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极品药术师

第九十章 生ri快乐歌

“PK?PK是什么意思?”斯汤达这个时候开口问韩哲道。

在奥克兰帝国官方语言的字母之中,也有两个字母是分别发P音与K音的,此时斯汤达在提问的时候用的就是奥克兰帝国本土的那两个字母。

韩哲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之间说了一句地球上的流行语,于是也就马上的解释道:“哦,我说的只是一个语气助词罢了,我的意思是我想最终我是会与那位身处于失落之地的八阶药术师一较高下的。 ”

听韩哲这么说,勒布朗接口道:“其实,朗拿度,你与埃里克森已经比试过一次了,你所研制出来的冰毒完败埃里克森的漂魂糕。 ”

韩哲想了想,然后接着道:“我想埃里克森不会就这么轻易罢休的,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或者说,很快就会在奥克兰帝国的境内再出现一种加强版的漂魂糕也说不定,我所说的要与他一较高下,指的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我希望能他有机会进行一次当面的对决。 ”

韩哲自打来到诺亚大陆之后,虽然初期艰难了一些,但是像被人扎了一刀差点没死了这种挫折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经过各种各样的治疗,韩哲的小命虽然保住了,但是韩哲吃的苦可是多了去了,尤其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韩哲的身体一直都是泡在水里的,那种滋味只有真正尝试过的人才会知晓个中地苦楚。

基于以上的原因。 韩哲对这个叫埃里克森的人,心中是充满了仇恨的,亲手的以某种方式解决掉埃里克森,对于韩哲来说将会是一件比较快意的事情。

听了韩哲的话之后,苏莱曼尼大大地睁大了她的杏眼,然后开口问道:“朗拿度,你在说什么啊?难道说你想亲自去一趟失落之地嘛?”

听苏莱曼尼竟然这么问。 韩哲不禁地想了一下那两个去失落之地进行调查的皇家骑士团成员的下场,多少有些后怕。 也就一脸坏笑的开口道:“我是想,能不能想出个可以诱敌深入的办法来,最好是能把埃里克森引到奥克兰帝国的境内来……”

听韩哲这么说,苏莱曼尼面现愁色,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几乎是没有可操作性。 而韩哲结束了他地玩笑,补充的说道:“好吧,如果我们不能把埃里克森引诱到奥克兰帝国的话,那么就让我去一趟失落之地好了,对这个信奉无政府主义的地方,我还真是有一些兴趣。 ”

听韩哲这么说,苏莱曼尼的表情才算是恢复了正常,显然。 刚刚韩哲的这句话才是他的风格,但是苏莱曼尼却又是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朗拿度,你真地要去吗?那个地方,可是会非常非常危险的,我派去的那两位负责调查情况的皇家骑士团成员可都是七阶的高手,而且作战经验也非常丰富。 但他们的下场……”

韩哲打断了苏莱曼尼接下来地话,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对失落之地这个地方,我们首先是不适合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必须要有一个从那里活着回来的人,拿回失落之地的第一手材料,只有这样,我们才具有了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前提,我愿意当这个人。 ”

听韩哲这么说,苏莱曼尼显的有一些感动。 显的多少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样子。 最后才算是来了一句道:“朗拿度,我想你就是上天对我以及这个国家最伟大的馈赠。 ”

在说着这句韩哲听起来并没有什么营养地话地时候。 苏莱曼尼眼神之中的一种变化还是引起了韩哲地注意,那是一种通常来说,女人在即将做出“以身相许”这种事情之时才会出现的眼神。

怎么泡小姑娘,韩哲在上大学之后就一直有过一个系统的研究,对女人心理与感情在眼神之中的表象,韩哲还是有着非常精准的判断的。

韩哲环视了一眼这间休息室内,如果此时的这个房间之内除了二人之外一个人也没有的话,那又会如何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否令人期待?

