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追妻:绝色世子要爬墙
字体:16+-

第30章 少年帝君

第30章 少年帝君

不待那女子回答,他一边用手狠抽那女子的脸颊,一边挪动着身体再次发起冲击,“混账,小爷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人,你一个下贱胚子也敢叫我哥哥?看我不弄死你……”

直到那女子昏厥过去,他才带着满足沉沉睡去。丝毫不知道除了屋顶之上,窗外亦有人正无比嫉恨看着里面的活春宫。

偷窥者不是别人,正在他年方十五岁的兄弟白炎。

十六岁的少年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刻,再加上其母行为又不检点,过早让他目睹了爹娘那些不该让人看到的场景,便想方设法把这个丫头按到了床榻之上。

现在看到对方在兄长身下曲意承欢,听到那句“将来要当皇帝”的话,再联想到平时那个见不得人的太师爹爹对其兄的全力栽培,他顿时气血上涌——

他娘的!同一个娘所生,不就比我早出来一年吗?论长相,论才华我哪点比他差?凭什么就看中他坐那个位置?不行,我得有所行动才是……

下一刻,两道黑影不约而同出现在皇宫御书房内。

优雅、尊贵的少年帝君赵天阑着一身素袍正伏案疾书,听完对方的禀报,一对深黯冰冷的眼睛仿佛瞬间没有了焦距,双拳紧握,浑身散发出冰凉刺骨的气息。

沉思良久,嘴唇却是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正值国丧,不可打草惊蛇,朕倒要看看,这嫡亲的外公和小姨想干什么……”

“是!”两个暗卫抱拳应答,转身欲走。

“且慢!”赵天阑似是想起什么,叫住他们。“刚刚小九来说要去天下第一书院读书一年,你们把朕那套文房四宝给他送去。”

“您自个儿都舍不得用,”其中一个黑衣人心有不甘。“主子,他们那样对您……”

赵天阑狠狠甩了他一记眼刀子:“苍柏,他们怎样对朕做了些什么另当别论,但小九是朕唯一的弟弟,这个世上唯一的血亲。还有,切记不可跟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