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帝国

第92章 深谋远虑

十一月初九,未时。

“鲁老哥,造出这几样东西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华映宏的心情无疑是愉快的,并没有像故意传出的消息那样“冲冠一怒为红颜”。

事实上,解决光复会叛徒之事不过是故意引玉龙密谍出手对付自由盟的最高领袖柳雨菲,自由军登上大陆师出有名而已。经过大力宣传和“人间乐土”的美名远扬,自由盟“救百姓于水火、解民众于倒悬”的形象已开始在华龙大陆广为传播。若师出无名,贸然挑起战火,纵然一时得手,也不利今后的进一步扩展。

昨夜的结局无疑是完美的:玉龙密谍的第二号人物鹰飞亲率一千名密谍高手出手,除了功力最强的鹰飞和龙二逃走外,光复会议事大厅中包括姜胜在内的背叛者尽皆被杀,数百追随姜胜与玉龙密谍勾结的光复会叛众也一一伏诛。一千名负责包围的玉龙密谍高手除数十名八、九品以上级数的高手以绝佳轻功逃入山林外,其余均在桃花宫高手以多打少和霸天的特战总队围攻打击下,伏尸荒山。

自由军方面的伤亡微乎其微——以军队远攻近搏、长短结合的战法对付只知凭借强横武功冲杀的乌合之众,先以神机弩和射日箭强劲远射造成玉龙密谍高手非死即伤,即便有功力强横能杀入己方阵营的玉龙密谍高手,也总是先被消耗掉大量真气,然后总是处在几倍高手的围攻之下,想不死都难!加上经过华映宏的反复灌输,“只要胜利、不择手段”、“对敌仁慈便是对己残忍”的战争观念已早在自由军甚至桃花宫的高手的脑中牢牢扎下根。毕竟死自己人不如死敌人,看着敌人死,总比看着兄弟姐妹、战友甚至自己死要好得多——玉龙密谍就这样被一举歼灭一千高手,而自由军特战队和光复会、特战总队方面仅战死四十六人、负伤三百余人。这是一个令人不敢相信却真实可靠的战绩!

鹰飞和龙二这两大高手竟被桃花仙子雪纤纤不知从哪里请出来的“桃花二艳”吓得夺路而逃,名震大陆的“梅花剑圣”梅山民暗中同意“万梅山庄”在自由军占领天水府后就予以支持和声援这一切,令华映宏感觉到自由军已经驶入了一条扩张势力的快车道——最令人担心的自由盟缺少超级高手作持援支撑的局面已经大大改观!

剑神浪青云和刀神关山月惊天动地的“二神之战”,华映宏有幸亲眼目睹。那种超越人体极限、撼天动地的威能,不是以简单的以军队数量可以替代的。各大势力超级高手的存在,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威胁,就如另一个世界的“核恐怖平衡”一般,谁也不敢轻易动用。但如果有动用者,对没有超级高手的一方,将是致命的打击!

一名神品高手或许不能单挑一支军队,不过若是配合一支军队与另一支军队作战,而另一方没有相近级数的高手坐镇的话,那对整个军队都将是一场灾难!如果一支军队的大批中上层军官被超级高手率人突袭干掉,那仗还怎么打下去?

自由军的根基,毕竟还是太浅。

“华老弟,每次老哥蒙你召见,总是又欣喜又害怕。”鲁神工听完华映宏关于几项“新发明”的构想,有些开玩笑地说。

“不过是些小玩意儿罢了。没有鲁老哥的妙手,这些东西也就只是一些想法而已。”华映宏也笑道:“我不过是只能说不能做,纸上谈兵。”

“华老弟总有妙想天开之处,令老哥总算知道什么是天才。”鲁神工有些感慨地道。他自然不知道华映宏要他制造的那些东西,是另一个世界基本都淘汰过时的东西,只是限于此时此世的科技水平,基础条件,许多更先进的东西还无法制造而已。