韩哲正这么走神的在头脑之中YY着,但是最终他却意识到,此时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下半身几乎还是没有知觉的,就算是苏莱曼尼有那么方面的意思,韩哲也只能是回应一个无能为力。

唉!看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说的还真是非常之有道理啊。

韩哲转回了神,所有人都在为韩哲的这个决定有些担忧,所以并没有人再开口说话,而韩哲打破了此时的沉默,开口道:“不过,我想最早我也得一个月之后才能启程出发,在这段时间里,一个我得恢复我的身体,再有一个,我可能需要做许多的准备工作,毕竟,失落之地是一个比蛇女国看上去还要凶险的地方,我不想去那里白白送死。 ”

苏莱曼尼点了点头,然后道:“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朗拿度,在这一个月的时候里,帝国的所有资源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审批而直接取用,我的要求就是在你出发之前,你要将一切都准备好,所有的不利情况也都要全面的考虑到。 ”

韩哲点了点头,其实在韩哲的眼里,苏莱曼尼从一位帝王的角度来看,并不是十分的有才干,但苏莱曼尼成功的地方就在于,这位姑娘有着一种天的人格魅丽,而这种人格魅力可以很容易的帮她赢得人心,让所有的大臣都甘心的为她卖命。

比如此时,苏莱曼尼竟然是把帝国整个的国库许给了韩哲,这是何等地大方与大气!虽然韩哲不会花太多的钱。 但是心里总是会比较舒服的。 当然,在韩哲眼里,苏莱曼尼的性别才是最主要的,如果苏莱曼尼是一位男性皇帝的话,可能韩哲也就不会这么热心于这个帝国的事务了。

说白了,女人,永远都是男人地一根软肋(弱点)!要不历史上也就不会产生出那么多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地傻逼了。

刚刚从走进了这间休息室的萨尔维奥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道:“朗拿度,我希望咱们的机械战力能在你走之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研究成果。 最好这次你深入失落之地就能让你用上。 ”

听萨尔维奥这么说,苏莱曼尼竟然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萨尔维奥的说法,显然,萨尔维奥已经把正发生在鲁邦庄园里的事情都给苏莱曼尼说了听了。

韩哲点了点头,然后道:“当然,最好是这样。 上次我去蛇女国,kao的出奇不意地一招就是天船,而这次去失落之地,天船显然是会太显然,如果我们的机甲真的能研制成功的话,毫无疑问是会发挥出巨大的作用的。 ”

“机甲?!这还真是一个好名字,比鲁邦所拟定的那个什么‘会战斗的铠甲’要好地太多了。 ”萨尔维奥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如此说道。

看着萨尔维奥那看起来非常夸张的表情,韩哲无奈的心中唉了口气。 不过这也不怪,因为谁让这里是诺亚大陆呢,一个魔法发达,但是在科技文明方面却落后于地球数千年的世界。

韩哲接着开口问萨尔维奥道:“萨尔维奥,现在机甲的研究到底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了?”

萨尔维奥想了一下,回答韩哲道:“这一个月你几乎一直都处于一种昏迷地状态之中。 所以机甲方面的研究可以说是处于一种停滞的状态之下,并没有什么突破,关键是我们搞不明白在那天你走的时候所说的石油到底是什么东西,又在哪里能够找到。 ”

韩哲又暗暗的在自己的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上次走的时候多说两句就好了,不过也不赖自己,谁又知道那天就出事儿了呢。

但是这个问题,韩哲在一个月前的那天,在出了鲁邦家庄园之后也有过考虑。 石没这种东西。 要如何找呢?

诺亚大陆的地质地貌给韩哲地感觉与地球其实是差不多地,所以说。 石油这种东西应该也是一定会存在的,但如何测定什么地方有石油,由于不是韩哲地专业范围之内,所以说,韩哲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但韩哲心里清楚,在中国有关于发现和使用石油的时间大约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最早发现石油的记录源于《易经》,在《易经》中,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是这样描述石油的:泽中有火,上火下泽。 说白了,其实说的就是一种可以点燃的**,实际上就是石油。

既然三千多年前的中国人能发现石油,并且已经是有了书面的记载,那么在诺亚大陆之上,一定也会有人发现过石油,只不过诺亚大陆上的人们并不会知道这种可以点燃的石油要如何应用,顶多也就是当木头给点了。

人海战术!既然,韩哲在奥克兰政治层面上的层阶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最顶层,那么也就可以动作政治的力量了,人海战术,这种一般来说都会履试不爽的战术也就成了可以选择的办法。

