萧阳眉宇轻掀。

这次大赛具体的规则,他还确实有些不知晓。

“这次炎黄书画大赛由书画联盟组织,并无书画联盟旗下的公司书画作家参与比赛。书画大赛的前十名,甚至前二十。具体听说还有待商榷,都有资格,向书画联盟提出挑战。”

“若挑战胜利,可取得书画联盟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君铁缨眼神平静,“若输,己家公司七成的股份,归书画联盟所有。”

“股份为筹码的挑战?”

萧阳瞳孔轻震,嘴角立即轻翘了下,“看来书画联盟,好强的自信。”

萧阳当然立即听出了其中的猫腻。

书画联盟只不过是想通过最后的挑战,一来,再次彰显自己的绝对霸主实力;二来,可一举再拓展书画联盟的市场。

书画联盟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这实在太过诱人了。

明知道是个陷阱,恐怕也有人会无法控制住自己地一脚踩下去。因为一旦胜利,拥有书画联盟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

全国九成的市场。

书画界巨无霸的百分之零点五的股份,一旦拥有,几代人都可衣食无忧,大富大贵了。

这样的诱惑,就如同美丽的魔女般勾魂摄魄,令人无法自拔。

“萧阳,你会不会挑战?”君铁缨突兀轻声询问。

闻言,萧阳神色轻怔。

到决赛时,自己会不会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