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鹰

第六十四章 越来越成熟

第二天一早,警察局的调查小姐就来到十八中,对一些学生进行笔录调查,并重点调查了最近和高加才发生过争执和磨擦的人,东方侠和几个同学也被列入了有可疑的对像,因为他前几天在饭堂和高加才差点打起来,但排查出发现东方侠没有做案时间,也就算了。高加才手下有的小弟,对警察说了东方侠和他的龙凤会,警察才又回过头来,重点排查龙凤会的几个骨干人员,调查还没有任何结果,因为这几个骨干人员,都有不在场的证据,就连校外的几个骨干,也都有朋友们可以做证。

调查陷入僵局,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东方侠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怀疑,就算同学们也没有怀疑到是东方侠做的,因为东方侠好像没有理由杀死高加才。东方侠就算是为了和高加才争夺十八中的势力,也完全没必要杀人,因为在十八中里面,高加才早就不是东方侠的对手了。

高加才指使看守所里面的流氓殴打谭军,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谭军的死,没有人联想到是高加才干的,同样的道理,高加才的死,也没有人联想到是东方侠。高加才为人嚣张,在校内就人人讨厌,在校外更是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同学们自觉不自觉的把本校的学生排除在外,把警察的调查工作指到了校外。

东方侠的黑帮组织并没有引起警察太大的注意,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拉帮结伙的太多了,又不能按黑社会来打击,又没有做过什么大案,所以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东方侠这几天,就像往常一样,按时上课,按时下课,按时晚自习,没有任何不同。魏静本来心中有点对东方侠怀疑,但很快就过去了,因为东方侠的表面功夫做的不错,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接下来的日子里,东方侠在校外的事业,开始蒸蒸日上,由凌晨、江姐投资了三十多万块钱,又进了三百台老虎机,在全县城的二十个乡镇陆续出台,铺满了整个县城的各个村子,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虎大王”,一些小的帮派看到发财,眼红了,也从外地搞来几台老虎机,都让凌晨派人砸了,从此没有人敢再砸老虎机这个行业,县城里的这条赌机,被东方侠和龙凤会垄断了。

社会上的一些事情,都是凌晨和江姐出面摆平,东方侠和东方南几个在校学生,都是星期天出动一下,十多个人开着轿车,到各个村子转上一圈,把钱收上来,交给江姐,由江姐分配资金。凌晨和江姐也表现出优秀的领导才能,没有让东方侠失望,眼看着日进斗金。

事业渐渐上了正轨,东方侠却还是静不下心来,有一种浮燥不安的情绪,因为现在挣的钱,离他的目标还太远,他听樊二说,煤矿的项目可能快落实了,具体是在哪个位置还没有透露出来,不过在一年之内,可能就会有所行动了,如果在这一年之内,东方侠的实力不够大,就没有办法和东关的朱家和南关的樊家一争高下。

这一天星期天晚上,东方侠和东方南凌云飞樊五,四人来到了一家酒店,点了几个菜,喝了起来,他们有钱了,当然也就舍的吃喝。

这时,从外面又走进来一对男女。东方侠背对着门口,没有看清,东方南是面对着门口的,一抬头,叫道:“嗨,小芳姐,风哥,来这面。”

东方侠一转头,看到了凌小芳和男朋友张风。

自从那天的一夜缠绵之后,东方侠和凌小芳就很少见面,就是遇到,也只是彼此凝望一眼,然后转开头,实在是碰到一起了,也只是淡淡的问侯一下。凌小芳自从和东方侠划清界线之后,又主动的约会了张风,张风正在苦求不得,见到凌小芳主动约他,当然大喜过望,不过他却没有想到中间出了什么事,原来原装的女朋友,就这么停了一停,就让别人掉包了,成了二手货了,而这个掉包的人,竟然还是他一直当成小舅子的东方侠,张风还蒙在鼓里,看到东方侠和东方南,马上笑逐颜开的打着招呼走了过来。

凌小芳沉吟了一下,也走了过来,脸色如常,说:“你们几个也在这里?”

东方侠也装出若无其事的说:“是呀,今天收了几个钱,就在这里消费一下,刺激经济嘛。”

东方南说:“来吧,就在这里吃吧,一块。服务员,再拿两付餐具来。”

凌小芳刚想说“不要”的时侯,张风抢前一步,说:“好呀,我正好有事和你们商量哪。”

东方侠一回身,用脚尖勾过来邻桌的一张椅子,让张风坐下,说:“什么事,张哥?”

