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核变

第三十三章,行天步修炼

将着桶内的重水倒入水缸中,莫少磊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成就感,终于,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自己总算是真正的打到了第一桶水。

而这水的意义所代表着的是自己这几个月时间来的一种进步的体现。

同时,莫少磊也没有忘记着,当时,酒叟对自己所说过的那句话,想要练习行天步,首先,先要去打来水再练习。

到现在莫少磊还是没有想明白着那句话到底是酒叟随口一说,还是有着特别的含义,但是不管如何,现在他既然已经将水给打回来了,也就是有了练习的能力。

身体轻轻一跃,跳到了缸沿上,缸沿光滑的丝毫不受力,莫少磊控制着不住平衡,身体不由的在缸沿上晃动着,仿佛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如果此时身体内的异能可以使用的话,用异能控制着自己稳稳的站在缸沿上倒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可惜,现在,只能依靠着本身的力量和平衡来进行控制了。

身体在缸沿上不断的强自坚持着,但是却只是勉强的保持住自己不掉下来,他想要移动一下脚步都难,更不要说是像着酒叟一样行动自如了。

右脚微微一弹,脚下还没有继续踩出去,左脚猛地一滑,身体下意思的就要往着缸内摔下,莫少磊急忙的伸手在对面的缸沿上一按,同时身体猛然的翻了出去。

“呼,”长呼了口气,虽然这次没有摔倒,但是他却也是同样的失败,有些事情看着别人做,总是特别的简单,只有着自己真正的进行实验,才知道着有多么的难。

手轻轻的在缸沿上滑动着,这些水缸不知道着在外面放了多少的时间,缸沿早就变得滑不溜手,在放在上面都会打滑,更不要说是要踩在上面行走了。

“酒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到底要怎么进行练习”。伸手在水缸上轻轻的敲打了几下,莫少磊仿佛想到了什么。

自己刚才一直都没有发现,这次跟着上次有了一个明显的差别,那就是水缸的晃动幅度变小了,小到自己几乎快要感觉不到。

“对了,是因为我在水缸里加了水,水缸有了重量,所以就变得平稳了许多,酒叟老头说的要打满水,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

想到就做,当下捡起地上的水桶,再次的跑了出去,自己试一试将整个水缸给打满,看看会有什么不同。

至于缸沿滑不受力的问题,只能着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一个个问题解决过去,总会想到办法的。

一直到着太阳渐渐西沉,莫少磊才把着水缸的水给完全的倒满,忙碌了一天,现在他不由的感觉到又渴又累。

在木屋的角落的灶台上拿了两个硬到了一定程度的馒头,味同嚼蜡的吃着,在这里这几个月,莫少磊从来没有看到过酒叟煮过东西。

而偏偏莫少磊自己的煮饭手艺也只能用着惨不忍睹来形容,什么菜肴的完全不会,连着最简单的蒸馒头,也是他实验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勉强做出来,能够放心的吃到肚子里。

艰难的将着最后一口馒头咽下去,看着酒叟现在人似乎不在,莫少磊猛冲到一个酒缸前,从中舀起了一个酒,大口喝了下去。

这并不是因为着莫少磊是多么的好酒,而是这里除了这些酒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水源,那些重水,如果莫少磊不想活了的话,他倒是可以去尝试着喝一下。

保证,不用几分钟,他的内脏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酒一入肚,莫少磊就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感觉,不断的在身体里流动着。这些酒的度数高的惊人,虽然莫少磊每次都只是喝上一些,但是都会头晕上好一阵子。

倚靠在木屋房门前短暂的休息着,莫少磊这才缓缓的想起,似乎这两天一直没有看到着酒叟的人影,也不知道着他跑去了哪里。

自从着上次那一件事情发生之后,这三个月来酒叟,好像时不时的就会失踪上一两天,至于到底去哪里了,莫少磊却是并不清楚。

“算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会走丢了不成,再说,他的实力那么强,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与其担心他,还不如想想,我自己要怎么练习吧”。

再次踏上水缸,平稳倒是平稳了,但是缸沿光滑的问题还是没有办法得到解决,双脚一直的在不断的打滑着,连带着莫少磊的身体也一直的在跟着晃动。

‘行天步最重要的地方就在于控制平衡,保持住自己呼吸的沉稳,平衡,调息’。

脑里想起酒叟以前几次酒醉之后所说的话,一点一点的回想着,酒叟每次练习时的模样,动作。

酒叟每次练习的动作虽然猛一看起来都好像很随意,但是他每一下脚步的移动都是有着特别的计算。

‘他,每一步踏出的时候都正好的保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不管着其他的变化是多么的奇妙,都是为了辅助身体平衡的一种手段’。