文明的沉淀和积累,毕竟需要时间。就算华映宏的脑中有现成的东西,也要有相应的技术基础配合才行。他能做的,不过是适当地加快这种进步而己。经过这些日子的了解,此时华龙大陆的科技水平,大约相当于另一个世界的元明时期。用于制作烟花的黑火药已经发明,但华映宏拿出高能炸药的配方,也还未配制成功——因为鲁神工代表了华龙大陆最高的杂学水平,却也不知道什么是元素周期表,什么是硝化甘油、硝酸铵之类的东西,当然就没办法造得出来。

如果像某些歪歪小说那样,一下子就能制造出高能炸药,造出机关枪、导弹甚至核武器来,华映宏当然就不用这样辛苦——就算神品级数的高手,可能挡得住机关枪子弹,总挡不住导弹和核武器的威力吧?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尽管在华映宏的心里真的有那种用导弹锁定超级高手狂K的诱人想法……不过那都是些暂时不切实际的妄想而已!

如果真有命运的存在,至少命运对每个人都应是相对公平的。如果人生是一场游戏而己,至少游戏的规则对每个人也是同等的。

不过在与倭军大战后,华映宏这些日子来确实提出了很多奇思妙想,深谋远虑,替自由盟巩固根基——

譬如,华映宏在灵宝镇扩军时,就将“天地诀”的前三诀广传自由军中,只因“动中练功”之法被证明没有天地真气那兼容浸润的特性,仅仅修练烈阳功极易走火入魔。后来干脆设置了掌诀官,在军中专司掌管“天地诀”第六诀以下的修习者考核、授诀、以及人员品级晋升的统计等工作。

在民间,华映宏也下令将烈阳诀、破虚诀、天地诀的基础功诀广为传授,凡有兴趣者习练者都可以到内政署专门的部门领取,还有专门的修练指导教官,练成之后可达到三品级数。至于修练更高层的功诀,却要加入自由军或进入内政署为自由盟服务,才可以根据功力层次考核后逐层授予。人人登记在册,若有将高层功诀擅自外传,与通敌论——这样的措施,造就了大批拥有极好的武功基础的民众。今后若要扩军,那就容易之极……

为印刷大量的基层功诀及练功说明,华映宏触动灵感,将华龙大陆通行的雕版印刷之法改为铜活字印刷之法。南宫世家如获至宝,抢先与华映宏合伙成立“中华印书坊”:华映宏以技术出股占四成,南宫世家独家出资二十万金币占六成股,还说大为划算——仅凭活字比雕版快上十倍的效率和减少十倍成本,替礼宾司为讲武堂、清华学院、图书馆等印制第一批数十万兵书、教材、图书资料及功法普及资料等,中华印书坊就赚了纯利两万金币。这还仅是华映宏“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思想下,广办学院和讲武堂给印刷业带来巨大利润的冰山一角……

有感于雨天珍宝岛道路难行,石灰加石子铺就的官道也会被马匹践踏后泥浆四溅、寸步难行,华映宏提出了制作水泥之法:以粘土砖头、各种陶土器碗碟碎片和缸盆等物碎片、炼铁炉废渣、炉渣灰等耐火材料取七成五,取生石灰二成五,熟石膏以铁锅加热炒至黄灰色为原料,将各种原料洗净以火坑烘干,并以石碾磨细掺混在一起,便制成“水泥”,用以夹杂钢铁之类铺制道路,修筑房屋等等,其坚固耐压远胜目前官道、房屋——

看到水泥生产的发展“钱景”,岛上的各大势力都入伙出资建了数十个水泥生产营,既能缓解各种矿营和众多城市废弃物污损环境的难题,又可以获得厚利——根据内政署的规划,珍宝岛各大主要城镇的街道、城市之间的官道甚至乡村道路都将陆续以这种水泥改造,若今后自由军顺利登上大陆占得更多土地和城镇,那其中天文数字般的利润简直难以估量!

