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第四章 巅峰之战

一阵沉闷的轰鸣声远远传来。

第一个有所反应的是盗圣米罗,他的感觉最为灵敏,躺在“卡洛斯的庇护所”里面,仍旧可以听到外面的动静。

米罗竖起耳朵听了听,说道:“外面好像打雷了?”

其它人都在睡觉,被米罗一闹,顿时醒了过来。

“应该不是打雷。”巴米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他小心地探出头去,先确定了一下四周没有隐身或者潜伏的怪物,这才将注意力放在那轰鸣声传来的方向。

那个方向魔法能量的波动非常剧烈。

缩回头来,巴米尔神色凝重地说道:“有人在用魔法攻击。”

“很多魔兽也会魔法。”米罗提醒道。

“魔兽的魔法,属于异能一类,虽然很厉害,却不可能有这样大的动静,只有真正的魔法,通过调用外界的魔法元素造成破坏,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巴米尔解释道。

轰鸣声一阵接着一阵,渐渐连四周的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

巴米尔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根银针,再一次将头探出庇护所,他把那根银针往地上一插,就看到银针随着地面不停地震颤着。

“测出距离了吗?”卜哥也把头探了出来,他和巴米尔一样,先小心地查看了一番四周。最近这段时间,他看到了太多“偷袭”和“暗杀”,这里的一花一草,一块云朵,一片土地都可能暗藏杀机。

“争斗位置在右前方十五公里左右。”巴米尔看着插在土里的银针道。

“放一个飞行傀儡出去看看。”老毛拉哈塔卜怂恿道。

“你说得轻巧,万一损毁了,我怎么把魔力机芯弄回来?一个要两万多呢。”虽然嘴里唠唠叨叨,巴米尔却也知道轻重缓急,他从口袋掏出了一只金色蝴蝶。

他还没来得及把金色蝴蝶放出去,旁边扔过来一个卷轴,巴米尔低头一看,是一个影像传送卷轴,扔卷轴过来的是哈塔卜。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巴米尔叹了一声:“真有钱啊,六千金币的东西,你也舍得随意用。”

“我既然不在乎,你??率裁矗俊崩贤泛桶兔锥?恢倍疾欢匝邸?

巴米尔不再多说什么了,随手撕开卷轴,一道淡蓝色的波光笼罩住了那只金色蝴蝶,蝴蝶轻轻震动翅膀,朝着空中飞去。

几分钟后,远方的景象出现在一面芯片之中。

深坑,到处是斑驳的深坑。

这些坑有的土层完全被翻卷了开来,就像是大地多了一道疮疤,有的整整齐齐只是一个凹陷,彷佛被一把大锤子砸了一下。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根本看不见是谁制造了这些深坑和那一连串轰鸣声。

“这是什么东西?”马罗尼克眼尖,他指着地上的一片阴影。

随着巴米尔的心灵遥控,那只金色蝴蝶转了个方向。

只见空中飞着一头巨兽,这头巨兽长着蜥蜴的脑袋,身体有十米多高,背生双翅。虽然身形庞大,却一点都不显得笨拙,速度快如闪电。

和它激战的是两个人。

这两个人,众人全都认识,正是那个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

瑜伽苦修士凭空而立,和那头巨兽遥遥相对,姓张的道士则脚踩一把长剑,绕着那头巨兽不停转着圈飞。

巨兽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刺耳的啸声之中还夹带着其它的音调,那似乎是一种并不属于人类的语言。

随着每一声长啸,就有一颗车轮大小的紫色球体出现在巨兽身旁,这种紫色的球体不停地迸发着道道电芒。

一颗接着一颗,紫色雷球的数量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将那头巨兽完全围拢了起来。

突然,其中一颗紫色雷球朝着瑜伽苦修士飞了过去,速度快如闪电,在空中拉出一道弧光,眨眼间就到了瑜伽苦修士的面前。

如同晴空之中落下了一道霹雳,深紫色的闪电眨眼间笼罩住数里方圆的空间,随之而起的便是那震耳的轰鸣声。

“是龙语魔法!”巴米尔和老毛拉哈塔卜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能够运用龙语魔法的生物,只可能是龙。

这头怪物体型虽然不小,但是和传说中的龙比起来就差远了。

“这是龙的一个亚种,还是拥有巨龙血统的混种异兽?”卜哥问道。

巴米尔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我猜是后者。”

“那是科莫龙人,是远古时代生活在阿尔巴纳一带的智慧种族,真是奇怪了,这家伙可不是月神莉斯迪的臣民,而是另外一个体系的神灵,艾西诸神之中雷神阿曼尼斯的手下。”说这番话的当然是那只神秘莫测的兔子。

“这东西似乎有龙的血脉,它怎么会和龙扯上关系的呢?”卜哥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件事。

“科莫龙人是阿曼尼斯用特洛芬雷龙的血脉,创造出的智慧生物,它们被缩短寿命,加快生长速度,还加强了繁殖能力,实力却比不上龙。”

兔子看了一眼那只怪物,稍稍感到有些犹豫,那家伙比一些低阶的龙族,还要生猛一些。

不过卜哥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没见过龙,不知道龙的实力如何,也就无从对比。

他只知道那个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非常厉害。

瑜伽苦修士似乎能够提前知道龙怪要攻击的方位,总是能够躲闪过去。他飞得并不快,每一次都是刚好躲过,攻击也极其简单,他不用武器,每一次都是简简单单的一拳打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龙怪似乎非常害怕瑜伽苦修士的拳头,看到发拳总是立刻躲开。

姓张的道士就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他一刻不停地踩着长剑在天空中飞行,用来攻击的是两道淡紫色的流光。这两道流光就彷佛两条活蛇,不停地在龙怪四周绕来绕去,时不时地就会给龙怪来上那么一下,攻击的角度绝对称得上刁钻。

