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怀孕啦

第三十二章 怀孕啦

为了准备濮阳天麟继任太子之位的事宜,濮阳凛月这些天可以说是忙得天昏地暗,就连陪伴紫鸩的时间也少了。

而小家伙也因为这几天身体“抱恙”而没有到处捣乱惹事了。

夜,变得深了。

“父皇回来啦!”

推门而进的濮阳凛月轻轻的皱眉,很显然对于大半夜还未入睡,在床榻上打滚的人儿感到不满。

“小东西,怎么还不睡?”

“鸩儿一个人睡不着,想父皇……”见濮阳凛月走过,紫鸩从床榻上翻身起来,张手就要讨抱。

之前那几天会轻易入睡,就是因为身体累极的原因,随着身体康复,他的精神来了,没有濮阳凛月陪伴,想要入睡似乎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伸手抱过那软软的纤细,人儿,濮阳凛月低头就在紫鸩的额上落下一吻。

“身子还痛么?”搂着紫鸩坐在床沿,让他坐在自己怀里,濮阳凛月伸手柔柔紫鸩的腰身。

“不疼了……”虽然依旧对于情事了解不深,但是紫鸩还是懂得他父皇意有所指。

只是在回答的时候,他白晢的小脸儿会不自觉的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红晕,煞是迷人。

听到紫鸩的回答,濮阳凛月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修长的手缓缓的抚上紫鸩纤细的腰儿。&……&.

“既然鸩儿还不想睡觉,那么便和父皇做点别的事情吧……”金色的眸子中闪烁着精锐的光芒。

“做……啊——”

紫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呗濮阳凛月压倒在床榻上。

“就是做这样的事情咯!”

眼中笑意加深,紫鸩还来不及说着什么,红唇就已经被吻住。

随着紫色衣衫和月白色的袍子从床榻上滑落在地,很快月皇殿内就飘起一阵轻轻的轻吟声。

……

天渐渐的露出了鱼肚白,一色光芒从窗外摄入月皇殿之内。

床榻之上,紫鸩趴在**床铺之上早已经晕头转向了,他白晢的娇躯之上更是印满点点显眼的红色印子,足以可见他是被人狠狠的疼爱了一番。

“今天要乖乖的,父皇上朝了。”濮阳凛月穿戴好衣服后,伸手摸摸趴在床榻上累垮的人儿软软的发。

“恩……”含糊的应了一声,紫鸩继续呈现死尸状态。

好累……腰好酸……

意犹未尽的低头在紫鸩的脸儿上落下一吻,濮阳凛月才转身离去。

紫鸩这么一睡,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也许是因为濮阳凛月临走前吩咐过,所以并没有人来吵他,让他睡到自然醒。&……&.

在被窝内磨蹭了片刻,紫鸩忍着身上的酸痛坐起来,肚子也正好发出一声咕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