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346、芳草蔓,天涯明月何年归

但此事不见公开的记录,庙宇代代相传,这一段隐秘渐渐深埋地底。百年之后,当地的民众只知这座海神庙,而大多不知当年的英烈祠了,出海前来此向海神祈福已成为一种风俗,却不知这风俗的由来。庙里供的“海神”是南海观音,它在当地又被称为观音阁。

及至清末、西风东渐,有西洋传教士来到这一带活动,聚集信众发展教徒,拆除了海神庙建了一座教堂。这个过程伴随着血腥,因为当地也有很多不信教的乡民不愿意,毕竟出海之前来到这里祈福已是二百多年的风俗。信众和阻拦者之间发生了冲突,发生过好几次大规模的械斗、死了不少人,但最终海神庙被推倒,教堂还是建了起来。

待到新中国成立时,教堂被废弃,当地老百姓拆了砖头拿回家垒猪圈了,但地基还留着。这里又成了一片荒坡,雨水从高坡上冲刷浮土掩盖,浮土上又长满了草木。

小黄鼬的思维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它既然找到了这片遗迹、印证了这里曾经真的有庙,当然也认为有一只黄鼬神龙曾在此修炼,于是又去寻找庙宇后那神龙的洞府。如果找不到也就罢了,偏偏它找到了,便对传说再无任何怀疑!

在那庙后的高坡下,古时或许真有山洞,但洞口早已坍塌被深埋,地底深处却有一个房子大小的地方,一进去便知是古时留下的修行洞府。洞府石壁上并无任何文字图片,但非常适合吐纳修炼,小黄鼬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将之视为自己的道场,常年匿伏不出、潜心修炼。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它全身的毛发渐渐变成了暗金色,也拥有了更奇特的天赋神通。小黄鼬不知道自己是变异金线鼠,只认为是在这里修炼的缘故。其实它也想过,那传说可能并不是指一只黄鼬修成了神龙,而是这洞府中的前辈可以变化各种面目示人。

它在此很有所收获,修为精进也比前些年快得多,自然不会愿意离开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那偶尔听到的传说引导它寻找到此地,果真发现了遗迹和那两块石碑,这就是它的精神寄托与所追寻的理想道路,小黄鼬的思想是很单纯的。

因为那传说发生在庙里,成了妖的黄鼬甚至改变了自己的习姓,自称居士从此吃素。也幸亏它已修炼成妖,否则普通的黄鼠狼是不可能以食素为生的。大约在三年前,这小黄鼬终于历魔境劫凝炼妖丹成功,假如换成别的妖修,可能化为人形设法混入红尘。但这只黄鼬妖却没有那么做,一方面此地适合修炼,它找不到别的更好的洞府;另一方面它也是懵懂不通世事,假如离开这里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类妖修全凭自悟修行,也借助混迹人间的种种见知,凝炼妖丹之后的小黄鼬境界更高、法力更深,发现这座洞府还另有讲究,有先人布置好的法阵,施展法力运转便可形成守护结界。结合它的天赋神通,这结界宛如金光环绕可攻可守,假如遇到危险,就算有人能攻到这深埋地下之处,它也多了自保的手段。

成天乐他们在外面做手脚,小黄鼬原本自信能守住洞府让他们知难而退。结果发现对方布成法阵把它困住了,这才觉得不妙。它躲的地方深达地下十余米,想强攻进来很难,而且能发动结界护身耗下去。

但被人困在洞府中终究不是办法,死守只是无奈之计,小黄鼬突然发现那法阵出了破绽,抓住机会便想遁出包围圈。本来明明能突围的,结果却失算了,莫名其妙被挡了回来,再想钻回洞府也未能得逞。幸亏成天乐没想伤它,而是将它拿下问话。

成天乐听完之后也暗道一声侥幸,假如这金线鼠不是看准破绽突围的话,就跟他们玩老鼠不出洞的把戏,想抓住它还真不容易。那洞府太深、又有法阵结界守护,就算动用各种手段强攻,不惜代价、花费功夫破了洞府结界,其结果恐怕是玉石俱焚、伤了金线鼠的姓命。

讲完自己的经历之后,金线鼠最后道:“我有一个愿望,也是我在这里修炼的愿心,就是希望那碑记上所说的事情能够成真,所以想保护那遗迹。”

宋召南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假如我也是黄鼬成妖,与你一样的经历,恐怕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你还是不太懂事,真想这么做要自己付出代价,世事自有它的规律和规矩,你应该去劝说别人或者自己努力,将此地按你的愿望去开发,而不是单纯用那种方式阻止别人做什么。……成总,前因后果都清楚了,你想怎么处置这位黄大仙啊,又打算给岸达公司那边什么说法?”