道士本人也不闲着,他有的时候会双手连挥,一连串的霹雳惊雷,随着他的双手挥动,朝着龙怪打了过去。

以一敌二,原本就异常吃力,偏偏连手的两个人还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强攻,另一个就从后面偷袭,一个突击,另一个就在旁牵制,龙怪渐渐落在下风,不一会儿已伤痕累累。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声音,像是蛇的嘶嘶之声,又像是两块金属片在互相摩擦。

龙怪听到声音,立刻停了下来,迟疑了片刻之后,转身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逃而去。

瑜伽苦修士丝毫没有追赶的意思,倒是那个姓张的道士追了过去,不过片刻之后,道士又飞了回来,在他的身后有三只龙怪远远地跟着。

透过金色蝴蝶看到这番景象,卜哥一行个个脸色异常难看。

“这里会不会有一个什么龙人部落?”盗圣米罗问道,他根本记不住龙怪的正式名称。

“别说一个部落,那样怪物就算只有一头,我们也对付不了。”老毛拉哈塔卜有些泄气,他越发想念自己的巨灵,如果他的巨灵在身边,他倒是有勇气去碰碰那只怪物。

“快,我们赶快出发,十五公里的路程,只要一会儿就到。”巴米尔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间嚷嚷着站了起来。

“你急着去送死吗?”老毛拉哈塔卜毫不客气的说道。

“放心,那三只龙怪已经回去了。”巴米尔说道。

“我又不是瞎子。”哈塔卜怒道:“你敢肯定,现在绝对没有危险吗?万一其中的一只龙怪并没有回去,说不定就会和我们遇上。”

巴米尔急得跳脚,他手指着传回影像的那块芯片,说道:“你们没注意到吗?那头龙怪逃跑的时候没有尾巴,肯定在战斗的时候被砍掉了。”

听到这样一说,那只兔子第一个跳了起来。

“特洛芬雷龙是高等龙族,科莫龙人并不是混血种,而是特洛芬雷龙的改造体,从血脉来说,两者非常接近。”兔子说道。

这下子用不着继续解释了,其它人都明白了那条尾巴的价值。

龙怪的尾巴,带给众人无比的勇气和动力,为了尽快赶路,巴米尔一狠心,掏出一个金色卷轴,随着一阵金光闪过,所有的人都彻底隐去。

看到巴米尔这样下血本,哈塔卜老头也不好意思藏私,只见他也拿出一个卷轴,不过这一次没有任何光芒出现。

十五公里,对缩尺成寸的法术来说,确实是很短的一段距离。

一路上六个人就像是吃错了药似的,拼命狂奔,在他们的脚下,不停地有利刺从泥土之中穿出来,但是这一次那些利刺,全都无功而返。

哈塔卜老头用掉的那张卷轴,是价值两万金币的“钻石护甲”,那些利刺虽然能够穿透一厘米厚的钢铁,却穿不透“钻石护甲”的防护。

当巴米尔捡起那根六七米长的断尾时,笑得异常灿烂。

这条尾巴是齐根折断,所以非常完整,断口处的血还未曾干涸。

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巴米尔连忙掏出一个玻璃杯,汲取断尾之中残留的血液。

别看整条尾巴有六七米长,他用尽魔法,逼了再逼,也只榨出半杯血液,不过巴米尔已经高兴得眉开眼笑。

巴米尔想过将四周仔细搜寻一番,但是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所以龙血到手,将断尾往袋里一塞,六个人连忙撤离。

一口气又跑出十几公里,还翻过了一道丘陵,彻底看不到身后那片战场之后,几个人才停了下来。

绕着四周检查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潜伏的魔兽,巴米尔将“卡洛斯的庇护所”放了出来。

只要不被其它人沿足迹找到这里,躲在卡洛斯的庇护所之中绝对安全。

一进来,众人都有些等不及了,七手八脚地将断尾取了出来。

盗圣米罗拔刀就削。

没想到那截断尾纹丝不动,连个刀痕都没有留下。

“这东西真够硬的。”米罗随手把断尾扔给了马罗尼克:“你试试。”

马罗尼克也取出了那六支箭中的一支试了试,他双手握住箭杆,将身体的重量全都压了上去,箭头一点点地钻进了那厚厚的硬皮之中。

“真够费劲的。”

马罗尼克呼了口气,甩了甩双手:“可以打穿,只是有点难度,需要花点时间,我有些难以想象,那两个人怎么把这个家伙打败的,如果换成了我们这些人,恐怕那个怪物就算站着不动,我们也别想伤它一根寒毛。”

这话说得有些沮丧,却偏偏是事实,除了老毛拉哈塔卜之外,其它人连反驳都做不到。

从六支箭中又抽出三支,分别给了卜哥、米罗和托尔,四个人开始在断尾上打孔,这些孔挨得很近,连成一排,只有这样才可能把外面那层硬皮扒下来。

卜哥想过让那个守护灵试试,不过想到守护灵那粗犷的刀法,他连忙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驱赶了出去。

花了几个小时,那层硬皮总算是扒了下来,里面的肉和骨头也是好东西,只要和龙有关,就绝对不会是废物,就算是龙粪也有很多人抢着要。

剔骨、抽筋、割肉又花了好几个小时,好在没有人会为此抱怨。

庇护所正中央的火盆之上架着一口大锅,锅子里面咕嘟咕嘟地煮着肉,除了肉还有一些块根,块根是兔子从外面挖来的,肉里放进了大量的香料,掌控着三角地的贸易,卜哥绝对有资格这样奢侈。

不过此刻,坐在锅子旁边的众人,根本不在意肉的味道,就算又糊又焦,他们也绝对会吃得干干净净。

只有巴米尔和哈塔卜没有坐在锅子旁边,两个人围着一个拳头大的圆球,在角落里不知道干些什么。那个拳头大小的圆球是一个微型炼炉,虽然体积小,价钱一点都不便宜连卜哥都不知道,巴米尔什么时候买了这东西。

