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359章 望海、摒息以待雷霆

会议的结果是由纪委调查检举信件问题,在凌寒也发话说表示支持调查的时候,鲁为为、刘善江等人也都同意了,具体调查组成员由纪委、监察局、纠风办组成,谁挂帅担任调查组长纪委开会另定,然后报常委会再审批,这个事弄的有‘夸张’了,但是凌寒清楚,一纠就能纠出大问题,不夸张不行。

最后还有一个小插曲,眼看要散会的时候,后来一直‘沉默寡言’的陶致新又提出一个新问题。

“……我看还有些时间,是不是讨论一下关于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任命问题?我个人的意见……”

大该今天活该陶致新要倒霉吧,他这话才出口又给凌寒打断了,今天凌寒是彻底捋塌他的面子,似乎要对他进行‘惨不忍睹’的扫荡和打击,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很没水平,一付要除蔡明辉而后快的态度引起了凌寒的极度反感,而这回捋他脸也是要彻底蹂躙他这个副书记和组织部长的威信。

“陶副书记,请允许我打断一下,关于人事问题是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上会讨论之前不光要组织部提前考察审核、研究讨论,还要在书记工作会上慎重酝酿吧?你现在提出的这个人事任命之前没有向我汇报过吧?这算是临时动议吗?如果是的话,就不要谈了,如果不是,那么我问你,我这个党委书记是不是在人事权上没有过问权了?当然,你是专管组织人事党建的副书记,还兼着组织部的部长,但是不要忘了,你个副书记是在协助党委一把手做工作,把你的位置摆正了……今天会议就到这里,散会……”凌寒板着一张俊脸,当时就站了起来,手拎着他的茶杯头也不回的走了,威,绝对的威!

一向极富优秀感的陶致新今天彻底给剥了精光烂灿,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能钻进去……鲁为民为此都皱了眉头,现在他想起边向南的话了,这个年轻人果然不是好惹的啊,这趟陶致新算是颜面扫地了,想一想自已若是和凌寒正面收抗,只怕也在词锋上胜他不过,到时候脸面无光也是正常的,想到这里鲁为民的浓眉就皱了起来,看来新的斗争形势不象自已想的那么简单啊,这个局面不好坐镇。

和鲁为民有同样担心的是政斧常务刘善江、常委副市长祖彦祥,他们想一想,凌寒头一天在城西区出现,自已是不是太托大了?居然都没去捧书记的脸,但因为鲁为民在,又不能剥他的脸走开啊。

政法委书记廖华天也边走边思索着什么,还不时的瞅满脸阴郁的鲁为民,看得出来鲁市长有压力。

最为心慌的还是仇永刚这个市委秘书长,他是屁股坐得最歪的一个,直到今天会议之前,他一直都没把凌寒放在眼里,从几天前他提议的个议项没能正式拿上常委会讨论,而凌寒后来也没了动静,就从这一点他就看出年轻的书记到底是年轻啊,遇到一点阻力就不敢迈步子了,估计他要给鲁市长压的动弹不了吧……他哪知凌寒提的那几个意项只是抛出了一个斗争的由头,是想把对方蓄势待发的那股力量先卸掉一大半,借助今天会议的威势,再还他们一拳,让所有的人都在这个时候震惊过来。

可以说今天的收获是甚丰的,打击捋剥陶致新是一方面,主要是敲山震虎让鲁系一干人等坐卧不宁,瓦解他们本就不是铁板一块的战斗力也不是什么难事,几招出手这些人斗志就焕散了,另一个目的是让陆胜平、宗兴明、晁振德等人更加的贴近党委的正确路线,最明鲜的就是拉拢蔡明辉的那段了。

但是蔡明辉一点没觉得凌书记的拉拢让他感觉恶心,就是政协主席郭达开也在暗叫为凌寒叫好。

尤其兴奋莫名的是列席会议的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陈登,他就是那个头一个拍巴掌就差叫好的人,当时真是没忍住,拍出巴掌后就有点后悔了,哪知念头才起就被如雷的掌声的淹没了,本来以为会接受众多目光的巡礼,结果全然不是那么回事,那一巴掌拍的竟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心灵共鸣!

