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镜

第三十四章 白虎辇车 碧霄玉册(三)

余慈思考问题,这边就有冷场的趋向。

白秀峰也不在乎,引着余慈继续前行。原本存放太渊惊魂炮的底舱,已经是整艘船里防御最强的地方,也是终点位置,但随着里面的宝物消失,很显然又做了改造。

一行人等于是在底舱绕了一圈儿,又走上甲板,此时早已有人在外面等着。见他们出来,便上前禀告,道是飞魂城派人到此,请求登船参见余真人。

飞魂城?那边又有反应了?

余慈面色不动,心里却是计较:飞魂城位于东海之畔,是北地三湖的最东边,和月前大战发生时的三环城,以及洗玉湖,恰恰形成了一个钝三角,间隔亿万里,移山云舟都要飞行半年时间。

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赶到,就算移山云舟也在移动,常规手段也绝不可能,必然是有特殊法门。

貌似比较急切啊……

他问了一句:“来者何人?”

“通名为大巫仓攸。”

余慈知道此人。据说他战力不是特别出众,却是夏夫人一系的中坚,常常作为夏夫人的代言人,活跃在各种场合。

显然,说是飞魂城使者,其实就是代表夏夫人而来。

余慈转眼看向白秀峰:“如此,就借贵阁之地一用。”

“哪里,这是应有之义。有沈掌柜在,定然会安排妥当。”

白秀峰看起来倒是很明白自己的权责,但他随即展颜一笑:“只是眼下,容我越俎代庖一回……”

说话间,他目视左右,当下便有人引来一座辇车,其形制轻巧,车壁仅遮半身,通体镂空,有飞仙之图,其内空间约可乘两到三人,辇上覆曲柄罗伞,其色青碧,通体倒也雅致。

不过最醒目的,却是挽引辇车之人。

那是四位青衣女子,均是容色上佳,着短襦长裙,臂挽丝带,袖纱通透,香肌光泽隐现,看起来个个纤细柔弱,偏行此劳力之事,反衬得几分别样意味儿。

白秀峰便道:“船上空间广大,会客之所,远在二十里外,当有一代步之物。”

“哪有这么娇气?”

余慈是不以为然的,二十里路,也就是几步路的功夫,这样拿捏姿态,有什么意思?

刚刚还觉得白秀峰此人没有商贾之俗气,没想到这里又露了形迹。

白秀峰却是笑道:“敢叫真人得知,其实这也是敝人借机做一桩事:是谓‘物归原主’。”

“哦?”

“真人请看,这车壁之上,降真飞仙之图……”

在白秀峰的指引下,余慈上前几步,仔细观察,但见图中描述的景致韵味,确实都是玄门气象,不免就想,难道是上清宗鼎灭之时,流失出去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