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妖皇传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有三种人

呃……”嵌在墙壁上的九头虫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从娇羞的旖念中唤醒,没来由的一阵慌乱,旋即平复。妙目随之而转,只见九头虫口鼻下流鲜血不住,滴滴坠落,沾染前襟衣衫,目光神光散,再不复当年初见之时的朝气蓬勃。

眼见夫婿重伤至此,纵然情分不再,万圣公主忆起当年那位刚从大洋中走来,意气奋发的男子,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或许出于心中愧疚,或许念及往日情分,万圣公主眼波流转,迎上居高临下的目光,深深注入陆久眼眸深处,吐气如兰道:“求陛下开恩,饶他性命。”

陆久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逝,阵阵杀意弥漫开来,周遭十丈方圆陡然一冷。龙宫之中暖如春日的净水,陡然转为冰寒刺骨。

恭立一旁的万圣老龙王背上汗毛立起,双腿抑制不住地打着颤,心中暗暗叫苦:女儿啊女儿,那等忘恩负义的贼子,为他求情作甚,徒惹陛下不快。

万圣公主心中一惊,倔强地盯着陆久,与他森寒的目光纠缠在一处,仿佛一汪春水,试图融化万年不化的坚冰。纵然不见动静,犹自坚持着,锲而不舍。

二人对视良久,陆久的眼眸幽深不见根底,万圣公主忽然从中捕捉到一抹暖意,心中长长舒出一口气,明媚的笑意攀上娇颜。

冬去春来,冰消雪融,龙宫之中冰寒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暖人的春光。

万圣老龙王依然垂手恭立,纵然双腿不再颤抖,亦不敢有丝毫放肆。面向那掌控一切的男子,深深低下头颅,统帅数万水族的高贵头颅。

陆久伸手挽住万圣公主玉臂,搀扶起身,顺势拥如怀中,一手抚上隆臀,怀念着阔别两年的美妙触感,云淡风轻道:“杨戬,你的剑祭过了吗。”

闻言。杨戬一阵错愕。再次确认。自己老师地性情古怪许多。面上冷漠如昔。朝陆久微微垂首。恭声道:“是。老师。”言罢。踱步走向重伤垂死地九头虫。

除却师徒二人。其他四人皆迷惑于二人风马牛不相及地对话。软倒在陆久怀中。娇息喘喘、意乱情迷地万圣公主同样不解。

杨戬行至九头虫身前。漠然注视着。莹白厚实地手掌按上微微抖动地流年剑剑柄。忽然轻轻叹息一声。非是为境地凄凉地九头虫。而是为腰间地流年宝剑。剑斩强者。自然快意非常。指向这等垂死之人。流年也是不甘不愿吧……

只是。纵有千般不愿。老师圣谕不容违背。更何况。杀人。毕竟是件享受地事。至少在杨戬看来。世间再没有任何比那一刻更美丽——长剑斩过。头颅飞起地一刻。

淡青色匹练滑过。恬淡中透出惊艳。一闪而逝。龙宫中地水流丝毫不受影响。仿佛那是虚无。一颗滚落地头颅。又否定了这一点。那不是幻象。

孙悟空瞳孔一缩。凭借着火眼金睛。勉强能够捕捉到流年地轨迹。虽然有些模糊。却也勉强能够判断出一些东西。方才那一剑。融入水中。而后又猛然跳出。完美地演绎了杨戬地感悟。对水地感悟。

朱九阴面上依然挂着憨厚的笑容,心中生出寒意,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一个道理——在这世上,一共有三种人:男人,女人,还有……帝王。

简单,许多人知晓,但知晓之人未必能亲眼见识的道理。

万圣老龙王同样瞳孔收缩,非是源自猴子一般的惊讶,而是恐惧,对杨戬掌中长剑的恐惧,以及……对陆久喜怒不定地性格的恐惧。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流传于凡尘俗世地一句俗语——伴君如伴虎。

凡间君王尚且如此,更何况高高在上,麾下亿万妖众的妖皇陛下!

瞬息之后,敖申长吁一声,心下释然。去了九头虫,自家女儿和妖皇陛下之间,再我隔阂。日后,自家女儿只要不触怒妖皇陛下,得宠于驾前,碧波潭一脉在龙族之中便能独尊一世。或许……不只是龙族。

万圣老龙王幻想着日后地荣宠,心花怒放。

不同与心中充斥着喜悦的父亲,万圣公主花容暗淡,心底冰凉一片,娇躯不复绵软,似乎被心灵深处地寒霜渗透、侵占,陡然转为僵直。

与九头虫之间那点情分,并不足以致使万圣公主如此这般。她更多地是为自己伤感,为己身的将来黯然。时至此刻,方才猛然醒转,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强大无比的男人,对自己的宠爱,并非如同料想中那般深厚。