这次花的时间更长,用了十几个小时,庇护所里面储存的木炭几乎被烧了个干净,水也重新加了七八次,里面的肉总算是熟透了。

盗圣米罗一点都不客气,伸手抢过勺子,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盘子,这才心满意足地退到一旁享受起来。

卜哥接过勺子,也满满地盛了一盘子,用叉子叉起一块尝了尝,味道并不算出色,肉的口感很粗,也偏淡,一口下去全都是香料的味道。

将一盘子肉全都扫进肚子,突然卜哥感到有些不对,身体开始燥热起来,心跳也变得非常急促。

他转头看了看其它人。

马罗尼克脸色赤红,汗珠不停地往外冒。米罗的脸倒是不红,只是浑身微微发抖。托尔的反应最夸张,就看到一股淡淡的血气从毛孔之中喷出,过了片刻又吸了回去,说不出的诡异。

“你们不来一点吗?”卜哥朝着巴米尔和哈塔卜问道,他其实想看看这两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那两个人连动都没动。

“龙血龙肉,全都有改造人体的作用,龙血增强的是力量和身体的强度,龙肉增强的是耐力和愈合能力。

“可惜想要得到好处,需要身体原本就够强。我虽然挺强壮,不过那只是普通人的水平,哈塔卜就更别说了,只能用孱弱来形容,我们吃那玩意儿,绝对会撑死。”巴米尔一边说着一边连连叹气。

卜哥点了点头,又增长了一些见识,不过他转回身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那只兔子正蹲在盘子边上嚼得起劲,嘴角直往外流油。

“你难道不怕撑死?”卜哥瞪着眼睛问道。

兔子也不回答,只是将身体猛地一抖,浑身的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只听到一阵爆豆一般的轻响,它的身体伸长了一倍,变得异常细瘦,只见它晃了晃,直立了起来。

挺直的身躯,修长的双腿,变身之后的兔子,已经有了一副基本的人形,除了前肢稍微短了一些,脑袋还是一个兔头,其它地方堪称完美。

“妖!”卜哥的脑子一片茫然

如果没有听过姓张的道士闲谈,他恐怕会以为这是一种特殊的进化,但是现在的他,已经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一种特有的进化方式——化妖。

看着这只兔子,卜哥越发猜疑不定,这只兔子藏着太多秘密。

兔子也不解释,身体又是一阵抖动,重新恢复原来的形状。

这一次卜哥没有惊讶,因为张道士提到的妖就是这样,能够在妖形和人形之间随意变化。

一连几天,卜哥一行都躲在庇护所中没有前进,因为再往前走,就是那些龙怪的领地,以他们的实力,有命进去,没命出来。

他们在等,等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再来。

这两个人能够在天上飞,而且飞得很轻松,所以十有八九会去四处召集帮手,等帮手召集齐了之后,这两个人肯定还会来找龙怪的麻烦虽然没有前进,众人却也没闲着。

巴米尔这次完全豁出去了,他也不再怜惜那些魔力机芯,一连打造了四只专门用来侦察的傀儡,为了让侦察距离尽可能远,新做的傀儡根本不受控制,只会沿着椭圆形的轨迹,在半径一百五十公里范围之内来回搜索。

不过巴米尔做傀儡的时候玩了一个小花招,他让两只傀儡一起搜索,其中的一只跟在另外一只后面三公里的地方,只要前面那只遭到攻击,另外一只会立刻逃跑。

卜哥则一边忙着吸收那些肉给他带来的益处,一边琢磨着飞剑的运用。

他已经看到了东方修道者如何正面战斗,虽然姓张的道士在和龙怪的战斗之中,大多是在一旁牵制和偷袭,但那毕竟是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锋。

这种战斗方式,确实有几分像是刺客,又有几分像是射手。

突然间卜哥又想起了那些令他们提心吊胆的魔兽,那些擅长伏击和刺杀的魔兽,千奇百怪的攻击方式,足够编撰一部教科书。

并不是只有人类,能够成为他的老师

或许是因为那些肉的关系,卜哥感觉到自己有无限的精力需要发泄。

练习飞剑当然不可能在庇护所里面,不过也没必要跑到外面去,卜哥坐在庇护所的门口,将门拉开一道缝隙。

卜哥想知道,自己的飞剑和张道士的飞剑,速度相差多少。

他随手将那把透明的飞剑放了出去,飞剑一出手,只见金光一闪就消失在了云层之中,卜哥顿时有些慌乱起来,他不知道那柄飞剑,会不会因为飞得太远而失去控制,万一丢了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想到这里,卜哥连忙默念了一声:“收。”

就看到一缕金丝破开云层直垂下来,眨眼间金光散去,飞剑停在了离他额头三尺左右的空中。

这东西比那两把淡紫色的飞剑快多了,不愧是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的绝品,也不愧是飞剑之中的鸡肋。以它的速度,谁站在上面能够受得了?即便不用于飞行,仅仅当作武器使用,都没有办法控制。

卜哥很清楚,他处于虚的状态,仍旧无法控制这把飞剑,说明这把飞剑的速度,超出了他能够做出反应的极限。

不管是虚的状态,还是空明的状态,都不可能让他无所不能,只是让他将实力发挥到极点。

不过处于虚的状态还是有些好处,那就是脑子转得很快。

既然控制不了,就干脆不控制,不控制的话,飞剑走的就是直线,只要学会调整最初的方向就可以了,这个难度要小很多。

卜哥扬手将飞剑射向对面的土丘,没想到飞剑歪歪扭扭,最后斜着又穿入了云层之中,收回来再试,仍旧差不多,只是这次钻进了土里。

“如果那个姓张的道士在这里,他肯定会告诉你,你心中的杂念太多了。”兔子懒洋洋地说道:“你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虚和空明的区别吗?进入虚的状态,只是帮你屏蔽掉了外界的干扰,没有这些干扰,内心的杂念就会少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杂念。

