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痞少

第五百六八章 绝命一击

杨老大因为心里恐惧,就忍不住往后退。

一边对唐侃道:“唐老哥,你忘记了公子的吩咐吗?现在老爷子受了伤,你再不杀他,等我也不行了,你想杀也没机会了。”

唐侃当然知道杨老大说得有理。

但他还是没有动。

其实就算他不动,孙明延也不会再去杀杨老大,因为唐侃的攻击,从来不需要居近出手。

他们唐门的暗器,就算你在十丈之外,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一个宗门,能够屹立江湖千百年不倒。

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声名有虚,而是绝对有真实本领的。

就像唐门,他们存在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敢质疑过他们暗器的水平。

因为那些敢于质疑之人的下场,已经从另一方面证明了,这个家族暗器绝技之强大。

孙明延就是感觉到了唐侃的暗器正在对准他,也感觉到了那股自背后入侵的杀气,就不再动了。

再动就会给唐侃机会。

不动虽然到处都是空门,可是,他还有绝对的机会改变情形,进行反击。

因而有一句话说的就是十分好,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我有一招,叫做天机怒,以前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靠着这一招来保命,听说你们唐门也有绝招,既然你非要杀我,我们就来拼拼这各自的杀招吧。”

孙明延觉得反正这些人不会放过自己,干脆,就拼死一战吧。

他有一点跟唐侃是一样的。

就算要杀人,用绝招,也要事先说出来,总不会让人没有准备,就算赢,也要赢得光明正大。

所以根据人性来判断,有些人的成功和失败,几乎都是已经注定的。

“行啊,既然要打,我陪你就是”,唐侃淡淡道。

于是,房间里的气氛再度凝重起来。

刚刚他们已经经历一场决战。

可现在,绝对要比刚刚更肃杀,更沉重,连在一边的杨老大,都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

他还不了解唐侃的绝招,也不了解唐侃的能耐。

但是跟随了孙明延几十年,对孙明延的天机怒,是最知晓的。

那一怒的力量,足以将同级高手,在一刹间灰飞烟灭。

也足以越级击败高手。

但这一击的代价也是很惨重的,孙明延当初在j市机场用过一次,因而就元气大伤,若不是靠叶痕的灵果保住性命,估计早就死了。

现在叶痕不在这里,他只有靠他自己。

宁愿损尽元气,也在所不惜。

孙小天眼中多有悲愤之色,只因他知道,就算自己的父亲用这一招伤了唐侃,也没有机会,没有余力对付杨老大了,到时候,结果还是死路一条。

想想他也不明白。

自己从小就贵为公子少爷,过着人人羡慕的生活,就算老天要收回这一切,惩罚自己也够了。

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和姐姐,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也要落到这一步呢!

其实,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

出来混的日子,本来就没有那么潇洒,而结局,一个比一个凄惨,为什么还一直都有人加入这个行列。

为什么老天还这么不垂怜。

天道无情,常与善人。

也就是说,你只要走入了这个行列,就别妄想还能够得到上天保佑,神魔祈祷。

因为你每天享受的,都是从别人身上压榨出来的血汗。

每天做的,也都是欺负人的事情。

就算你不做,但只要享受这个成果了,你也有罪。

因而有一句话说,一人犯错,众生皆罪。

忽然间,屋里面光芒大盛,迫人的压力也在不断的弥漫着,那正是孙明延在蓄积天机怒的力量。

唐侃本来就是个沧桑老人,他不似孙明延一般,做惯了霸主。

有一种威势。

他反倒像是一个老态龙钟的普通老人,甚至是老的不堪重负,连腰背都弓着。

但是他不急,不燥。

等着孙明延的力量蓄满。

他要跟孙明延来个真正决战。

整日在唐门中,他的地位,是仅次于唐傲的。

别看他只是个管家,可是以武功来论,还真没有人敢跟他较量,因而他也寂寞太久了。

也许正是这寂寞摧垮了他的身子。

他才会显得这么苍老。

现在有一个跟自己一样的高手,他能不激动吗?