再如鲁神工对华映宏提起:因大肆扩军和制造军械引起钢铁生产严重不足,华映宏参观了那些土法炼钢营之后,二话不说,花了一天时间弄出一个“平炉炼钢法”的设计,正好利用提炼过的“魔龙血”,用蓄热提高炉温的办法,以生铁和废铁炼出了优质钢!

华映宏设计的炼钢炉形状低平又有一个平展的熔池,经过下层蓄热室预热的空气和加热后呈气雾状的魔龙血被送入上层熔池,在铁水表面吹拂、燃烧,炼出的钢质地远优于现时土法所炼,且生铁,废钢、铁屑、熟铁、铁矿石均可作原料,产量大增!并且经过百折粹火法再制之后,所产各类军械性能远胜从前!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就像柳菊所言:“只要你能提出问题,华大哥就会有解决的办法,就像他那颗脑袋中天生装着答案一样。”鲁神工以杂学宗师、制械大师自负,却不得不感叹“千年不遇的惊世奇才”——华龙大陆还没有一个像华映宏这样在军事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名将,还有心思钻研这些看起来乱七八糟、有辱身份的东西,更别说还能别出机杼,经世济人。

其实华映宏这些“新发明”和构想,在另一个世界是司空见惯的东西,只不过他以领先了几百年上千年的文明,利用鲁神工杂学宗师的头脑和目前这个异世界技术手段造出,为自由盟治下的百姓造福,为自由盟在经济、军事上、声誉上取得领先地位而已——

更重要的是,华映宏要借这些东西,让珍宝岛和自由盟治下所有的百姓真正富起来,真正过上“人间乐土”的好日子。“民富国自强”,只有百姓真心拥护,自由盟才会有最坚实的存在基础。华映宏每一项新发明的诞生后,都纠集了岛上众多的势力合伙经营,以此给予他们巨大的利益回报。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更多势力的真心支持——

据南宫望报称:中华金行已在全岛每个城镇都设了分行或支行,大量的金币源源不绝地存入,又有大量的金币被看中各行各业潜在机会的势力和人员借走,至十一月初八止,存款已有一千五百万金币,贷款亦有六百万金币。照此势头。若自由军登上大陆再打赢一仗,占得一些地盘,只怕存、贷款还会猛涨!

对司马氏宣战之后,便要动身前往那神往已久的大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华映宏要抓紧时间处理几件大事,以作长远打算。

“老哥,你把这些东西若制成,至少再抵上两个军团。”华映宏深有感触地道。的确,“神机弩”和“魔龙血弹”两样武器,在与倭奴军的大战中令人膛目结舌的杀伤力,令华映宏事前也意想不到。并且不仅仅在于杀伤力,这两样东西的出现还将整个战略战术都作了全新的改变,令自由军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

与倭军的大战后,华映宏专程为鲁神工及研制“魔龙血弹”的每位兵器营工匠亲手颁发了二级自由勋章和奖金,涨升薪金,令兵器营一度竟成为“铁军”特战总队外最令自由军眼红的地方。兵器营的工匠搞新技术、新发明和改良军械的热情更加高涨……

“这些东西有一定难度,但应该是可以造出来,只是需要一定时间。”鲁神工已经将所学不断传授给兵器营和军械司的属员,华映宏还在“清华学院”专门设了一个“格物院”,专门负责杂学器械之类的研究,鲁神工既要讲学,又要负责军械司的事务,还要进行研究,确实有些忙不过来。

“老哥今后可将军械司的日常杂务交与副手,专志于发明制造和讲学,杂学之用,利在千秋万世啊!”华映宏再次感触道。

“报!莫司长求见。”外面传来侍卫队长方诗呤的声音。

“没有外人,请他进来。”华映宏道。

“据前敌总指挥部信报,我军各部已至预定位置,随时可登陆作战。”军情司长莫言仍是一脸不苟言笑的肃然神色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