“而空明状态,其实就是过滤掉了这些杂念。这把飞剑作为武器或飞行载具,确实是鸡肋,但是用作修炼的工具,却非常适合。制造这东西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天才的白痴,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听到兔子的指点,卜哥只感到眼前一亮,他的手轻轻一扬把飞剑射了出去,但是他却连头都没抬,看都不看一眼。

“这就对了。”趴在旁边的兔子却看得很清楚,飞剑笔直地穿入对面的土丘:“慢慢来,先做到‘眼不见,心不动’,然后再试试‘眼见,心不动’,或许你还能够更进一步,试试‘眼是眼,心是心’如果能够做到这一步,你就可以控制飞剑了。”

“这是最高境界吗?”卜哥问道。

“当然不是。”兔子瞥了卜哥一眼:“那只是基础,再往后就是一些玄之又玄的境界了,下一层是‘眼即是心,心即是眼’,再往下还有三层境界,那最高境界和瑜伽苦修士的天人合一、万千世界异曲同工。你如果有机会修个一两千年,或许能够达到那样的境界。”

卜哥顿时无话可说了。

连着几天,卜哥就坐在门口练他的飞剑,虽然知道了窍门,但是内心之中那些无法察觉的杂念,并不容易驱除。

这些杂念很多是人的自然反应,比如看到飞剑飞行的方向偏了,就会想去纠正,比如眼神会跟着飞剑往前“飞”,所有这一切都会引起“心动”,而心一动,飞剑自然就歪了。

这让卜哥感到抓狂,他学过冥想,学过祈祷,学过斗气循环,这些都没有眼前这种“心的修炼”那样不可捉摸。

幸好到了第四天,这种修炼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巴米尔用来侦察的傀儡,有一只逃了回来。

逃回来的傀儡带回来一段影像,从影像之中可以看到一片环形的山岭,山岭中央有一座城市,这绝对是一座异常简陋的城市。

整座城是用石块随意堆砌而成,城里的房舍东一片,西一片,根本没有规则,除了正中央的一条通道,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街道。

那条中央通道的尽头,则是一座古老的金字塔式样的神庙,这座金字塔神庙同样是用石块胡乱堆砌起来的简陋作品。

从影像之中看不清住在这座城市里面的居民的样子,但是隐约可见城里熙熙攘攘。

“如果城里全都是科莫龙人,这里就是旅行的终点,我情愿等满一百天,让那个老头把我们拉出这个世界。”巴米尔嘟囔着说道。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反对,根本用不着整个城市都是科莫龙人,只要有一队那样的怪物,他们就不敢继续前进。

卜哥随口问了一句:“那座城市离这里多远?”

巴米尔检查了一下记录:“大概八十五公里左右。”

“能不能再派一个傀儡过去看个清楚?”老毛拉仍旧有点不死心:“反正已经知道了方向和位置,这一次从地上过去。”

巴米尔想了想也没有反对,改装用来侦察的傀儡并不是什么难事,花了几个小时,一只巴掌大小的金属蚂蚱就被做了出来。

蚂蚱会飞,却紧贴着地面,既用不着担心被发现,速度也不算太慢。

六个小时之后,这只金属蚂蚱回来了。

这一次带回来的影像清晰了许多。

住在那座简陋城市里面的居民,是一种长着豺狼脑袋的类人生物。

“是豺狼人?怎么和我以前看过的豺狼人不太一样?”盗圣米罗问道。

“那是尼司克斯,也是艾西诸神创造的作品,不过是冥神厄尔尼斯的臣民。”兔子说道。

盗圣米罗的脸变得异常古怪:“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艾西诸神好像在和月神莉斯迪开战?”

“我更在意的是传说中的月神宫殿在哪里?不会是那座七歪八扭的城市吧!”老毛拉哈塔卜说道。

这同样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从位置来看,那座环形山谷确实像是这片草原的中心,但是很难想象,月神的宫殿就这样给毁了。

“只有靠近之后,才可能弄明白。”巴米尔说道,想要直接控制傀儡进行侦察,目标就必须在二十公里之内,这已经是极限。

“我们可以藉助地形悄悄靠近。”盗圣米罗说道,潜行突入是他的本行,在这方面他是专家。

“艾西神术里面最有名的就是‘大气透视’,最远距离五十公里,作用范围达到方圆五公里,而且专破隐形魔法。”巴米尔说道。

众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米罗仍旧在那里冥思苦想,哈塔卜也是一样,卜哥则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侦察傀儡带回来的影像。

突然他注意到一件事,那只金属蚂蚱一路之上,遇到了好几次来自地下的利刺攻击。其中就几次立刻那座城市很近。

“‘大气透视’能够看到地下的东西吗?”盗圣米罗毫不气馁。

“当然不能。”巴米尔说道。

“那么我们就从地下走。”米罗想了想说道:“这里的地下全都是泥土,没有什么岩石,而且到处都是擅长挖土的怪虫,抓十几只来,让它们帮忙挖土,速度应该不会太慢。”

看到众人还有一些犹豫,米罗充满自信的说道:“放心好了,我是这方面的行家,我挖进过圣马克大教堂的藏宝室,也挖进过奥德雷的皇宫。”

听到盗圣米罗这样一说,众人总算有了一些底气。

既然有了办法,大家立刻忙碌了起来。

想要抓怪虫非常容易,这东西到处都是,让身披重甲的托尔出去转一圈,很快就发现了一只,再让守护灵潜入地下稍微一逼,怪虫就会拨开土层逃出来,一旦到了地上,它就成了瓮中之?。