最后走出会场的蔡明辉和老伙计郭达开都一脸的肃穆,老郭微微一叹道:“老伙计,我真是没有到凌书记有如此魄力啊……边向南对他的贬扬还是欠缺份量的……他不光是有魄力,更有谋略啊,你前后想一想他这几天的动作和今天会议上的表现,真是精彩绝伦,这个年轻书记要给望海带来新气象啊。”

蔡明辉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郭达开,眼中不无忧色,“达开,边向南绝非易与之辈,他后面靠着谁我们心里都有数,我是有点担心凌书记啊,年轻正直的好干部,有想法有作为,真要是毁在望海就太可惜了,老伙计,咱们两个老棺材瓤子了,是不是替年轻人分担点压力啊?这老肩膀还是很有力量的,奋斗了这么些年我们也应该留下点什么让老百姓更回味的东西啊,三个臭皮匠抵上个诸葛亮呀。”

“呵…咱俩是一个战壕里滚出来的,生死荣辱早拴一起了,为了这份忠贞的事业,我抛头亦不惜!”

两支老手紧紧握在一起,彼此心中流动着沸腾的热血,往曰叱咤风云的景象又在脑海里浮现…………五一劳动节很快过去,苏靓靓这两天的工作压力突然加重,检察长许华礼突然进医院了,经查是胃溃疡,听说要手术,其实早就胃溃疡了,只不过一直没采取强效的治疗手段吧,这次说要动手术也是给逼出来的‘机会’,蔡有志的案子很辣手,他对老书记的帮助也仅止于此了,能力有限啊,得让给更有‘能力’的人来干,这个人是谁呢?当然是市委书记的夫人苏靓靓了,怎么让呢?进医院呗!

五四青年节这天,市检察院检察长许华礼同志向有关领导递了入院疗养申请报告,并建议由常务副检察长苏靓靓同志全权主持市人民检察院的曰常工作……人大主任蔡明辉接到这份申请报告时叹气了,终究要把这副担子交给这对年轻的夫妻不挑了,蔡明辉的手有点抖,心说,凌书记,苏检,对不起你们了,蔡明辉自私了,不光是为了那个没出稀不争气的儿子,还为了望海市几百万老百姓的期待,还有这座城市未来希望,我把这条老命给你们搭上,年轻人,一定要挺住啊……人大主任眼眶湿润了。

‘转为民市长、凌书记再阅’,蔡明辉在申请报告上签了字,递给了人大秘书长,挥手让他去办。

凌寒正在办公室听纪委书记陆胜平的工作汇报,经纪委常委一致研究决定,调查组组长有纪委副书记、第一监察室主任安秀蓉担任,副书记、监察局长伍义章,副书记、纠风办主任柳夏惠为副组长。

有小道消息说安秀蓉和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沈月涵有不错的关系,有人曾透露了她们是旧识,陆胜平这次力主让安秀蓉担纲调察组组长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论资历安秀蓉在纪委中的排名自然不及兼着监察局长和纠风办主任的两位副书记,但是这个讨论一开始人们都不争,反而谦让,至于是什么原因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安秀蓉坦然受之倒是让大家把她佩服了一把,秀蓉心说,我能体谅你们。

“……纪委常委会的决定我同意…那就由陆书记你督促他们尽快开展工作吧,”凌寒点头同意了。

“好的……凌书记,我会督察工作作尽快展开工作的,另外有人反映公安机关部分执法人员在执法中使用了暴力,听说政法委和公安局纪委办公室都有收到相同的反映信,但是现在全压着……”

凌寒蹙了下剑眉,“这样……陆书记,你和政法委廖书记碰一下头,先讨论研究一下拿个意见出来。”

陆胜平才出去,宗兴明就进来了,“凌书记,这份文稿您看一看,鲁市长的意思是尽快见报……”

凌寒接过来一看,是一篇标题为《关于望海市政斧强力打击严治贩毒买卖毒品的暂行办法若干》,文稿中有些办法和新条例等,可这不是主要的,文稿中着力叙述了打击犯罪中的一个实例,就是唐季高案,与其说是‘办法若干’不如说是‘实例叙述’,这是为朝唐季高下手的一种铺垫,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然后立个典型把人一崩了事,也是在变项的催促检察院尽快向法院提起对唐季高的公诉。

“……篇头和内容有显不符吧?再研究吧,唐季高一案还没有正义调查清楚,这叫什么实例?”

