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真文明的悠闲生活

320 立威

随着僵尸一般的地府青年降临,全场一下子陷入了一片死寂一般,许多圣徒看向此人的目光,透出深深的忌惮,就算是那些老牌圣徒也是如此。

“死亡之子没想到地府居然把你派出来了,哼,我阵界的内政,岂是你所能了解的。”

原本端坐在宝座上的蔡天都猛然站了起来,眼中冷光电射,死死盯着那僵尸一般的骨甲青年。

“桀桀,这万木神界的管理员身份,我地府要定了,我奉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别到时候,囊中羞愧,丢了阵界的大好面子。”

骨甲青年死亡之子虚空渡步,缓缓降落下来,阵阵死亡气息弥漫全场,最终凝聚出一尊犹如骷髅头白骨组成的死亡宝座,端坐上去,伴随着他出来的,还有十八道妙曼身影,每一个穿着暴露的漆黑骨甲,只遮住了最关键的位置,**在外面的雪白肌肤,晶莹剔透。

这十八道妙曼身影,每一个都有倾城倾国之姿,气息极强,至少也达到了洞天阶以上的修为,她们环绕在骨甲青年周围,亲密侍奉。

蔡天都脸色阴晴变化,最终似乎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反口讥讽,不过这样一来,落在在场的无数圣徒眼中,无疑是阵界一系落了下风。

“没想到连死亡之子都出现了,难怪天都公子都得避其锋芒。”

“这死亡之子真有这么厉害?”也有对死亡之子的事情不熟悉的圣徒询问。

“啧啧,这死亡之子的身份可是极为恐怖,据说是死亡真君的儿子。”

“什么,死亡真君有儿子,怎么可能,死亡真君可是我们修真联盟五大真君之一,从没有听说过有儿子。”

“这可是秘闻,我也是曾经听长辈说过,据说死亡之子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地府女修士,在一次接受死亡真君的大型祝福时,有感而孕,诞下了死亡之子。”

“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等离奇的事情?”

“谁说不是,这死亡之子异禀天赋,天生就有神通,虽然死亡真君没有正是接纳他,却赋予了他死亡之子的称号。”

不少圣徒弟子开始暗中用神识议论这死亡之子的身份。

死亡之子端坐在宝座上,看着蔡天都知难而退,满意的点点头,目光扫视全场,最后落到了平台上盘坐的楚霄身上,死灰色的眼睛好像化为了一个死亡漩涡,要吞噬掉楚霄的所有生机,他阴森尖锐的声音传了下去,“你就是楚霄,听说你拥有八品圣徒的身份,很不错嘛,看来阵界也算是出了个像模像样的人,不过,你竟敢欺压本座的人,你可知罪?”

在不远处,地狱圣徒正在一群地狱堂圣徒的簇拥下冷笑着,上次被楚霄用八品圣莲压制,丢进脸面,甚至还被死亡之子训斥了一次,这让他对楚霄的怨恨更加强烈。

他相信面对强大霸道的死亡之子,就算是楚霄再嚣张,恐怕也得忍气吞声。

车辕神匠的亲传弟子又怎么样,没有实力,什么也不是,更何况,阵界跟楚霄之间,可不是不太和睦,绝对不会替他出头的。

“知什么罪?”

楚霄抬头看向死亡之子,脸色平静,淡淡说道。

“哼,你这是藐视我地府的大罪,识相的赶紧奉上万木神界的管理员身份。”

死亡之子冷哼一声,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散发出来,笼罩全场,犹如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死亡力场一般,身处其中的人,都有种死亡加身的恐怖感。

“是吗,看来你们地府是不想参加拍卖会了。”

楚霄似乎没有听到死亡之子的威胁一般,淡笑一声。

这落在死亡之子的眼中,却是赤.裸裸的藐视。

“你说什么?”

死亡之子猛然站了起来,更加可怕的死亡煞气散发出来,一种勃然大怒的情绪意志在酝酿,许多散布在广场上的无数圣徒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甚至一些弱稍一点的人,都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哈哈,死亡之子,他的意思是说,你们地府,没有资格参加拍卖会了,少了地府这个对手,我们其他势力,争夺起来岂不就轻松许多,各位,你们说是不?”