一连捉了二十几只怪虫,巴米尔这才罢手。

他专挑那种深褐色带斑点的怪虫抓,这些进化过的怪虫个头大、力量强、耐力足,绝对是最合格的苦力。

想要控制这些怪虫其实很容易,守护灵就是它们的克星,守护灵就像是一头牧羊犬,驱赶着它们往哪里跑,它们就往哪里跑。

怪虫用利刺来挖土,这些利刺像钻头又像长枪,一穿就是七八米长的一个窟窿,接连几下之后,前面的土层就彻底松动了。

二十几只怪虫轮流上阵,每一次只有四只干活,卜哥就跟在这四只怪虫的后面,不停地给它们加持神术,加持了神术之后,钻地怪的利刺蒙着一层红光,穿透土层越发显得轻松。

就看到前方泥尘翻滚,半人高的通道不停地往前延伸,这种推进的速度,绝对让人满意,反倒是堆积在通道里面的泥土令人烦恼。

卜哥原本打算让闲着的人都帮忙搬运泥土,没有想到哈塔卜老头一个人就把工作承担了下来。

只见他取出一个尖嘴壶,壶嘴彷佛有某种吸力,泥土自动涌了进去,壶看上去不大,却如同一个无底洞,似乎永远都装不满。

六个人加上一只兔子,开始了暗无天日的鼹鼠生活,不管是休息还是吃饭,全都是在这狭小的地道里面进行。

每隔一段时间,巴米尔会在通道顶上打一个小孔,从小孔之中将那只金属蚂蚱放出去。

从带回来的影像之中,可以知道那座城市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

这种鼹鼠般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终于,那座环形山近在眼前了。

那四只怪虫第一次遇上岩石,利刺在岩石上只留下一些白色的印痕。

卜哥扒开土层一看,那是整块的花岗岩,他解下“裂山锤”猛抽了一通,那块花岗岩连一道裂缝都没有出现。

“没用的,这上面有神力加持。”老毛拉哈塔卜阻止了卜哥的举动。

“神力?我为什么看不出来?”卜哥感到有些意外。

“神力并非只有一种,你所熟悉的是光明神力,那是属于生命一系的力量,这块岩石上加持的神力属于元素一系,你当然无法看出。”老毛拉挤到跟前,不停地抚摸着**的岩石,就差没紧贴上去亲吻那些石头了。

“堆砌上面那座城市的岩石,又是从哪里而来?”卜哥问道。

“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城里可能有一个能够破开月神亲手加持神力的存在。”老毛拉叹道。

“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往下挖?”卜哥问道。

“还是停下来等机会吧。”巴米尔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底下也是一样,不管怎么挖都是浪费力气,现在就只有指望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和城里的那些家伙打起来了。

“我们只有趁乱才有可能进去,可进去之后又能够怎么样呢?搬几块石头回来吗?”

巴米尔的话并非无的放矢,他已经用那只金属蚂蚱侦察过许多次,最近的几次甚至深入了那座城的中心,仍旧一无所获,那座石砌的城市,没有丝毫和月神有关的痕迹。

“你还没检查过神庙,神庙里面肯定有些名堂,要不然米拉巴日不会对这次旅行如此看重,更别忘了,还有那个预言师,他肯定预见到了些什么。”盗圣米罗对神术、魔法都不太了解,不过他很清楚塔奇帝国为这次旅行所做的准备,所以他是最不担心会一无所获的人。

“这话有道理。”卜哥说道:“我们还是静静地等待时机吧。”

巴米尔皱了皱眉头嘟囔着:“不知道要等待多久,待在这个鬼地方,时间长了,人会发疯的。”'.

“让怪虫继续挖,挖出一块能放下庇护所的空间来,这样既用不着担心会被发现,也舒服许多。”老毛拉哈塔卜建议道。

“最好能够离地面近一些,时机总是稍纵即逝,我可不希望机会来临的时候,还要浪费时间挖土出去。”米罗补充道,作为一个盗圣,最擅长的就是把握时机。

对于这个建议,众人找不出反对的理由。

住在“卡洛斯的庇护所”里面,比住在狭窄、肮脏、潮湿的隧道里面要舒服许多,不过时间长了,仍旧会闲得发闷。

卜哥很庆幸自己有事可作,和其它人不同,他大多数时间是在那条隧道之中度过。

这条隧道又直又长,而且漆黑一片,极远的地方有一点亮光,那是一团沾染了亮粉的棉球,正好用来作为标靶。

实在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能够让他排除杂念的了,这里没有天,没有地,只有远处的那一点亮光。

突然一道金光飞射而去,只留下一道金色的光丝。

这是他飞剑独有的特征,飞过之处都会留下一道金色光丝,要过十几秒钟才会渐渐淡去有这道光丝也是好事,只要一看光丝就可以知道,剑飞得是否笔直。

“收!”卜哥轻喝一声,又是金光一闪,飞剑已然回归。

两道光丝仍旧残留在漆黑的隧道之中,其中的一道完全笔直,那是收回之时,飞剑的轨迹。

卜哥对此并不感到奇怪,收回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飞剑会从哪个方向回归,等他看到那闪亮的金光,飞剑已经停在面前。

他很清楚,那并不是心没有动,而是根本来不及动他也曾想过,射出飞剑的时候,让自己的思想变得缓慢一些,可惜那并不是想做到就能够做到,每一次刻意去控制,都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卜哥并没有急着继续练习,他盘腿坐在隧道之中,最近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有个疑问,按照兔子所说,这种“心的修炼”到了极致,能够达到的境界,和瑜伽苦修士的终极境界相近,这有可能吗?

和冥想、祈祷、斗气循环都不同,心的修炼根本就练不出任何实实在在的东西,最多就是掌握一些技巧,他实在想象不出,这样也能和瑜伽苦修士相提并论。

但是他又不敢怀疑,那只兔子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神秘了。

不知不觉之中,卜哥的手轻轻一甩,金光一闪,飞剑转瞬间就飞了出去,漆黑一片之中,留下了一道光丝。

看着那道笔直的光丝,卜哥一下子愣住了,这样也行?刚才他在想事情,难道那不算是杂念?