身体摇摇欲坠的要像着后面摔去,莫少磊看准机会,右脚急忙的往右退了一小步,正好将着身体给稳住。

略一摇晃,身体又回复了过来,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测验,但是却也让着莫少磊找到了其中的窍门。

心里一喜,因为分神,脚下不由的一松,身体猛然的一歪,重重的往着旁边摔了出去,跌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水缸缸沿的高度并不高,加上在摔落出去的时候,莫少磊已经有了准备,身体做出了变化,所以着这一下摔的并不重。

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又一次的跳上了缸沿,稳住呼吸,莫少磊小心的迈步饶着缸沿慢慢的走动起来。

如果连行走都办不到,那就更不用说什么其他的了。而莫少磊所说的走,则更是几乎跟着挪没有着什么区别。

每次都只是微微的一动上一小步,然后就又因为着身体的晃动,而不得不停退下来一些,所以着,莫少磊虽然走动了好一会,但是实际上迈出的距离却是有限。

一圈的缸沿,莫少磊竟整整走动了半个多小时,速度慢的出乎想象,但是莫少磊却是知道,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好,这次的目标是走完十圈,而不掉下去。”调整好呼吸,莫少磊这次加大步子走了出去,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他走的更加顺畅的多。

连着顺利的走出几圈,莫少磊现在只感觉着自己越走越顺畅,越平稳,同时,胆子也变得更大,步子也更快。

渐渐的,莫少磊沉浸在了这种特别的感觉中,只是一直不断的行走,不断的进行着调整,好让自己走的更快,更稳。

一真夜风从着林子里吹来,虽然不大,但是却带来了一股寒意,莫少磊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

遗忘森林里,平时就显得阴气森森的,到了晚上,气温则是会变得更加的冷,虽然说有着一定修为的异能者都可以达到冷热不侵的程度,但是现在的莫少磊却还是无法办到这一点。

搓着双臂取暖,但是效果却是并不怎么好,莫少磊呆了一会,只感觉着越呆越是寒冷。

“对了,那些酒,那些酒用来御寒,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进屋喝了几口酒,身体果然慢慢的热络了起来,仿佛被注入了一股特别的力量一般。

时间慢慢的过去,感觉着自己练习的越来越熟练的莫少磊不断的在练习着,冷的感觉着受不了的时候,就再进去着喝上一口酒。

酒叟的那些酒别的方面不说,但是在恢复这一方面,还是有着不小的用处,至少着莫少磊练习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疲累。

其实,酒叟的那些酒的用处又岂止只是这么一点效果,只是,现在,莫少磊还不知道着他所喝的到底是什么酒。

莫少磊集中精神的修炼着,没有注意到着酒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他练习了一会,酒叟在后面不住的摇头说道。

“你这是杂耍呢,还是干什么?小孩子走路都走的比你好,难道你走路眼睛要一直看着地面才能走的吗?真是不怕被人给笑死”。

酒叟的话总是那么的毫不留情,好在莫少磊挺多了也就习惯了,而且,他的话,总是有着一些道理。

莫少磊仔细一想,确实,自己现在虽然已经能够比较自如的行走了,但是却还是要自己不断的去观看着。

或者,这是出于着莫少磊的小心心理,总是担心着会一脚踩空而摔下去。

狠狠心,莫少磊将目光移开,记住刚才的感觉,继续的往前走着,不过,这次不知道着是不是心理感觉,他总感觉着走的不如刚才的那般平稳。

越是这么想,莫少磊就越是感觉着自己走不稳,再次勉强的往前面走上几步,脚下突然的一脚踩空。

急忙的想要调整身体,但是却是已经晚了,身体一歪,摔倒在了满是重水的水缸中,一时间水花飞溅。

莫少磊这段时间没少摔倒,但是这一下却是重的出乎他的想象,他那一下仿佛不是摔在了水里,就好像摔在了鉄沙一样。

挣扎了好一会,他才重新的爬出来,重水跟着普通的水不同,随着莫少磊的几下抖动,沾满在他身上的重水变成了一颗颗的晶莹的固体珠子掉落在了地上,随即被地面给吸收。

“哈哈,说了吧,你就是耍把戏的,还真是像”。

“哼,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办到的,你就等着看吧,我一定会成功的”。莫少磊咬牙说着,脑中突然的有了一种怪异的念头,都是酒叟出声才害的自己失败的。

这种怪异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莫少磊也并没有在意,这段时间,他的情绪总是特别的容易受到波动,他也不知道着是怎么回事。

只把着当成是这段时间自己的压力太大,过一段时间,自己放松下来就好了。

莫少磊把着只是当成了一个巧合,酒叟却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突然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抓住了莫少磊的右手,扣在了他的脉门上。

眉头先是一皱,接着又缓缓的疏散开。

果然是心境不稳,跟当初他一样,还好,他现在的程度还不严重,只要处理的当,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