成天乐:“黄大仙是抓住了,事情也搞清楚了,我还想请教宋教授该如何圆满的善后?你比我有见识也比我有学问,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若能拿出一个方案来,我就照着做。”

恰在这时宋召南的电话响了,是岸达公司的老板李立打来的。李立知道成天乐与宋召南这两位“高人”今天夜里要对付黄大仙,终于还是没忍住打电话过来问问情况。

宋召南接通电话答道:“李总啊,这边已经搞定了,情况可能比较复杂,我正在与成总商量该怎么处理呢。……这样吧,今天下午就在你的办公室,我们过去好好谈谈。……放心,问题已经查清楚,成总这样的高人出手怎会没结果呢!”

挂断电话后,宋召南打了个呵欠,看样子显然是倦了。成天乐问道:“宋院长,你没告诉李立我们抓住黄大仙的事?”

宋召南点了点头道:“是啊,这种事情很难说清,而且我还不知道成总想怎么处置它?你要我帮你想出个解决方案,先得自己有个主意才行啊,你是怎么想的呢?”

成天乐看了那金线鼠一眼道:“我还没太想明白,需要和这位黄大仙居士再私下聊几句。宋院长,你也累了一夜,先回酒店休息吧,我中午再过去找你商量。”

宋召南起身道:“那我就在酒店等你,你也不要太为难它,凡事都可以想办法的。”

宋召南走后,成天乐将黄裳等三妖都叫了过来,他们就在别的工棚里呆着呢。等人都到齐,成天乐站起身来拢住声息道:“小黄鼬,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还不清楚自己是何种异兽、也不明白为何毛发变色有护体金光。那黄鼬神龙的传说我不明真假,古时应该确有高人在此地修炼,否则也不会有那座洞府。但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一种异变,你是金线鼠!”

别说那金线鼠,就连旁边的三妖也是一愣,他们以前也没见过黄鼬妖,刚才斗法时就觉得这位“黄大仙”天赋神通奇特、很难对付,却没有想到别的。黄裳与吴燕青对望一眼,露出恍然之色,他们听过有关金线鼠的传说,但了解的并不是很具体;而禇无用和那黄鼬妖同时问道:“什么是金线鼠?”

成天乐坐了下来,慢条斯里的讲述了他所知的有关金线鼠的记载,最后说道:“小黄鼬,你在洞府里躲的很好,我把你逼出来才发现了你的身份。这些年连你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假如你暴露了行藏,处境可能很不妙!”

那金线鼠已经有点听傻了,修炼了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什么!过了半天,它突然哎呀叫了一声道:“不好,我可能早就被人发现了!两年前有一个女的来过这里,偶尔看见了我,然后围着我的洞府转了半天,我能感应到她在以神识法力查探,然后就走了。我当时吓的好些天没敢出来,后来再也没有看见过她才放心。”

黄裳插话道:“根据成总所说,金线鼠修成气候极难,恐怕所谓的劫难也包括世间修士的窥伺。有人发现了你,只因你气候未成,所以才没有动你。等到你成了气候的那一天,恐怕就会被人收服驱使,因为你早就暴露了。”

成天乐突然皱眉道:“刚才动手的时候,我莫名觉得有人在暗中窥探,但却没有任何发现,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

黄裳和禇无用摇了摇头,吴燕青却说道:“听成总这么一提起,我当时好像也有点感觉,就像被人盯着看,但也没发现什么。因为当时成总确实盯着我们在看,我便没想到别的可能,可是现在仔细一回忆,被成总看不应该有那种感觉的。”

黄裳又对那金线鼠道:“小黄鼬,今天算你碰到天大的运气了!成总并不是来收服你这异兽的,而是帮这里的业主解决问题,碰巧发现了你的身份、还好意告诉了你。金线鼠想成气候极难,就算将来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你已经露了行藏、必定会被人擒走。

世间各派修士传承法诀以及豢养灵兽之法对金线鼠的修炼帮助都不大,落到他们手里你的下场难测。幸亏成总宅心仁厚,动手时没有伤你,让你自知处境。成总是精通各类修炼的高人,不瞒你说,我们都是得到成总指点的妖修!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