他似乎捕捉到了些什么。

将飞剑收了回来,卜哥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远处那个光点,此刻他的脑子里面只有那道亮光。

但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卜哥就有些茫然了,他如果一直盯着那道亮光,确实能够做到毫无杂念,可飞剑怎么发出去?发出飞剑本身就是杂念。

卜哥顿时感觉到自己陷入了怪圈之中。

“还是没有成功吗?”突然间背后传来了那只兔子的说话声。

“我已经做到了排除杂念。”卜哥叹道。

“进展不小。”兔子不知道是在讽刺,还是真的在称赞。

“可是怎么发动飞剑呢?发动飞剑本身不就是杂念?”卜哥问道。

卜哥等待着答案,没有想到兔子的回答,根本牛头对不上马嘴。

“我拿了些烤肉串来,你想尝尝吗?接着。”

一阵风声传来,果然有东西扔了过来,卜哥连忙伸手接住,手掌上传来的感觉告诉他,他接住的只是一块泥巴,根本不是什么烤肉串。

“接得不错。”兔子说道:“你用手接东西的时候,难道也会去想如何发动你的手吗?当然不会,因为那是自然反应,手是你的身体的一部分,锁定目标,然后用手获取,所有这一切,早已经被你简化成了‘拿’。”

卜哥若有所思,突然他将手一指,漆黑的隧道之中闪过一道金光,转瞬间金光消失得不见踪影,只留下一道笔直的光丝。

“其实很简单,不是吗?”兔子笑道:“只是你仍旧显得有些生硬,你用自己的手的时候,是那样用的吗?等到你能够真正像用手一样,运用那把飞剑,才算达到‘眼见,心不动’的境界。”

“‘眼是眼,心是心’又是怎么一回事?”卜哥连忙问道。

“你太贪心了一些吧。”兔子说道,不过它并不打算隐瞒。

“你不是很擅长制作首饰吗?做首饰的时候,你的手受什么控制?是眼睛?还是脑子?”兔子问道:“你如果能够控制飞剑飞出曲折的轨迹并且命中目标,就算是达到了第三层境界,到了这一步,才算是真正地控制了飞剑。”

既然已经找到了突破口,也已经知道下一步的方向,剩下的就只有大量的练习了,在这方面卜哥从来不会偷懒。

漆黑的隧道之中,金色的光丝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按照兔子所说,当所有的光丝全都重合在一起,当隧道之中只剩下一条光丝的时候,他就算是练成了。

除了睡觉,卜哥几乎不回庇护所去,在隧道之中,他不是在练习飞剑,就是在替飞剑充填能量。

和往常一样,这一天,卜哥仍旧在隧道之中修炼,突然大地一阵晃动,卜哥的手微微一抖,飞剑穿入了旁边的土中。

这阵剧烈的震动并非偶然,紧接着又是一阵更加剧烈的震动。

卜哥知道,外面肯定出事了,他连忙将飞剑收了回来,转身走到隧道尽头,沿着那条向上的通道往上爬。

这条通道有十几米长,上面就是“卡洛斯的庇护所”。

里面的人显然也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全都从庇护所里面钻了出来。

“我们要等的机会总算来了。”

盗圣米罗显得异常兴奋,他手里拎着一盏魔法灯,灯光照亮了四周。

所有的人都围拢着巴米尔,而巴米尔则正忙着将金属蚂蚱从事先打好的小孔之中塞出去。

看到金属蚂蚱身上闪烁的蓝色光芒,卜哥知道,老毛拉哈塔卜肯定又捐献出了一张“影像传送”卷轴。

片刻之后,芯片之中传来了外面的景象。

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闪烁着璀璨光华的巨灵。

这样的巨灵只有一个,那就是塔奇国师米拉巴日的元素帝王。

看到巨灵的时候,哈塔卜显得异常震惊,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自己的巨灵召唤不出来,米拉巴日就能够做到。

不过等到完全看清那个巨灵的摸样,震惊变成了骇异。

当初打开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的时候,众人就看到过元素帝王,但是此刻的元素帝王,居然长着一张异常苍老的面孔,那张面孔是属于塔奇国师米拉巴日的。

“米拉巴日融合了本命巨灵?”老毛拉大叫了起来。

卜哥并不知道老头惊诧些什么,他更在意巨灵旁边的人。

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一左一右悬空站立在元素帝王的两边。

姓张的道士仍旧脚踩长剑,身体周围盘旋飞舞着两道淡紫色的剑光,不过这一次他的手里多了一根幡。这根幡,幡面漆黑,上面画着繁复的符咒,幡角缀着四个金铃。

在他们身后数十米的地方,悬空飘浮着那四个精灵,两个精灵手握法杖,另外两个精灵张弓搭箭。

在更远的地方,一团诡异的黑云停在半空之中,这让卜哥想起了旅行队伍之中的那个黑魔法师,那个人十有八九就躲在黑云之中。

在城市的上空,一个身高五六米,穿着样子奇古的金色长袍,头上戴着高高的金冠,手上握着一把弯曲怪杖的木乃伊虚空而立,四只龙怪分站左右,看上去就像是保镖。

两边似乎还未曾真的打起来,还在进行试探攻击,所以只有元素帝王和那具法老木乃伊动手。

法老木乃伊明显是个法师,它随手一挥,就是一片布满闪电的暗云。

元素帝王也毫不逊色,同样手一张,发出一团光云。

光云和暗云互相对撞,顿时炸裂开来,爆炸发生在数十米的空中,却令大地都为之震颤,威力可想而知。

“睁大眼睛仔细看吧!这种等级的战斗,一辈子都难得遇到。”巴米尔大声叹息着。

“他们的实力和龙比起来,谁更强?”盗圣米罗问道,他记得前几天那只兔子说过,诸神给万物加了一层限制,最强也只能达到龙那样的程度。

“只说实力的话,他们和龙是同一等级,不过龙更多是依靠本能战斗,而头顶上的那两个人所用的魔法,却是藉助自然的力量,所以他们如果和龙打起来,将会是一场屠龙之战。”兔子回答道。

