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飞升

第二章 力量之路

正文

在陆玄眼中,2207的世界与2007的并没有多大差别,两百年过去了,但世界的改变并不少。

上辈子一心浸**在武者世界的陆玄可以说几乎是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当年他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只知道练武的怪物,社会经验与生活中的人情事故近乎为零。

所以现在满街跑的车辆动力能源由汽油换成了太阳能,他并不关注。

微型便携电脑让人类的通讯更加发达也与他无关。

火星移民计划的启动,他更是一无所知,那个刚刚开始建设的蛮荒星球预计最快也要一百年后才能开始让人类进驻,他只关心强大的力量何时进驻自己的身体。

2207的世界,唯一让陆玄兴奋的是古武术的复兴,2150年,出于对文明与科技高度发展,人类身体也许会逐渐退化的担忧,全世界的泛围内掀起了武者之风。

一时之间,各种古武术修炼的基础方式层出不穷,但经过大浪淘沙,时间的洗涤,到了2200年,一本由中国古武复兴协会提供的《太乙真气》要诀,成为了绝大多数武者的主流基础教科书。

《太乙真气》强调的是,以外为基础,内外兼修,身体越强横,体内的太乙真气就越浑厚,简单的说,身体强横的程度就像一个杯子,太乙真气就像水,杯子越大,能装的水就越多,太乙真气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身体的修炼。

《太乙真气》一共有十层,第一层很容易可以达成,修炼到第一层,就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作用,这也是《太乙真气》能普及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层的境界,就只有部分有天赋的武者才能到达;而能到第三层的人,可以列入真正的强者的行列;能到达神秘的第四层的人,绝对精锐,百年以来世界范围内大概没有超过五百人;而将《太乙真气》修炼到恐怖的第五层的高手几乎是传说级的存在。

《太乙真气》第六层以上,就开公的资料显示,至今无人能练成,以至于一些生物学家怀疑,从第六层开始,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到达的极限。

一岁半大的陆玄此刻的目标正是书房中那本《太乙真气》,陆家的书房就像小型图书馆,陆玄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数次偷偷溜进书屋才找到这本觊觎已久的《太乙真气》。

父亲陆天铭去西班牙跟买家谈生意,母亲黎敏领着家里本来就不多的佣人去进行圣诞疯狂大采购,家里只留下小陆玄跟耳朵不太好使的老管家张伯,负责陆家安全的“影之队”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会进入陆家居住区,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不过那高高的第九号书橱顶端距地面有五米之遥,对一个一岁半的小孩子来说无疑是一座难以攀爬的险峰。

“唉,在掌握力量之前,只能违规使用‘只手破天’了。”陆玄叹了一口气,看似轻描淡写地在若大的九号书橱上敲了一下,立即向后退了几步。

九号书橱上原本几条细细的裂缝迅速扩大,一瞬间,只听“咔咔”数声轻响之后,整个铁

木书橱分崩离析,尘灰弥漫中,原来书橱中的书哗啦啦地泻满了一地。

一本厚厚的灰底黑字的《太乙真气要诀》不偏不倚的翻落在了小陆玄的面前。

“靠,还真沉,至少有两公斤,让我这么小的孩子怎么看。”陆玄一面皱起眉头,一面用稚嫩的小手轻轻对着书轻轻一拂。

那本厚厚的《太乙真气要诀》立即像被一阵风刮过,自行翻到了第三页目录。

“二百五十六页,太乙真气禁忌……”陆玄一面念着一面将小手在书上轻轻一拂,‘哗哗哗’书页无风自动地翻了起来,当书页自行停止翻动时,正是第二百五十六页。

《太乙真气》真正的内容并不多,只是十篇口诀,加起来了最多也就十页,而陆玄手中这个豪华版却有三千多页,除了真正的内容外,其它的都是古武专家或者强者们的经验心得与口诀解析。

陆玄淡淡地笑了笑,对他来说,这本厚厚的书他只要看十页就够了。

“终于可以完全放弃使用‘只手破天’了,从今天起,我将踏上永无止尽的力量之路。”

《太乙真气》的修炼成为了陆玄不会停止的本能,有家人在身边的时候,陆玄闭着双眼安静修习《太乙真气》,夜深人静或者无人在身边的时候,陆玄就开始用一切方法锻炼自己的肉体。

随着自己年龄慢慢增大,陆玄已经慢慢由偷偷摸摸发展到无所顾忌地在家人面前进行身体的锻炼,毕竟两岁的小孩子疯狂练武会吓到家人,但到了四、五岁,家人最多觉得惊奇,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看着自己的儿子展露武者天赋,黎敏跟陆天铭开始是非常高兴的,毕竟儿子成为强者,父母都会感到自豪,但很快二人就发现了,陆玄不止是对武技感兴趣这么简单,而是练武成痴,除了练武之外,他几乎对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趣。

“儿子都是让你宠坏的。”陆天铭目送着头发花白的张教授气急败坏而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不就是一个语言老师,他教不了我们的宝贝儿子,是他没能耐。”黎敏漫不经的护短。

“人家可是华龙国际大学的顶级教授,精通二十多个国家的语言,他没能耐的……”陆天铭眉头深锁。

“有能耐为什么要走,我儿子又没打他,是张教授自己涵养不够。”黎敏淡淡地说。。

“张教授在上面教课,你宝贝儿子在下面做俯卧撑,完全是不理会别人。”

“小孩子爱运动,做累了,自然会安静下来听课。”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宝贝儿子做俯卧撑可以做一天都不叫累。”

“这个……”

“还有,上次你的宝贝儿子为了躲钢琴课的老师,大冬天藏在咱们家的游泳池水下面一个多小时。”

“我……我家小玄哪有躲,是他要练习闭气,加上钢琴课的老师又特别讨厌。”黎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你不能老宠着这孩子了,之前我们不是说好,要让孩子做外交官或者大商人吗?至少得先精通各国语言。”

“做外交官跟大商人一定非得学各国语言吗?我看未必,其实这个很好解决的,以后咱们给他配十个八个语言专家带在身边就好了,孩子不喜欢学就算了吧。”

“唉……”陆天铭又叹了一口气,“孩子什么都不学,长大之后那就什么都不会,咱们……咱们总有离开的一天。”

“天铭……”

“你听我说完,这倔孩子只听你一个人的,所以你逼一下他,让他学点东西吧。”

“天铭,不是我不想让他学,但是因为孩子信赖我,我才要尊重他的决定,我很清楚,这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他以后会有出息的。”黎敏轻轻握住了陆天铭的大手。

“嗯,其实不管他有没有出息,他永远都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活一天,就保护他一天。”

正在庭院中来回奔跑锻炼的五岁陆玄突然停下了脚步。

“奇怪,为什么我的鼻子会突然有些发酸。”陆玄低声喃喃自语。

上辈子是孤儿的陆玄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听着父母的交谈,陆玄只觉得莫名的感动,眼眶自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湿了,他明白,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东西除了力量外,还有一份重重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