韩哲在头脑之中如此的想着,而这一休息室的人则都在头脑之中勾画着思考着石油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而韩哲也很快的给众人做了解答,他开口道:“石油是一种特别的**,在我们的这片土地不断演化的漫长历史过程中,有一些“特殊”时期,如古生代和中生代,大量的植物和动物死亡后,构成其身体的有机物质不断分解,与泥沙或碳酸质沉淀物等物质混合组成沉积层。 由于沉积物不断地堆积加厚,导致温度和压力上升,随着这种过程的不断进行,沉积层变为沉积岩,进而形成沉积盆地。 这就为石油的生成提供了基本地地质环境,也就产生了石油。 ”

石油的形成这一点是和化学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的,所以,韩哲说起来当然熟练,不过韩哲此时的这帮听众们却是让韩哲给弄的云山雾罩的,听韩哲说了这么一大套,没有一个有反应地。

看到众人的反应。 韩哲当然不会很爽,于是也就换了一种比较通俗地说法道:“说白了。 石油就是一种黑色的**,而这种**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在用明火接触之是,是可以点燃的,如果,在一个铁器容器之内点燃大量的石油,是会发生比较强烈的爆炸的。 ”

勒布朗这一回显然是听明白了,也就问题道:“这个世界上真地会有这么神奇的**吗?”

韩哲则回答勒布朗道:“当然会有。 只不过这种**一般都会埋于地下,我们普通人很难会发现,不过也说不定,比如有人给自己家盖房子挖地基的时候,就有可能会歪打正着的在地底下挖出过石油。 ”

苏莱曼尼在这个时候接过了话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由帝国官方公布一个悬赏令好了,如有发现……石油的人。 一旦可以上报发现的准确地点,将奖励一定数额的金币。 ”

群众运动永远都是最伟大地,苏莱曼尼说出了韩哲还没有说出来的话,韩哲自然也就省事了,也不用请示了,于是乎韩哲也就道:“就这么办好了。 我想如果我们的奖励数额足够大的话,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

苏莱曼尼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叫人马上着手来办这件事情,一万金币,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足以让人心动的数目了吧?”

奥克兰帝国果然是有钱啊,苏莱曼尼现在一手一般最低就是一万,而韩哲却想帮苏莱曼尼省点钱,于是也就道:“我想一万可能有点多了,如果一下就奖励这么多地话,我怕会有一些贪财之人会造假。 反倒耽误工夫。 不如五千吧,五千足以。 ”

苏莱曼尼采纳了韩哲的意见。 道:“好吧,那就五千。 ”

韩哲接着开口对萨尔维奥道:“如果真能找到石油,那么我们就可以做汽油机这种东西了,气油机的动力会是蒸气机的数十倍以上。 ”

萨尔维奥则道:“好吧,朗拿度,我想明天我把你抬去鲁邦的庄园好了,在那里,你把汽油机的构造说给我们听听,如果可以的话,就直接动工了。 ”

韩哲点了点头,接下来,韩哲刚想开口跟苏莱曼尼再说点别的事情,但是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集体的起身走了出去。

韩哲则开口喊道:“喂,喂,你们要干什么去啊,别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啊,有没有个过来抬我的?”

韩哲虽然如此地叫着,但是并没有人回头,而是一起地走出了这间房间,而且最后出去的斯汤达这个家伙竟然还把灯给吹了,让这间休息室一下子也就处于了一种黑暗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了?韩哲在来到诺亚大陆之后,好像还没有遇到过这样地冷遇,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这些家伙都差了魔了?!

韩哲正如此的不解的想着,但也就在韩哲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间的门再一次的滋滋嘎嘎的一点点的打开了,此时一片黑暗,那开门声也就显有多少带了点恐怖的味道,韩哲不禁的开口问了一句道:“谁?”

很快的,那门也就完全的打开了,一个非常小型的火系魔法喷洒而出,点燃了正在往房间之内移动着的生日蛋糕,蛋糕二十一根蜡烛被一齐的点燃,散发出了比较温欣的烛光,然后韩哲也就听到了众人合唱的,听起来比较特别的奥克兰帝国原创的《生日快乐歌》。

烛光慢慢的散开,照亮了整个休息室,刚刚离去的那些个脸宠再一次回到了韩哲的身边,而且还多了武尼与紫炎的,当天,韩哲可正是在马车上在赶往武尼住处的时候被刺了那一匕首的啊。

场面虽然很温欣,但韩哲还是多少有些莫名其妙,今天不是自己的生日啊。 于是也就开口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今天是谁地生日?”

