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妖皇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倾国倾城

精卫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忽闪忽闪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云霄,满心希望这位漂亮的大姐姐能想起自己。小孩子心性总是如此,希望人人都能将他们放在心上,个个都夸奖他们。遗憾的是,云霄今次叫小精卫失望了,从始至终,眼神中都是一片茫然。

云霄看着精卫逐渐暗淡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拍了拍额头,头一次埋怨自己那日渐衰退的记忆。

“哎呀”精卫忽然想起了什么,一双肉呼呼的小手轻轻一击掌,娇声道:“那时候的精卫不是这个样子的,难怪姐姐认不得。”

接着,精卫比划着,努力向云霄描述着自己还是精卫鸟时候的样子。两人交流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精卫又一次失望了,云霄还是没有想起她。因为某种原因,她已经忘记了蓬莱岛上的一切,忘记了和那个人之间的交往。

精卫眼中慢慢浮现出了雾气,小脸上满是委屈。云霄心中一酸,连忙将她抱在怀中,柔声安慰。

小脑袋枕在云霄肩头,嗅着醉人的发香,精卫终于挥去了心中那小小的阴霾,安然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温柔。蓬莱岛上,师傅和师伯都是七尺男儿,哪里能让精卫享受到这份母亲一般的怀抱。

云霄轻轻拍打着精卫的后背,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娇呼:“好大一只鸟”闻言,顺着精卫的手指望去。只见一只硕大地鸟状生物,拖着长长的五彩光华。往这边飞来,速度极快。

巨大地阴影掠过。飞过不远,又轻咦一声,转身折回来。在空中一晃,化作一漂亮地令人发指,“倾国倾城”的男子,落到两人面前。

“姐姐,你好漂亮。”精卫不禁出声赞叹。眼中满是闪烁地小星星。

云霄却是认得来人。掩嘴轻笑。“姐姐”闻言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瞪起凤目恶狠狠地盯着精卫。

精卫大惊。将小脑袋深深埋进了云霄怀中。

云霄一手轻轻安慰着受惊的小东西,把眼一瞪来人,娇喝道:“孔师弟,吓唬小孩子作什么!”

“孔师弟”满脸苦笑,也自知所为太过。连连作揖告饶。逗得精卫咯咯笑出声来。

来人正是孔宣,身为凤凰之子。却是孔雀之身。他身具孔雀的特质----生得极为漂亮,倾国倾城。

孔宣是一个独特的人,常人于世,必有所求,或实力、或金钱、或权利、或美人,即便是圣人,也不能免俗,独有孔宣不在此列。正所谓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从没有人能真正看透孔宣,包括他的生母凤凰在内,甚至是他的老师,圣人之尊的通天教主,也不能把握这位弟子地心思。借用陆久地观点来说,圣人掌控天道大势,掐指一算,便知过去未来,却独独有一样东西例外,那便是人心。尤其是,孔宣的心,那颗无欲无求的心。

云霄见精卫开怀,也自微笑道:“孔师弟,这是往哪里去?”

孔宣抹一把空空如也地额头,似乎将那看不见的冷汗抹去,无力道:“正要回金鳌岛。老师见诏,不敢不去。倒是师姐,不在人族看顾着你那宝贝徒弟,来东海做什么?”

“自然是回金鳌岛。刚好与师弟结伴同行。”放下怀中精卫,柔声道:“小精卫,姐姐有要紧事,下次再陪你玩。”

精卫苦着小脸应下。云霄揉揉精卫的小脑袋,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小精卫,不和两位姐姐道别吗?”

小东西眼珠子骨碌碌转动几圈,会意过来,脆生生道:“精卫也要回家去了,回去晚了师傅会不高兴的。再见,两位漂亮姐姐”说完,一溜烟跑了。

云霄忍俊不住,掩口娇笑,戏谑的眼神不时飘向孔宣。

“可恶地小东西。”孔宣狠狠咒骂一声,直气得咬牙切齿、七窍生烟。看着那远去地小小身影,一本正经问云霄道:“师姐,刚才那孩子,与你那般亲近,莫不是你女儿?”

