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帝

第二十章 孟天行现身

“姬阳,你不得好死!阿噗!——”

罗荒大口喷血,脸面急剧扭曲而起,染血的身躯不可抑制的震颤。

落败,意味着被钉在耻辱柱上,受尽折磨而死。

罗荒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心中憋屈万丈,为什么,他明明比姬阳强大,却还是被击败了。

“曾有一位友人跟我说,当别人越是愤怒时,我们就应该高兴,而不是跟着愤怒。”姬阳漫不经心的说道。

“阿噗!——”闻言,罗荒再次喷血,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随着罗荒倒下,此间陷入短暂的死寂,而后前所未有的惊呼声铺天盖地,吞没方圆数十里。

“罗家第四天才罗荒被打倒了?此行不虚,我等见证了一位天才的崛起!”

“不服不行,变异血脉暴走,都没能拿下姬阳,看来耻辱柱是罗荒注定的归宿!”

“以弱胜强,越级而战,暴走流对抗波动流,这一战太经典了,以后不能再小看姬阳了。”

各种排山倒海的声浪将姬阳淹没,他站在那里,目光清冷,享受被数千人膜拜,让他热血沸腾。

强者,应如是,受到万众敬仰,顶礼膜拜。

远方,一坐古木最高处,一位素衣少女亭亭玉立,一双迷眸如轻水,波光流转,目睹这一战起落,而后轻语:“有趣。”

一处净土之中,至高主宰深邃的目光从灵树原收回,微微点头,却又摇头,不知否认什么,肯定什么。

然而,得到这位至高主宰的亲自关注,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认可。

生肖角斗场中。

一股狂风无中生有,将昏迷的罗荒束缚,而后被卷到高大耻辱柱上,一股无形吸力将他锁住。

上古誓碑重新崛起,两人以血立下的誓约正在发挥作用。

“啊!——”

黑色的火焰自角斗场下方涌处,弥漫全身,罗荒受到煎熬,陡然惊醒,咆哮震天地。

“姬阳,你等我,我一定会再去找你的!”罗荒痛苦嘶吼,肉身在黑色火焰烧断之上,迅速黑化,但他的信念却坚定得惊人。

“等你走下耻辱柱,再与我谈这些!”

姬阳声音冰冷,捡起唯一的战利品,罗荒断成两节的玄铁长矛,穿过角斗场守护光幕,离开角斗场。

光幕松动,胜者离开,战败者被钉在耻辱柱上,外人无法进入,直至七七四十九日后,亦或是那个战败者死在耻辱柱上,光幕才会撤去。换言之,被钉在耻辱柱上,这是定局,没有人可以改变。

这便是上古遗迹的残忍之处,绝非儿戏。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四弟怎可能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