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虚空

第二章 隔墙有耳

传鹰辞别了碧空晴,连夜赶路往成都。

他体内气来而复往,去而复还,生生不息,一点疲倦的感觉也没有。

心中惦记看祝赫二人,恨不得长出翅膀来。

他放弃了从官道快马狂奔的方法,穿山越岭,专抄最快的山路急行,不到叁日叁夜的时间,抵达宜昌。

成都在两日行程内。

照他估计,他现在应该比坐马车的魔教凶人,最少要早到了一天。

传鹰豪气大发,心想不如在这里待上一日,找血手厉工来试试他的厚背长刀,乾净利落地解决了整件事,胜似日後纠缠不休,於是找了一间扼守进城要道的客栈,住了入去。

房间素整洁。

传鹰端坐**,默想战神图录上的诸般秘景,不一刻进入天人交汇的境界。

天地重归寂静。

客栈内每一下步声、谈话声,甚至旅客在**转动的声音,也给接收到传鹰超人的听觉内去。

所有杂念被驱逐出他思想的领域外。

街上的车马声,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发生,叉似近在耳边。

传鹰逐渐收摄心神,整个人的受想意识愈来愈凝,逐渐把所有声音置诸脑後,便俨迅速离开声音响处,所有声音从他的灵智淡出。

无念无想。

就在这一刻,他被一段对话吸引了他的灵神。

吸引他的并不是说话的内容,而是说话者的杀气。

当日传鹰受伤躲在马厩,感到一股邪恶的力量在附近,原来是魔教的凶人在搜索他。

随後向无踪出现,传鹰的精神有若一个无形的探测工具,感知了向无踪的善意,便是这类超越日常感官的精神感应。

传鹰暂止了精神往更高层次的旅程,集中能力,专心窃听那段对话,其他的声音立时变得模糊,只下那充溢杀意的对话声音。

一把沙哑的声音道:「姓周那小子的路线摸通了没有?」另一把尖锐刺耳的声音道:「老大留下的记号,指出姓周的可能知道了风声,将会於今夜趁黑赶路,哼!岂知这正给了我们搏杀他们的最好机会。

」沙哑声音道:「只是我们两人,便足可迅速干掉他们,何须待至路上才动手。

」尖刺声音道。

你有所不知了,姓周的也不是易与之辈,虽然从事正行买卖;却是少林派俗家弟子中的表表者,况且他随从中还有好几个硬手,老大不想留下手尾,所以才召集我们七人全体出动要求一击成功。

跟着压低声音道:「况且这次的酬劳惊人的优厚,足够我们两年花用,老大特别谨慎。

跟着发出一下奇怪的声音,看来是吞了一下口水,道:「那妞儿的确很美,确是我见尤怜。

」两人一齐**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