就连浑浊的眸子,都越发的明亮起来,明显可以看到他的兴奋。

人老心不老,心老志不老。

老人一样也可以有战志。

因为他们最寂寞,一旦燃起战意,拼起来,还年轻人还可怕。

终于,孙明延整个人都被一股微弱的光芒所包笼,生像是压制不住体内力量的狂暴,任唐侃定里十足,看到这样的情形,眼神里也出现了凝重。

他知道,自己也必须出尽全力。

因为这一次对决,不是敌死就是他亡。

他的眼睛眯成一线,盯着孙明延,就在孙明延一声沉喝,将天机怒爆发的时候,他的飞星传恨,也化为一点寒芒出手。

萤火之光,如何能与日月争辉。

在天机怒爆发的时候,孙明延整个人都被一股强大的光亮所包围,而与此同时,这股光亮正以一种威猛的力道向四下扩散,真的就像是日月般灿烂辉煌,

而唐侃的那一点飞星传恨,看起来就仿佛日月相形之下的萤火之光。

很快,这点光芒,就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和光亮给完全吞没。

飞星传恨,到底比不上这大型的天机怒之一击。

孙小天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的老爹铁定没事儿了。

杨老大则屏住了呼吸,已经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也以为唐侃肯定不是老爷子的对手了。

唐侃若败了,自己就算能够趁机击杀老爷子,但老爷子若拼死一战,自己还是没有把握。

他已经想要溜走。

想当年,他跟着孙明延的时候,何曾做过那么多龌龊的事情,何曾那么胆小怕事过。

可是跟了沈寻,他啥事儿也都做了,人也怕死了。

是不是所有做了坏事儿的人,都会怕死?

而在这片刻之间,决战的情形,又发生了改变。

在天机怒艳绝日月的光芒之中,忽然又炸开了一股璀璨的光亮。

这光亮看起来很弱,可一旦炸开,宛若烟火腾空,爆发出流星也难以掩饰的绚烂。

这一点光辉,被吞没在日月的光辉下,可还是以它生命为代价,开了它一声的辉煌。

这才是飞星传恨的真谛。

你若真以为传的只有那一点恨,就错了。

它可以炸成千光万道,就算是太阳月亮,也给焚毁了。

于是,一道是明面上就强大无匹的攻击,一道是隐藏着毁灭力量的攻击。

就这样,在璀璨的光芒之中,互相撞击,爆发。

有那么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种窒息毁灭的感觉。

事实上,当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后,这股力量就开始四下波及。

仿佛炸弹爆炸一样。

杨老大在这一刻间决定了心思要逃出去,但在他逃出去前,却良心发现的做了一件事情。

就是带着孙小天跟孙念珠出去。

只是要带着她们俩,出去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人还没有出去,就被那股力量给击中,一起飞到了外面。

然后,这偌大的孙府大厅,就被唐侃还有孙明延的交手,给生生毁掉了。

烟尘四起,一片朦胧,谁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战况怎样。

决战的两个人,活着还是死了。

孙小天望着一片废墟,目眦欲裂,冲着杨老大喊道:“放开我。”

杨老大一直都要杀孙明延,在这里等着也要杀他,可是刚刚看到那一幕震撼人心的攻击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

而且是错的离谱。

死有多可怕?

多远?

其实,真的死了,也就无所谓了,而且,生与死,本来就在一线之间。

自己太过追逐活下去的感觉,反而忘了背叛孙明延,其实,已经是泯灭了自己的责任和意气。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他抱着孙小天跟孙念珠跑出来的原因。

纵然因为这样,他的后背,都被炸的一团血肉模糊。

可是,他到底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

不像跟着沈寻的时候,活着都跟死了没区别。

因而他毫不犹豫的就解开了孙小天的穴道。

孙小天先去看他的姐姐,并脱下了衣服,给他姐姐盖起来,他姐姐的眼神依旧空洞,充满血污的脸上,带着一丝茫然,喃喃的自语着:“爹,我对不起你。”

孙小天听得眼泪流下来,仰天悲喝了一声,就冲入那废墟堆中。

一边喊着:“爹,你在哪儿?”

尘埃落定,原有的建筑废墟上,就看到依然屹立着的两个背影。

这两个武林的高人,就跟泰山北斗一样,纵在刚刚那一绝大的攻击之中,也笔挺不到。

单只这份气概,也难怪他们能有这么高的修为了。

“我忽略了一点”,孙明延目光凄凉,语气落寞,甚至带着一丝绝望不甘的道。

听到自己的父亲还能够说话,孙小天惊喜不已。

可不知道为什么,孙明延让他听起来有点不知所谓的话,居然很令他的心中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