斯汤达这个家伙则开口道:“就是你的生日啊,我的老大,难道你在鬼门关那里走了一圈之后,把自己的生日都已经是忘了吗?”

韩哲想了想,其实,今天应该是拿朗度的生日,而并不是来自于地球上的他韩哲的生日。 这样想着,韩哲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韩哲在这个时候是无法说出实情地,于是也就开口道:“哦,我想起来了,对,今天是我的生日。 ”

这样说着,韩哲心想,这个生日不但是在罗茵维尔宫内举行地。 而且当今的皇帝也亲自参加,规格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苏莱曼尼则在这个时候开口对众人道:“好了,现在就让我们的寿星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吧,记得一定要一口气啊,一口气把这二十一支蜡烛全部吹灭。 ”

听苏莱曼尼这么说,韩哲也就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将那蜡烛全部的吹灭了,而众人也一齐地发出了欢呼之声。 武尼在这个时候来到了韩哲的床边,开口对韩哲道:“朗拿度老弟,你终于醒了过来,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

韩哲则也开口道:“武尼老哥,你放心好了,我是没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这样说着。 这对忘年之交也就拥抱在了一起。

而一旁的紫炎则只是冷冷的眼看,这个小姑娘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今天也只不过是多看了韩哲两眼而已。

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再一次地被打开,而出现在门边的人则正是韩哲在这诺亚大陆上唯一的亲人――小妈柯米。

……

午夜时分,韩哲已经是一个人躺在了**,没有疑问的,韩哲可以说是刚刚过了他一生中最美妙的一个生日,此时时间已经晚了,众人都已经是离去。 而韩哲则是一个人的睡在了苏莱曼尼为他安排地一个位于罗茵维尔宫的密室之中。

韩哲也有些累了。 此时的他正欲沉沉睡去,而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一个声音开口对韩哲道:“刚刚,那可真是一个美妙的生日啊。 ”

韩哲立马睁开了眼睛,在这间密室里四处的找寻起来,但是却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其它人。 韩哲回味了一下刚刚的那个声音,是一个女声,而且声音很好听,多少是有些美妙的意思,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对于韩哲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接下来,那个声音再次地开口道:“你是找不到我地,就算你找到了我你也不可能看见我,因为……我在你的身体里面呢!”

听这个声音这么说,韩哲一下子也就明白了,原来是那个美杜莎,那个为自己治疗了石化症状地美杜莎。 在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韩哲多少有些没有料到,那只美杜莎竟然是有着那么美妙的声线,就好像能把男人容化掉一般。

韩哲也就在内心之中开口对这只美杜莎道:“原来是你啊,在我的身体里面呆的舒服吗?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这可以说是韩哲与这只美杜莎的第一次交流,韩哲没有想到,双方相处的气氛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想想那只美杜莎被关在笼子里所显示出来的凶恶的样子,现在的气氛可是那时的韩哲所不敢奢望的。

面对韩哲在问话,这只美杜莎回答道:“我在这美妙的人间界还没有名字,如果不结意的话,宿主大人你给我起一个名字好了。 ”

“宿主大人”?显然,韩哲在这诺亚大陆之上是又多了一个称谓,虽然听起来有点傻,但你又能要求一个来自于魔界的姑娘多少呢?

韩哲想了想,显然,这只美杜莎在人间界也就有了她的第一个名字,韩哲开口道:“嗯……我看这样吧,你就呢秀秀吧。 ”

“秀秀?这个名字有些土啊,不过既然是宿主大人取的,那我就叫秀秀吧。 ”韩哲的身体之内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韩哲接着开口道:“秀秀,说心里话,在我的身体里面,生活着一条美杜莎那样可以把小朋友吓哭的生灵,这让我还真是有一些不那么舒服,我这是跟你随便说说,你别在意啊。 ”

而秀秀则回答道:“那是我以前的样子了,在魔界的大门关上之后,我也就有了人间界的形象,你现在想看一看吗?”

“想……但是我能看的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