说这番话的时候,激斗的双方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试探。

那具法老木乃伊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身体四周重重迭迭布满了各种光圈,这些全都是魔法护盾。

米拉巴日则什么护盾都没有,作为一个元素生命体,他根本就不会受伤,更不会死亡。

而另一边瑜伽苦修士和张道士,已经和那四个龙怪交上了手,就看到张道士用力摇动手中的幡,顿时聚拢起大片的乌云,天空变得暗淡下来,只有四周的地平线透出一圈亮光。

随着一声雷鸣,瑜伽苦修士、张道士和那四只龙怪顿时消失无踪。

卜哥当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根幡肯定是中央阵旗,天空之中早已经埋伏好了一座巨型法阵,这种规模的法阵,肯定就是他垂涎已久的护山大阵,那四只龙怪已经让张道士移进了法阵之中。

实力的对比一下子翻转了过来。

少了这四个护卫,作为一个法师,法老木乃伊就有了最大的破绽,一旦有人靠近它身边,它就危险了。

随着一阵嘶嘶的尖啸,法老木乃伊一下子变成了许多个。巴米尔这个玩幻术的幻术师,居然也看不出哪一个是本体。

似乎感到分身无数仍旧不够安全,法老木乃伊又发出了一阵嘶嘶的尖啸,这一次地面冒出滚滚浓烟,数公顷的地面变成幽冥世界的大门,从那滚滚浓烟之中,不停走出烟雾缭绕的鬼兵。

这具法老木乃伊的实力确实高超,可惜他的对手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

就看到黑云之中的魔法师,猛地射落一道黑色光柱,径直打在滚滚浓烟之上。随着一阵怪异的钟声响起,通往幽冥世界的大门轰然关上,已经涌出的数千鬼兵,顿时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与此同时,米拉巴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右手掌心越来越亮,亮得刺眼,亮得逼人。

这是抽取了四周所有的魔法元素,凝聚而成的元素之核。

他这样做,除了要给法老木乃伊强力一击,更是为了让那具法老木乃伊,无法借用魔法元素。

让瑜伽苦修士和姓张的道士困住四只龙怪,等于先斩断法老木乃伊的一条手臂。抽光四周的魔法元素,相当于再断去法老木乃伊的另外一臂,这个强大的死灵生物就只剩下暗黑和亡灵的力量可以借用。

刺眼的闪光将大地瞬间照亮,那亮光比卜哥的强光术,更强百倍。

数千鬼兵甚至来不及逃脱,就在那无限光明之中彻底消散。

不过更凄惨的却是法老木乃伊本身,那枚元素之核直接命中了它的一具分身。

那漫天的分身大多是假的,只有十二个分身是真实的存在。米拉巴日同样也无法看透法老木乃伊的分身幻术,不过他早已经让预言师预测出了其中一个真实分身的位置。

一下子失去了身体的十二分之一,让法老木乃伊万分恼怒,但是它很快就发现另一件让它恼怒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飘满了毛茸茸的花絮,这些花充满了一种令它厌恶的力量,虽然并不至于伤害到它本身,却在不停地消融它的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法老木乃伊才注意到那四个精灵。

知道自己落入了别人的算计,法老木乃伊发出了绝望的嘶吼,它身上的那些绷带一下子断裂开来,化作漫天的腐朽尘埃,不过这片尘埃并没有飘散开去,而是渐渐聚拢**形,这个人形仍旧身穿金袍,头戴金冠,手握令牌。但是它所散发出的气息,却远不是刚才所能够比拟。

失去肉体,那个人形同样失去了发出声音的能力,但是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生物,全都听到了一阵令人心悸的嘶嘶之声,那声音直接钻进灵魂深处。

躲在地下的卜哥只感觉到眼前一阵发黑,脚一软差点倒下。

只听到“啪”的一声轻响,巴米尔手里的芯片砸在地上,摔成了无数碎片,盗圣米罗比巴米尔更加不堪,他手里拿着的魔法灯,不知道滚落在了哪里?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还没有等众人恢复过来,大地再一次震颤起来,这一次震动的幅度比之前都要大得多。

“快,回庇护所里面去!”卜哥第一个反应过来。

既然称作庇护所,它肯定有足够的防御力。

里面果然要安全许多,但仍旧能够感觉到那剧烈的震动。

“这就是顶级力量的对撞?真不是我们这种人所能够卷入,连在一边旁观都做不到。”巴米尔异常泄气地唠叨着,不知道是在为损失了一块芯片而痛惜,还是在为没有能够看到巅峰之战而懊恼。

“那具木乃伊是怎么回事?”盗圣米罗问道,问的当然是那只兔子。

“它打破了诸神施加的约束。当然,它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瞬间的强大换来的是彻底的毁灭,就算它事后想找一具尸体附身上去都做不到。”兔子说道。

外面的激战越演越烈,庇护所门口的地洞一点点地坍塌了下来。

突然发生在附近的一次爆炸,将庇护所连同周围泥土一下子翻了出来。

能够重见天日,并不让里面的人感到高兴,此刻他们情愿躲在地下,至少那里安全一些。

值得庆幸的是,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显然米拉巴日也明白,法老木乃伊此刻是什么样的状况。他并不打算和这个异变之后的怪物硬碰硬,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等那个怪物自行消散。

有了这样的想法,米拉巴日开始且战且退。

那个怪物当然不肯放过把它害成这样的仇敌,所以在后面紧追不放。

“快,我们的机会到了!”

