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系列

第九章 事如春梦了无痕

这是条精美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本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而华丽的感觉。

阳光灿烂,海水湛蓝,海鸥轻巧地自船桅间滑过,远处的海岸已经只剩下一片照脆的灰影,船舱下不时传来娇美的笑声。

这是他自己的世界,绝不会有他厌恶的访客。

他已经回来了,正舒舒服服的躺在甲板上,喝着用海水镇过的冰冷的葡萄酒。

只可惜这时侯车马忽然停下,他的梦又醒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懒洋洋的坐起来,车窗外仍然是一片黑暗,距离天亮的时候还早得很。

──车马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停下?难道前面又出了什么事?楚留香已经发现有点不对了,就在这时,车厢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拉开,一条黑凛凛的大汉铁塔似地站在车门外,赤膊、秃顶,左耳上接着个闪亮的金球,身上的肌肉一块块凸起,黑铁般的胸膛上刺着条人立而起的灰熊,大汉的肌肉弹动,灰熊也仿佛在作势扑人。

三更半夜,荒郊野地骤然看到这么样一条凶恶的大汉,实在很不好玩。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老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是我的胆子小一点,岂非要被你活活吓死?”大汉也不说话,只是用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瞪着他。

楚留香只有再问他“你是不是来找我的?”大汉点了点头,却还是一声不响。

“你知道我是谁?来找我干什么?”楚留香又问:“你能不能打开你的尊口说话?”大汉忽然对他咧嘴一笑,终于把嘴张开了,露出了一嘴野兽般的森森白牙,就好像要把楚留香连皮带骨一口吞下去。

楚留香吓一跳,倒不是因为他的样子可怕而吓一跳。

就算他真的要吃人,楚留香也不是这么容易就会被吃掉的人。

楚留香之所以被他吓一跳,只不过因为他忽然发现这条大汉的嘴里少样东西,而且是样最不能少的东西。

这条大汉的嘴里居然只有牙齿,没有舌头。

他的舌头已经被人齐根割掉了。

楚留香苦笑,“老兄,你既然不能说话,我又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说怎么办?”大汉又咧开嘴笑了笑,看起来对楚留香好像并没有恶意,而且好像还在尽量表现出很友善的样子,但却忽然伸出一双比熊掌还大的大手去抓楚留香。

原来这条四肢发达的大汉头脑也不简单,居然还懂使诈。

可是楚留香当然不会被他抓住了,这一点小小的花样怎么能骗得过聪明绝顶的楚留香。

就算他的手再大十倍,也休想沾到楚留香一点边,就算有十双这么大的手来抓他,楚留香也依然可以从容游走,挥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