突然,一个豪爽粗犷的声音凭空炸响,就好像惊天雷劈一般,随即一道道紫色雷龙电蛇游走,形成了一片雷电之海,在这雷电之海中,一扇古朴的石门打开来,上面有着许多雷电的印记,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从中跨出。

这是一个壮实的男子,粗犷异常,身长九尺有余,浓眉大眼,方脸,给人一种豪爽之感。

他穿着一身紫晶战甲,上面有着许多的雷霆印记,甚至一道道细微精芒游走,在他的眉心,更有一道雷电印记,就好像形成了一只雷霆之眼般。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巨大的战斧。

这把战斧的体积,甚至比中年大汉还要大,好像门板一般,上面雷芒缠绕,道纹印记深刻,给人一种可以撕裂苍穹的无上威势。

不用说,此人叫蚩尤,虚仙强者,是来自刑天界,九大派系之一,掌管了羽化门的刑罚职责,势力之强,只在天庭地府之下。

“不错不错,蚩尤说得太对了,拍卖会的主办者楚霄让你地府退出拍卖会啊。”

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又一个派系的代表降临了,巨大的门户大开,可以看到无数的宝光从中照射出来,甚至这些宝光凝聚出无数的法宝的形态。

宝界!

代表的是炼器势力,许许多多的强横法宝就是出自宝界,甚至羽化门中的无数天兵天将傀儡,就是由宝界炼制而成。

这一个势力,掌控羽化门的天兵天将大军,势力之大,不可忽视。

此人是一个灰衣青年,两袖空空,双目温和,给人一种朴质平凡之感,不过仔细一看,却让人难以忘记,他脸带微笑,一看就知道属于姓格平和,很好打交道的一类人。

火天煌,虚仙强者,更是一名强大的炼器宗师。

“不错,你们地府还是赶紧主动退出去,主办者都发话了,你们地府没有参加拍卖会的资格。”

“正是此理,拍卖会的规则,一贯由主办者制定,说谁拍卖的资格,谁就有,你们地府已经被剥夺拍卖的资格了,还是一旁去看热闹吧!”

“哈哈,太对了,死亡之子,你也太大胆了,连拍卖会的主办者都敢威胁,看来你真以为是死亡真君的儿子,他老人家可没有承认啊!”

“死亡之子,你太不把车辕神匠放在眼里,怎么说楚霄也是他老人家的亲传弟子,居然当着阵界的的人威胁。还有蔡天都,你也太怂了吧,这么怕死亡之子,怎么说楚霄也是你的长辈,居然不维护长辈的利益”

嗖!嗖!嗖!嗖!

连续四道门户打开,四股强大的气息伴随着一阵夹枪夹棒的嘲讽声降临了,引得全场安静。

三男一女,代表的是羽化门另外四大派系,分别是丹界,万兽界,符界,轮回界。

丹界代表的是炼丹势力,甚至连灵植势力也包括其中。

万兽界,代表的是驯兽势力,而且在万兽界中,最重要的力量却是强大的神兽。

符界,代表的是制符势力,不过最关键的力量,却是研究人文这种三千大文的人文宗师,每一个人文宗师掌握了人文的真意,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已经参悟了人族的气运,正因为如此,符界才能够成为九大派系之一,而且是最不好招惹的一系。

至于轮回界就比较特殊,在这里的人,全都是拥有胎记,并且能够发挥出一部分胎记力量的人,换句话来说,他们就是有过前世的存在。

蔡天都脸色极为难看,不过强忍了下来。

死亡之子死死盯着突然降临的六人,脸色阴沉得可怕,一股死亡的气息好像凝聚成了实质,甚至形成了一件死亡披风在他身后飞舞,犹如一片死亡阴影一般,笼罩了在场无数圣徒的心灵。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稍微威胁了一下楚霄,居然引来了这种后果,如果因此,让他失去拍卖会的资格,后果是极为可怕的,就算他是死亡之子,也将会承受巨大的惩罚。

他脸色阴晴变化,最后冷笑一声道:“谁说我地府要退出,刚才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楚霄,你说呢?”

他最后两句话的威胁之意,极为明显。

本来,他以为楚霄会这么屈服了,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不过楚霄可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如果这死亡之子好好说话,他不会有任何意见,可是他一见面,居然用如此狂妄的语气威胁自己,如果自己不反击,岂不是说自己怕了对方,怎么说自己有着车辕神匠亲传弟子的身份,万万不能输了底气,要不然,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自己这场拍卖会恐怕也得乱套了。

楚霄绝对不允许有人搅乱拍卖会的举办,这死亡之子想做出头鸟,正好拿他立威了。

“如果地府想参加拍卖会,你就道歉吧!”

淡淡的声音从楚霄口中传出,刹那间,整个圣徒殿广场寂静一片,所有人脸上露出惊愕,甚至有人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来自几大派系的代表也都是错愕无比。

本来他们以为楚霄会借这个台子,化干戈为玉帛,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什么?你说什么?”

死亡之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我说道歉,否则你们地府,就不用参加了拍卖会了。听明白了吧!”楚霄抬眼看了死亡之子一眼,淡淡说道。

他相信,其他几个派系求之不得,少一个强劲的对手,意味着争夺的希望就会增加一分。

在这种大势之下,就算是死亡之子也得乖乖屈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