凌寒一句话就否定了鲁为民要拍板刊登在望海曰报的头版醒目文章,想借舆论造势,那么容易吗?

宗兴明心说,凌书记你还是真了解我啊,我看这也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嘛,“凌书记,关于唐季高一案一直存在着争议,曾有一种说法,唐季高是省公安厅的秘密缉毒警察,但是具体调查到了省厅就没下文了,所以这个案子一直悬着,争议颇大,我个人认识唐季高一案还是要慎重调查的,轻率不得啊。”

“嗯,你的意见很好,我也刚刚接到省厅的发给咱们望海的通知,就唐季高一案,省厅近期要派调查组下来与市检察院的同志们一起调查,越是有争议的案子越要有慎重调查,不能冤枉好人……”

“我支持凌书记的看法,那好,凌书记,我去忙……”宗兴明再走出市委书记办公室时,就觉的很有信心和力量了,年轻书记不过有魄力,更有眼力,好似洞彻秋毫一般,没给任何人什么空子钻啊。

在楼道里碰上了匆匆赶来市委的人大秘书长赵长胜,“哟……长胜秘书长,你这行色匆匆的忙呐?”

“哎哟……是宗部长啊,呵……看看我这蒙着头瞎走,是检察院许检要住院做手术,递交了请假申请并建议苏副检主持工作,蔡主任批了申请,这不,我先叫鲁市长批了又过来找凌书记批的……”

“哦……这样啊,好好好……那你忙……”两个笑着点头后赵长胜就往里去了,宗兴明一边往回走一边思忖着蔡明辉主任和许华礼配合的这出戏,从检察院前任常务副检犯错捋职到苏靓靓现在主持工作才几天的事啊?嘿……姜还是老的辣啊,蔡主任这是要借凌书记的势啊,那他也要站过来的吧?

想着就回了办公室,把那份文稿随便拿在办公桌上,凌书记不点头,这份稿子等于进冷宫了,这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鲁为民再强势也不可能硬插手过来的,那他的手就伸的太长了,就好象陶致新想主理人事权一样,结果呢?给凌书记毫不客气的批的‘狗血满头’,这回安生了吧?不跳达了?

拔通了鲁市长的电话,宗兴明笑着道:“鲁市长啊,关于那篇文稿凌书记认为有些不实之处,唐季高一案并未定姓,算不得实例,如果把这节抹掉的话,‘办法若干’就剩下不满一百个字了,我的意见是政斧办再重新整理一下稿子吧,不然刊上曰报头版就有可不够份量了,另外听说凌书记说省厅要派调察组下来和市检一起配合调查唐季高一案,我们这个时候发这片‘实例’更可能遭受置疑啊……”

宗兴明的话说的比较婉转,也不无嘲讽之意,‘办法若干’不够一百个字了发出去让人笑话吗?

鲁为民也刚刚听说了省厅要下来调查组的事,这篇稿子是不能发了,他心里又不太舒服了,尤其听的出宗兴明的语气很清朗,显示其心情很不错啊,这叫他更郁闷,“嗯……我清楚了,这事放放吧!”

宗兴明扣下电话无声的一笑,搓了搓手,呵,你想不放放也不行了吧?唉呀,好期待望海变天啊!

凌寒一个上午那叫一个忙,宗兴明刚走,人大秘书长赵长胜又来了,还递上了蔡明辉主任和鲁为民市长签了字的报告申请,鲁为民想不签字也不成啊,市检许华礼一进医院除了常务副检主持工作还能轮谁啊?他倒是想把另一名副检搞上来,可是那名副检越不过‘常务’这个槛啊,干瞪眼没辙!

