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秋生

第466章 审讯展志辅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审讯展志辅

王建新队长说,怎么执行经济案他管不着。现在所关押的是刑事案件犯罪人,他们犯的是绑架、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持有警械,外加无照驾驶。

诸太平威胁王建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他提这样的条件是不想把事情搞大。他还警告王建新,别给脸不要脸。

刘萍补充说,外面正门及两个边门上的封条就是他们贴的。由于他们的带头才让各法院争先恐后的贴封条。

这是正事,张秋生开口了解具体情况:“我们到底欠他多少?是因为什么原因欠的?”

刘萍叹口气说:“这是工展中心所有债务中最莫明其妙的几件事之一。合同标的是五十万件汗衫,也就是我们麒林人说的老头衫。标的额是二百五十万。也就是说每件五元。

可是无需专家,任何人都知道这种汗衫只能两元一件,还是零售价。麒林市只有六十万常住人口,工展中心一次性就采购了五十万件,每个成年男性要摊两件还不止。”

张秋生问:“知道原厂家么?”知道,连洲省会岭市针织厂。张秋生又问:“能与这个厂联系上吗?问问他们这汗衫确切的是多少钱一件。”

刘萍点头,马上就去办这事。这事也好办,包装箱上就印有地址与电话号码。

张秋生又问王队:“那个什么诸太平不能抓他吗?”

王建新搓手,搓了一会手才说:“我真的想把这家伙抓起来。太他妈嚣张了。可是没理由啊。那些抓人,非法持枪等等也不是他干的。”

张秋生掏出两包中华烟,扔了一包给王建新。拆开另一包,扔了一支给王建新,自己叨了一支,然后说:“他能将豆腐卖成肉价,必定与工展中心有勾结,可以查查。查出来就以合同诈骗,行贿罪抓他。”

吴烟眼睛一亮,立即插话说:“这个合同我看过,上面业务员一栏直接就是总经理展志辅。当时我就奇怪。”

张秋生问王建新能不能找这个展总经理谈谈。王建新说,展志辅已被检察院刑事拘留,找检察院的人大概可以去看守所见。

张秋生又问能不能带他一道去。王建新看了看张秋生说:“恐怕不行,你这模样看着就是中学生。”

张秋生请王建新等一下,说:“我稍稍去一下,把模样弄老一点。”王建新笑着说:“就你这样,能弄大一点就可以了,还弄老一点。”

五六分钟后,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青年进来,对王建新说:“王队,我们可以走了吧?”标准带京腔的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