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圣子

第七十七章 宁亲王的想法

正文第七十七章 宁亲王的想法[1/1页]刘桢道:“像先生这样的商业奇才,可是我们东汉国的财富,小王也是在适当的时候经过,这些都是往事了,先生不要这么客气。”

南柳叹道:“说起那帮土匪也真是彪悍,就连随队的几位武师都不是对手。”

“是呀,幸好我们的血精骑士团中都是经过铁血训练的人,要不然凭我一人也不可能救下先生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回忆着当初的事情,天宇在后边的书房中静静的听着,逐渐的明白了当初发生的一些事情。

那时候正是宁亲王在血精骑士团中服役的日子,有一次执行任务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南柳的商队,突然出现的一帮土匪让南柳的商队损失很大,如果不能顺利脱困的话,不仅是他们护送的商品,就连性命能不能保证都是问题,在万分危急的时刻,宁亲王正好率人经过,才救下他们,南柳对宁亲王千恩万谢,因为那时的他生意远没有现在这样如日中天,几乎所有的家当全都在那批商品上,从此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加紧密。

南柳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与他的努力固然是分不开的,但是如果没有宁亲王的那次相救,他也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子。

“王爷,当初如果你能继承东汉国的国,我想我们的国家一定发展的更好。”

话锋一转南柳说到了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

宁亲王一愣,他没想到南柳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让别人听到,光凭这句话,南柳就够死上十次了,作为统治者,不管是谁都不想自己的地位遭到任何威胁,宁亲王眉头一皱,心中也有几分感慨,毕竟自己当初的呼声是最高的,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道:“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东汉国在皇兄的手中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对我们来说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南柳一听,立刻压低了声音道:“如果王爷还有想法的话,在下倒是可以帮忙,也我们现在的实力,足可以作一些想做的事情,您看……”“先生你这是何意?”宁亲王怒道,虽然他很生气,但是声音同样压得很低,“刚才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见,我不想在听到这样的谈论。”

南柳是什么人呢?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如果连这点应变的能力都没有,那么他也不配拥有这么大的产业,立刻回转话题,道:“好,我们不谈论这方面的问题了,对了王爷,听说自从您到了如月城以后那里得到了长足的稳定,是这样吗?”见南柳转移了话题,宁亲王的表情顿时好转可一些,道:“那里以前确实是比较混论,而且又是边境,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那里的局势总算安定下来了。”

南柳微笑的点点头道:“王爷还真是一个治理地方的高手啊,这么难管理的地方都能让您治理的井井有条,在下还真是佩服呢!”两人之间又回复到了以前的谈话氛围中,“先生过奖了,能够治理好如月城也多亏得到了那里百姓支持。”

“既然那里发展的比较好,在下倒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王爷能不能答应呢?”空气中已经缓和下来的氛围,让南柳的一句话又充满了不安分的因素,宁亲王怕他再说到什么敏感的话题,先把南柳的后路断掉,道:“只要是本王可以帮助的,我一定帮忙,希望您的要求不要让本王感到为难。”

南柳一笑道:“怎么会呢?王爷一定能够帮忙的,您也知道我是一个商人,能够把握好商机是我成功的基础,所以我想今后是不是能在如月城中开设几家分店,毕竟现在那里的商业还不时很发达,如果能够早一天进入那里的市场,对我们今后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听他说出这么一个问题,宁亲王的担心立刻放了下来,如果能有这么一位商业中的巨头进入如月城对现在那里的百姓来讲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而且可以为自己以后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宁亲王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道:“这简直太好了,先生您放心,只要您能把生意做到如月城,对那里的百姓来说就是雪中送炭的举动啊。”

南柳笑道:“既然这么说我们可就说定了,您可以一定要支持我们的工作啊!”“那是肯定的。”

宁亲王嘴上这么说,其实心中的想法却是,只要你不给我添麻烦就是最大的好事了!二人之间的谈话,被书房中的天宇听的真真切切,此刻他连自己的呼吸都调到了几乎不可闻的境界,因为南柳还好说,但是宁亲王是什么人啊?那可是东汉帝国中有名的高手之一啊!要是让他知道有人在偷听他们的谈话,他会有什么样的反映呢?而且这其中有些事情还是比较机密的,联想到前些天南柳的计划,天宇猜想是不是那项计划能和宁亲王有关呢?但是他们后来的谈话一直都没有涉及到那个敏感的话题,一直到宁亲王的离开。

现在的天宇真想让南松快点回来,或许可以解决一些他心中的疑问,但自从这位大师伯走了以后就一直是杳无音信,离太后的六十大寿越来越近了,天宇的心不禁有点毛躁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天宇有点坐不住了,所以今天晚上他决定主动出击,先看看南柳那边有没有特殊的变化,今天宁亲王的到来,或许会让他们的计划有所变动也说不定呢?想到这里天宇微微一笑,又把主要的心思用到了修炼之上。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天宇从自己的房中出来了,北方冬天的夜晚时间明显长了很多,现在的他,没有必要特别掩饰自己,他毕竟还是这里的一个杂役,而且还比较受大老爷的喜欢。

装备好一切的他,直接像南柳的书房走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