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元尊

第47章落情泪

字体:16+-

第47章落情泪

云空走近石台。

石台上只有一把腐朽的木尺,还断掉了一截。

云空已是发现,断掉的地方的符文与自己身上的腐朽木块是一致的。

云空将飞雪城主给他的腐朽木块拿了出来,放到腐朽的木尺上,那断口却是正好吻合。

“嗡!”

木尺微微颤动,断裂的地方已是完好如初。

“轰!”

随之,恐怖的气息已是从木尺上面爆发出来,木尺已是慢慢的变大了,向着深渊之中伸了过去。

片刻之间,木尺的另一端已是搭在了深渊中间那悬浮着的小岛之上。

木尺已是化成了长有着数百里,宽却仅仅只有数寸,仅容一脚的长桥。

如此远的距离,下面是黑雾弥漫,不见底的深渊,人从上面走过去,确实是对心理素质的一个极端考验。

更何况,在行进之中,也不知道会不会什么古怪的东西出现。

云空踏了上去,向着悬浮的孤独小岛而去.......

行不多远,果然有着状况出现。

从那黑暗的深渊之中,已是有着虚幻的鬼怪出现,张牙舞爪的向人扑了过来。

这些终究不过是些残魂执念所形成的东西而已,若是心志坚定,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但人在脚下万丈深渊,再面临鬼怪骚扰的情况下,心若是不为所动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

这种考验,却是比那残酷的拼杀,更为凶险!

而这虚幻的鬼怪不过是这长桥之上最低级的考验而已。

到了后面,鬼怪的形体已是较为凝实,已是似真正的生物一般,发出各种令人心神迷乱的叫声,冲击过来。

这已是强大的灵魂攻击了。

灵魂识海的境界低下的人,可以说,瞬间就能够被这种叫声将灵魂灭杀,化成这深渊之中的枯骨。

越到后面,这种冲击却是越来越强大。

让得云空不得不施展神术攻击,在危险之时直接将那冲击过来的鬼怪轰灭,才得以在生死之际转危为安.......

在这长桥之上,云空就煎熬了半月有余。

当走过长桥,踏到悬浮着的小岛之上时,云空却是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长桥之上的经历,是他进入泪雪泽以来最为恐怖的经历。

悬浮的小岛方圆也不过是数里而已。

上面却是一点都不荒凉,反而是生机勃勃,就如同人家的后花园一般。

也是有着青石小路纵横其间,还有着一座凉亭就在草木之间,与这生机勃勃的草木融为一体,显得极为和谐。

只是,若与小岛周围深渊之中迷雾以及更远处的荒凉结合起来,却是显得这里无比的孤寂,让人有着凄凉的感觉了。

云空心中喟叹,见此景,却是不由得想起自己来。

自己放到这大千世界之中,不也是如这深渊中的小岛一般。

呵!我想这些做什么!我终究是要成长起来的。

当我有实力能够保护我的亲人朋友之时,自然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云空定了定心神,却是沿着青石小路,向着小岛中心的那凉亭走去。

如果说飞雪城主想要自己带出去什么东西,那么就与那里有关系了.......

云空向着小岛中心走去,突然就看到一树鲜艳的桃花。

不大的桃树,就淹没在争奇斗艳的花园之中,本来也不是那么的显眼。

只是在这群芳争艳的时节,也不应该是桃花开的时节。

可那一树的桃花,鲜艳的很,好像从来都没有凋谢过。

好像有着别样的情绪缠绕在那里。

云空竟然不由自主的吸引,向着那里走了过去。

一树桃花就独自占了丈许方圆的地方。

树下干净的很,有着一大块青石卧在树下。

“春风桃花红颜笑,似开未开最有情;

一树寂寥独自开,烟草茫茫连天涯。

满腹春愁君与共?我心枯守尘世路。

可叹一枝如画、为谁开!”

云空在此景已是随口呤道,年少之时,除了修行,对于这些古老的经典也是读了不少。

此时也不过是将读过的东西掐头去尾的凑了几句,并非就是真正理解了其中的感情。

说实在的,自己也还不到十七岁,对于这男女之情,却是从来也没有过的。

“呼!”

突然风起,一树桃花却是吹得泛起漫天的红霞,美丽极了。

转眼之间,桃树之上,花已落尽。

却是结出一个桃子来。

桃子也不过是几个瞬间已是成熟。

“啪!”

成熟的桃子已是掉落下来,砸到了那青石之上,摔碎掉了。

血红的桃肉就像是一滩血。

里面没有桃核,只有着一面小小的铜镜。

云空过去将那铜镜拿了起来。

镜上中间是有着一道裂痕,却还是光亮的很,里面映照出一个人的影像来。

只是那影像却不是自己的,是一个陌生男子的。

真是蹊跷!

云空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将镜子收了起来。

再看那桃树之时,只是碧绿的一树叶子,再也看不到半个花瓣了。

有些古怪!

云空嘀咕着,已是向着凉亭之处而去。

那面小铜镜显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要找的东西还在凉亭之处。

凉亭之中除了一个普通花盆之外,空无一物,只有那无尽的空虚寂寞之意。

云空走了进去。

花盆之中只有一株枯死的兰花。

看着黑色的枯死的兰花,云空已是明白,若说这里还存在什么,那么就在这花盆之中了。

云空小心的顺着枯兰根部挖了下去。

当将那枯死的兰花挖出来之后,就看到在兰花的根部有着一颗明亮的珠子。

但细看之时,却是发现,那珠子只是一滴水而已。

云空伸手将那滴水从枯兰的根部摘了下来。

“轰隆隆~~~”

就在水滴落到云空手中的瞬间,整个小岛已是剧烈的震**起来,拿在云空手中的兰花也是在这一刻泛起了生命的气息,要复活了。

云空大惊,已是将那水珠儿和兰花分开收到了龙鳞袋中。

这一滴水可能就是这里最重要的东西了。

已是出了凉亭,就要向着自己的来路而去。

“什么人也别想带走我的东西,这滴落情泪只是属于我的!”

随着小岛剧烈的震**,已是有着愤怒的精神波动从深渊之中传递过来。

小岛已是向着深渊之中坠落下去,云空那里还能够找到原来的路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