张风给东方侠倒上一杯酒,东方侠连忙说:“别,我自己来,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你是哥,以后就是姐夫,可不敢让你倒酒。”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凌小芳也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风说:“小侠,你没把我当姐夫呀……呀,别掐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小侠,你没把我当哥们呀,你们几个现在都混的风生水起,招财进宝,怎么就没有哥哥的一份?是不是看不上哥哥?”

东方侠笑道:“不是看不上张哥,是小本生意,怕张哥看不上眼。张哥现在是国家公务员,怎么着也在检察院是个公仆呀,咱们怕你看不起我们这些个体户。”

张风笑道:“什么公仆呀,就那一点工资,没用,就算贪污一点,也没有几个钱。我今天找你说个事,你知道我们检察院在哪个位置吗?”

东方侠说:“原来在西关,现在不是刚搬到南环路去了吗?”

张风说:“是呀,现在在南环路。就在检察院的旁边,有一大片空地,那片地的农民,想要把地儿出租出去,我想给他承包过来……”

凌云飞笑道:“哥,你不是想当农民吧?”

“去,边儿蹲着玩去……”对于这个真小舅子,张风对他并不像对东方侠那样客气,笑着骂了一句,又说:“我想搞个沙石场,从邻县拉来沙子和石子,囤放在那里,然后再零售,这行业挺赚钱的,我有一个哥们,他在东关就开了一家,一年搞了二三十万。”

东方侠心中一动,说:“是不错呀,你想怎么搞?”

张风说:“那片地的租金,倒是没有几个钱,五亩地,一年也不过一万块钱,就是拉沙子石子,要有自己的车辆,还要有流动资金,这样下来,没有个七八十万,是周转不开的。但这七八十万,并不是不动产,所以没有什么亏损,大不了就是行情不好的是时侯,亏上几车沙子的价格。一年下来,三四十万还是可以赚到的,投入八十万,两年就赚回来了。”

东方侠说:“你怎么不干?”

张风笑了笑,说:“我认识一个银行的哥们,他可以贷给我二十万,多了就不给了,我还有几个哥们,还能再搞个三十多万,这样就有五十万了,还差二十万,我让我老爸帮我想办法,他却不让我干兼职。再说了,我白天还要上班,不能守着沙石场,人民公仆这个职业还是挺肥的,我不能扔。”

东方侠说:“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也入股?”

张风说:“我能搞五十万,你再搞三十万,咱们就算是五五分成。不过,小侠,你要找人看着场子,工资由咱们共同承担。”

东方侠笑道:“你让我的人看场子,不怕我私吞吗?”

张风笑道:“我的钱就是你小芳姐的钱,你吞我的就是吞她的,吞吧,只要你不怕她扭你耳朵。”

东方侠的眉头皱了皱,说:“樊五,你三哥不是在银行吗?能不能让他想想办法,搞个三十万出来?”

樊五说:“不好办呀,咱们是学生,根本不可能贷那么多钱的。”

东方侠说:“咱们可以找别人出面呀,就找张哥出面,不就行了?”

樊五说:“我三哥不是在银行,他是在下面镇上的农村信用社当主任,行不行,我不知道,我明天帮你问一下吧。”

张风说:“钱弄够之后,还要卖一辆拉沙子的司太尔,雇用两个司机,晚上还要有几个看场子的人。事挺多的。”

东方侠说:“我叔叔的货车也挣不到什么钱,让他卖掉,把钱加进来,按他一个小股,让他来当一个司机兼老板,他就会尽心尽力的来干了。再给他分上几个靠的住的社会上的混子,看家护院,一切事都交给我叔叔吧。”

东方南笑道:“我爸天天想当老大,你给他几个小弟,他更来劲,肯定给你把沙石场整理的好好的。”

张风说:“行,事就这么说定了,来,咱们高高兴兴的喝,不醉不归。”

当晚众人尽醉,唯有凌小芳清醒,她望着越来越成熟的东方侠,望着越来越洒脱的东方侠,她的心头除了有点酸楚,还有几分欣慰,毕竟,她们曾经拥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