云霄啐了孔宣一口,满脸通红,笑骂道:“没个正经。”

转头看着远去的精卫,幽幽道:“师姐地记性,进来差了许多,似乎有好多事都不记得了。精卫认识我,而我,却是想不起分毫。”

孔宣愕然,身为修道人,失忆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

眼见云霄心绪不佳,孔宣岔开话题道:“刚才那小东西,我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有我母亲凤凰的味道,又有些不像。”孔宣与精卫,有着“深仇大恨”,便以小东西称之,又透出一丝异样的亲近。

云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赞同道:“精卫小小年纪,一身火性法力精纯若斯,除却凤凰血脉,似乎再想不出其他可能。”

孔宣缓缓摇头,淡淡说道:“师姐错了。火中至尊,除了我母亲凤凰,尚有妖皇三足金乌一脉。只不过……”说道这里,孔宣的声音戛然而止,出神地望着精卫离去的方向。

云霄见得孔宣异状,问道:“师弟,可是有什么不妥?”

“师姐,你看。”孔宣伸手往前一指。

“什么?”云霄脸上尽是茫然。

孔宣侧首看了云霄一眼,有些诧异这位师姐今天的迟钝,解释道:“小东西离去的方向,正是蓬莱岛。”

云霄微微吃了一惊,稍稍提高一丝声线说道:“师弟的意思是,精卫是蓬莱岛门下弟子?”

“正是。”孔宣轻轻颔首,说道:“如今想来,小东西身上,除了母亲凤凰的味道,还有另一种纯净的火味,极有可能是三足金乌血脉。”顿了顿,又说道:“听闻三皇圣人之一的地皇神农氏有一女,便是唤作精卫。师姐时常往来蓬莱岛,与岛上诸人相善,可曾见过那小东西?”

云霄茫然问道:“我何时去过蓬莱岛?”

孔宣愕然,紧紧盯着云霄的双眼,见她不类作伪,忍不住撇撇嘴,心下嘀咕:这位师姐,如今越发地古怪了……

蓬莱岛。

扶桑树旁。

陆久陆压兄弟如往常一般,相对小酌。

精卫熟门熟路地跑过来,习惯性地跳进陆压怀中,向她的师傅诉说着今天碰到两位漂亮姐姐的事情。

陆压听完,一脸暧昧地盯着兄长淡淡然的面容,似乎想从上面发现些什么。

陆久似乎感觉不到兄弟的目光,自顾自品味着美酒。放下酒杯,淡然的眼神扫过陆压,后者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纯属条件反射,可怜的陆压。陆久哑然失笑道:“别整天没个正形。阐截两教相争之日不远,你要用心打理岛中事物。妖族的将来,总是要交给你的……”

“兄长……”陆压刚要说些什么,却被陆久伸手止住。

金鳌岛碧游宫。

水火童子出得宫来,对躬身立于宫门前的两人说道:“老爷法旨,命孔宣师兄觐见。至于云霄师姐,老爷有话交代:所求之物,往天上去。”

在截教,通天教主的话,至高无上,无人胆敢质疑。既然老师不愿赐见,云霄只好折身返回,揣摩着老师那八个字的意思。

碧游宫内,通天教主在云**摇头苦笑:确是有些对不住云霄那孩子。只是那失忆之事,屡屡掐算不得。圣人的面皮,老师的尊严,总还是要的,只好避而不见了。

孔宣行至通天教主云床前,俯身下拜道:“弟子孔宣,叩见老师,老师圣寿无疆。”

通天教主双眼仍是紧闭,说道:“罢了,起来吧。”

孔宣站起身来,垂手恭立,静候师尊吩咐。

通天教主睁开双眼,目光扫过孔宣,微微颔首道:“不错。你如今的修为,已经不再多宝之下,此番正有事要你去办。”

孔宣闻言脸上一苦,哭丧着脸说道:“老师,您是知道弟子的。若是什么大事,就不要交与弟子了,免得坏了您的大计。”

通天教主哭笑不得,笑骂道:“你这小子,夸也不是,骂也不是。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如此懒散,修为却能这般精进神速,也算是绝无仅有了。异数啊……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