那只兔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或许它早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其它人身手也不慢,卜哥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趁着巴米尔不注意,随手将庇护所收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都清楚,是下血本的时候了,巴米尔和哈塔卜各自撕开一张卷轴,一张是“终极隐身术”,另一张化作一道红光落在地上,转眼间变成了一个浑身冒着炙热岩浆的熔岩石魔。

随着一声轻喝,熔岩石魔当先开路,其它人全都跟在后面。

翻过山岭,就看到底下的城市。

此刻这座城早已经变得比特鲁贝尔更为凄惨,四分之三彻底消失,只剩大大小小的凹坑,剩下的那四分之一,也只看得到一些墙根和碎石。

“快看,那道白光!”盗圣米罗叫道。

其它人也都看到了,在被彻底夷平的城市中央,有一片圆形石台,石台上笼罩着朦胧的白光。

“很像把我们传送进来的那片白光。”巴米尔皱着眉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月神的宫殿在另外一个空间?”盗圣米罗问道。

“很有可能。”巴米尔点了点头:“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进去?进去之后能不能出来?”

没有人回答,老毛拉哈塔卜已经用行动说明了一切,老头飞快地朝着石台跑去。

盗圣米罗稍微犹豫了一下,也跑了过去。

这时就显出朋友这两个字是多么珍贵,马罗尼克也紧随其后跟了下去。

“我原本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人物。”卜哥自嘲一般说道,他将那只兔子放到了地上,也朝着石台而去。

托尔这个聋子自然在后面跟着,对他来说,谈不上忠诚,也不是为了什么友谊,只是卜哥怎么做,他就跟着干,现在的他根本就懒得动脑子。

看到四周就剩自己一个,巴米尔想了想,嘟囔了一句:“就留我一个,站在这里也是死,还不如搏一把。”

一脚踏进白光之中,四周顿时一变,卜哥发现自己站在虚空之中,在他的前后左右飘浮着十几道门,透过这些门可以看到门后面的景象。

每一道门的后面都是鲜花遍地,树木成荫,美不胜收,但就是没有宫殿房舍之类的东西。

这些都是月神的花园?卜哥突然间感到有些可笑,不过转念一想,莉斯迪是个女神,喜欢花,也没什么不对。

“不知道神灵住的地方有没有垃圾?”卜哥暗自想着。

随着他的心中所想,突然间一道门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推入了门里。

卜哥只感到自己一脚踏空,紧接着“噗”的一声掉落在一片松软的枝杈之中。他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就看到四周全都是断枝、落叶和残花。

一看到这些,卜哥差一点吐血,他居然真的被扔进了垃圾堆里面?

但这又怨得了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卜哥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既然那个姓张的道士说过他最近鸿运高照,应该不会太过倒霉。

更何况,一直以来,他都能够从垃圾堆中淘出宝物来。

一旦定下心来,卜哥就开始打量四周,这里并不是很大,长宽都只有数百米,尽头是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他就像是被锁在一个方形的盒子里面。他没有办法飞起来,所以不知道头顶上会不会也是一道屏障。

把庇护所重新放了出来,卜哥更感到安心了,至少用不着担心睡不好。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东西,想装什么都可以。

卜哥开始整理起四周的垃圾来。

这里最多的就是残花败叶和折断的枝杈,卜哥知道,这些都不是凡物。

外面那满地的青草,都拥有能够让动物变异的能量,这些由月神精心栽培的鲜花,怎么可能连草都不如?

想要把所有的残花败叶都搬回去是不可能的,幸好卜哥学过炼金术,虽然只学了一些皮毛,但是至少知道怎么把有用的东西萃取出来。

工具是现成的,巴米尔新买的那个拳头大的炼炉,就放在庇护所里面。

唯一让卜哥感到头痛的是,魔法元素容易萃取,但是那些特殊的能量却会渐渐消散。如果换成巴米尔或者哈塔卜,或许会毫不在意,对他们来说,有点浪费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卜哥不同,早年困苦的生活,使得节俭成为了他的性格的一部分。

一狠心,他把那些东西当作调料,涂抹在肉排上吃了下去。植物里面储存的能量,大多属于生命一系,按照姓张的道士的说法,就是大补,吃下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卜哥的感觉也是如此,除了精力变得越来越充沛,睡眠越来越少,他的魔力也在缓慢却持续地增加着。

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面,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卜哥的生活变得异常简单,翻找垃圾,把垃圾搬回庇护所,然后用炼炉萃取,完了之后,一部分收藏起来,另外一部分想办法吃掉,除了偶尔停下来休息一下,其它时间几乎都在重复着这些工作。

有时候卜哥会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只硕大的虫子,他的生活和虫子没有什么两样。

突然有一天,卜哥扒开一堆树枝,看到下面透出一缕淡淡的白光。

能发光的肯定是好东西,他连忙挖了起来。没有想到一挖,底下全都是灰屑,有树枝的灰屑,也有落叶的灰屑。

这实在有些诡异。

卜哥顿时小心起来,他从庇护所里面取了一根通条,将灰屑扒到两边。

灰堆的范围极广,直径有五六米,全部扒开之后,就看到里面埋着一朵花,那是一朵洁白的玫瑰,每一片花瓣都如同白玉般晶莹柔润。

那淡淡的白光就是从这朵玫瑰的身上释放出来,皎洁而又圣洁,看着它,卜哥首先想到的就是夜空中的月亮。

有些煞风景的是,这朵洁白的玫瑰被一根蔓藤缠绕着。

这根蔓藤有点像是菟丝子之类的杂草,大概有三尺多长,颜色墨绿,隐隐带着一丝金属光泽,蔓藤上除了十几片叶子,还结着七八枚果实。

这些果实有莲子大小,色泽深黑,上面布满了麻点。卜哥用通条,将蔓藤和玫瑰小心翼翼地分开,他隐约感觉到,这两种植物都不简单。

自从有了这个发现,卜哥在垃圾堆里面翻找得越发仔细起来,可惜他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把整个垃圾堆上上下下翻了一遍,也没有发现第三株类似的植物。

收获也不是没有,在垃圾堆的底部,他找到了许多沉淀下去的东西,大多是泥土或石子,也有树墩和粗长的树杈。

这些对神灵来说或许是垃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难得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