陆久唇角微微牵动,似是讥诮,又像是浑不在意。手中动作丝毫不曾停歇,仍然放肆地揉捏着。厅中几人无一察觉,抑或是,不敢声张。万圣老龙王立在女人身侧,陆久咸猪手所在,正为余光所及。只是,敖申始终目不斜视,面向此间最强大的男人垂首恭立。

杨戬回剑归鞘,面向陆久的背影漠然肃立,隐约瞧见万圣公主的黯淡花容,想是为逝去的夫婿而憔悴,冷漠的眼眸中不觉生出丝丝暖意和歉意。

这女人成为师母也不错……杨戬心中如是感慨。

陆久古怪一笑,淡淡道:“此间事了,你回去吧。”

杨戬躬身一礼,身化流光而走。作为奉行苦修之人,他不愿将宝贵的分分秒秒,荒废于一些看来无谓的琐事,行路、言语,甚至是……微笑。

出于对弟子地了解和宽容,陆久放任他的行为,带着淡淡的欣赏。

“你二人在此处稍等片刻。”留下这么一句,陆久拥着略显僵直的万圣公主,缓缓往内间行去,熟门熟路,宛如自己家中一般。

“是。”孙悟空和朱九阴恭声应下。后者憨厚的笑容中夹杂着一丝促狭之意,前者不若他一般龌龊,心中陆久是去取他们此行的目的——祭赛国的舍利子。

目送女儿和未来女婿离去,万圣老龙王心怀大慰,虽知这个“女婿”不可能为他带来合家之乐,可是,比之他带来无上的荣耀,心中哪里还有半分怨怼。

万圣老龙王唤来幸存的虾兵蟹将厅中整理一番,而后招呼孙悟空和朱九阴入座,又吩咐侍女送来酒水,奉于二人享用。

出于陆久和万圣公主的关系,孙悟空和朱九阴再不敢对着敖申吆五喝六,客气地跟老头子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朱九阴从始至终只是堆起憨厚的笑容,享用着美酒美食,目光不时掠过老师携美而去的门槛,脑海中浮现出未来师母的绝美身段,顿感鼻中湿热,忙接着饮酒举袖掩饰。

孙悟空性情急躁,渐渐不耐与万圣老龙王嗦,只是碍于陆久情面,不好发作,频频举杯仰头。

敖申人老成精,只觉朱九阴这位妖皇四弟子有些看不透,对于猴子地急躁了如指掌。享受着这份期盼已久的尊重,不由思及那位给他带来这份荣耀的陛下,又想起前任女婿九头虫,将目光转向依然嵌在墙壁上的尸身和滚落一旁的六阳魁首。

在一众虾兵蟹将心中,九头虫便是无敌的存在,即便驸马身陨,也不敢有丝毫不敬。暗暗叹息一声,招来人手吩咐为前任女婿收尸。

不多时,陆久悠然来到宫中,目光扫过为九头虫被收拾整齐的尸身,不置可否,似乎掠过微尘。

万圣老龙王紧张的心神一松,暗骂自己多心。似妖皇陛下这等人物,又岂会在意区区一个九头虫,魂归地府的蝼蚁。

躬身行过一礼,敖申退出大厅为九头虫安排身后事宜,留陆久三人叙话。

“老师(九哥)。”孙悟空和朱九阴二人躬身见过。

陆久随意摆摆手,安然落座与万圣老龙王空出的主位。待反应过来,暗赞敖申知情识趣。若是有他在场,真个不好安排。身为妖皇至尊,自然不能屈居敖申之下。可是如今即将成为一家人,也不好怠慢老龙王这长辈。

毕竟,从骨子里来说,陆久是一个中国人,礼敬尊长,已经深深铭刻进灵魂深处。

陆久拍拍扶手,自嘲一笑。此时此刻,他已经下意识地以主人自居。

孙悟空大大咧咧,只是奇怪陆久的神态。朱九阴则不同,暗自偷笑不已。极少有人知晓,憨厚的外表下,实则隐藏着何等狡诈、深沉的心思。待见陆久目光扫来,方才掩去神光之中的一抹笑意。

陆久将一点金光弹向孙悟空道:“此物便是你们要的舍利子。”

孙悟空抄在毛茸茸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捏到眼前细细端详,少时随手揣入怀中,失望道:“本以为是一件异宝,未想不过是普通货色,真是见面不如闻名。”猴子在娲皇宫中见惯了宝贝,随意一件,都要胜过舍利子许多,自然有些看不上眼。

陆久不再理会他,转而问朱九**:“九阴,给为师说说,你看上了哪家女子,惦念着要抢回来?”

朱九阴憨厚一笑,期期艾艾不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