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碎天辰

第四零五章 一剑灭杀!

“别怕。”

方辰轻轻地抱起梦瑶凰,虽然不是第一次抱着这具温软饱满的身躯,此时仍然带来一种别样的悸动。

轻轻地接过了梦瑶凰手中的瑶琴,方辰手掌沉沉地抹去——

一层不易察觉的暗黑色漩涡游转,“咝咝”之音骤起,那具颤动着的瑶琴渐渐恢复了平静。

亟噬心劲!

以方辰如今大幅度进步的修为,御使此招吞噬梦瑶凰驱使瑶琴自爆的一点能量,自然是不在话下。

自从方辰出现,场面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风蜎蜎抓落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然停下,静止在半空之中,随即收回,她眼神无比凝重地看着方辰,心头忌惮之意悄然泛生!

因为,她忽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察觉出方辰是如何出现的!

另外一边,冰极心头一跳,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弥漫开来,恍如一大片浓雾。施展出了领域之后,他的感觉分外明显——

能够如此轻易进入到自己的领域之内,除非对方同样拥有领域!

“咕嘟!”

陡然间,一道吞咽口水之音响起,打破了沉寂,花百千阴冷的声音响起:“我当是谁,原来是你!”

花百千对方辰是恨之入骨,陷入方辰的计谋,他不仅仅是颜面大损,更是损失了一位贴身花奴!

“小子,这一次,你再也休想要人来救你!”冰极看清楚方辰之后发出了阵阵冷笑,指骨一阵“咯嘣”爆音,他想到了初次对战方辰,结果被搞得光溜溜示人的一幕就是怒不可遏。

联想到上次战斗经历,他对方辰能够突入自己领域也有了合理解释——

必然又是法则之力!

哼哼,这小子身上法则印记倒着实不少,给予了他还真是天大的浪费!

这时候,风蜎蜎也看清楚了方辰的样貌,她眼神一凝,回忆起了秘境深处时那个少年诡诈百出,胆大行径的一幕。

她脸上兴奋之意闪过,戟指喝道:“哈哈哈哈,死丫头,我还当我那师姐能将你调教成何等不食人间烟火呢,没想到无非如此!啧啧,要是让我那好师姐看到这一幕,真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啊!”

“唰!”

方辰的眼神落定在了风蜎蜎的身上,若惊电似的光芒一闪而过,他低头问道:“这人是你师叔?我为你将她杀了,好不好?”

之前梦瑶凰怀疑过,即使方辰赶来都是无法挽回局面,可是当方辰真正出现之时,尤其是道出这等“狂妄”之语时,她却是奇怪地相信了。

“好。”

一问一答,旁若无人。

风蜎蜎被气得面皮直抖,阵阵青红之色交加,她咒骂道:“我原本看你乖巧,还想要给你留出一线生路!如今,你是自绝活路,我要将你擒下,贩卖去花街柳巷,过上十年再带回天音宗,哈哈哈哈!”

“咝!”

方辰眼神一寒,天阙剑蓦地出现,一剑点向了她的眉心:“死!”

这一剑点出,赫然隐没了形迹,好像没有实质似的。乍然破空点去,已是十丈之远,只见剑尖不见剑身。

可见,这一剑快到了何种程度!

“吼!”

风蜎蜎也万万没有想到方辰这一剑会出现得如此之快,尽管已是准玄境界,但是她非常清楚,若是叫地器点中眉心,那自己将是必死无疑。

于是,她身体一顿,唇舌微动,“吼”地一声气波爆冲而出!

“小心,她拥有枫笛!”

梦瑶凰的警告声尚未落定,只见到面前一大波银芒暴冲而至,森然掠过带着秋叶似的光芒。

原力催动!地器!

方辰事先也没有想到有人的地器如此诡异,竟然是置于唇舌间,以原力催动,万分之一刹间可以御使杀敌!

“定!”

方辰眉心蓦地也是暴冲出了一道光芒,光芒浓烈无比,呈现浓烈的黄金色,甫一接触到那道银芒,对方立即坠落,好像一下子被压了万吨重量似的,沉重得惊人。

地脉凝!

以方辰如今的修为,一招地脉凝轻松无比地轰退了对方的防御,随即剑器震动,如同蜻蜓点水般轻盈地点过。

“嗤!嗤!”

一道血箭当空飚射,风蜎蜎眼神中带着怎么也无法相信的眼神,仰面倒地!

这一剑刺出,所有人都是呆滞住了。

即使是梦瑶凰对方辰拥有莫名的信心,也绝对没有想象过,方辰竟能一剑将风蜎蜎斩杀!

这可是准玄境界的强者啊!

一剑斩杀这样的强者,那该是何等逆天的攻击力?难道,他已然是通玄境了么?

冰极更是心头狂跳,那种不妙的感觉呈现千百倍地放大,他自问若是全力对风蜎蜎出手,也是绝不可能一招将之杀死!

纵然方辰有趁着对方疏忽的因素存在,这等强绝的战力也是丝毫不容小觑,根本不在自己之下!

因此,他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举动——

他伸手一拽花百千,惊喝道:“少主,御使千华舟,快走!”

花百千不是蠢人,被他一喝,立即从呆滞之中清醒过来,神智一清之下抖手召唤出了千华舟,地器强烈的气息弥漫开来,他猛地催动原力,就要飞遁。

“不必这么麻烦了。”

方辰的声音淡淡地响起,随即咻咻之音不绝,一道道则蛛网飚射天空,金黄色的光芒刹那间渲染得周遭一片灿烂。

强烈得要从四面八方压制人每一根神经的古怪能量骤然喷落,那种滚涌不休的波动,好像是一股股沉重的水银钻入人体每一根筋络,叫人的身体一下子沉重起来,变得难以动弹。

“领域!?”

冰极骇然失声,他这才明白对方能够钻入到自己的领域之中,靠的并非是什么狗屁法则印记,赫然是已经掌握了领域之道!

真正的领域之道!

该死的,这才过去多久他怎么可能掌握领域?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冰极内心的苦涩,且不提他自己苦修百年之下才堪堪迈入了通玄大门,这还是在花王宗庞大的资源帮助之下才有有幸达成。

单单是方辰这等可怕的晋级速度,已经是叫他瞠目结舌,难以保持平静。

“少主,快逃!”冰极大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