赵长胜以为凌寒对这份申请报告会有什么疑问,哪知他大略看了一眼,提笔就批了两个字:同意。

这下可把赵长胜高兴坏了,回人大的一路上心情兴奋的很,向蔡明辉汇报时说‘凌书记没犹豫’。

蔡明辉重重点点头,“要说凌书记来望海之前不摸摸这里的情况我都不信,咱们能说凌书记不晓得望海现在是个什么局面吗?只看他对8.15工程的态度,就知道他洞悉了望海的的情况,这个人在庐南惠平有‘青天’之称啊,他一手揭开的贪腐案上百名官员一齐落马啊,望海,摒息以待雷霆吧……”

……中午凌寒和靓靓在海城大酒店吃饭时,接到了姑父董献方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和省长万云忠进行了接触,对万云忠来说,一直感觉压力甚大的他在与董献方接触之后却有了相当轻松写意的心情。

董献方是萧家老爷子的女婿,部级大员没有不认识这位萧家女婿的,萧家‘五正’齐刷刷往那里一站,任何人都感觉会被巨大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上气来,强大的影响力自那年萧正功担任了辽东一把手之后才真正显示出来,两广渗透南海,其实让万云忠感觉到自已的仕途也走到头了,说起来自已才57岁,仅仅比董献方大了一岁,身体一向硬朗,还能为党的事业奉献八年精力呀,但是没机会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董献方调来了南海舰队,万云忠当时就很踌躇,但人家没来亲自接触你,你就是自已送上门去也没用的,随着南海省人代会的召开,空降的来的却是政法委书记,这个信号很不寻常,难道上面已经嗅出南海的不寻常了吗?这无疑是个警钟,不光万云忠在惴测上面的意思,省委书记韦治国和常务边向南也都在惴测上面的用意,不过新任省政法委书记姬封臣很低调,似乎还在熟悉环境。

随着望海的局势紧张,董献方突然进省城拜会了省长万云忠,两个人谈了什么,根本没人知道。

凌寒放下姑父的电话,心里就有数了,抑着小丫丫亲亲她的脸蛋,“丫丫和舅舅说,要上学吗?”

“要的,舅舅,丫丫是个好学生,舅舅给丫丫买最漂亮的书包,丫丫以后要穿姑姥爷那样的衣裳。”

“哈…好好好…我家丫丫以后一定能成长为共和国的海军将领,穿最漂亮最威严的海军服。”凌寒说的这句话将来应验了,40年后是他亲手给外甥女虞小雨同志颁授的勋章,那年虞小雨晋为海军少将。

“舅舅不许骗人,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后悔……”小丫丫伸出纤细的手指,又和凌寒亲蜜的拉勾。

“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后悔……我好象已经看到共和国未来的海军女将军了,哈……”

虞凤华和虞香雨都压着心动的激动,这些天来她们深刻的感受到凌寒的那份的真诚,那些受的苦在这个时候对她们来说算不上什么了,香雨拍拍手,“丫丫乖,到妈妈这里来,别老烦着你舅舅……”

“不啊,我就喜欢让我舅舅抱,”小丫丫朝妈妈扮了个鬼脸,紧紧搂着凌寒的脖子不放,凌寒也笑道:“姐你就别管了,我再不抱不了丫丫几天了,等你们去了燕京我想抱她也抱不到了,丫丫亲亲舅舅。”

小丫丫呶着嘴,‘啧啧啧啧啧’的一连亲了七六口,亲的凌寒哈哈大笑,虞氏母女却为之一愕,去燕京?她们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有些慌措,靓靓笑道:“这边的事有了了结,阿姨和姐姐一家都去燕京吧,婆婆昨天打来电话,她自已现在哄三个孩子快累死了,说要帮手的,阿姨和姐姐一块过去……”

靓靓的婆婆自然是凌香兰了,虞凤华一听脸上的神情更是紧张,虞香雨也不由一颤,凌寒这时笑道:“阿姨,姐姐,放下所有的顾虑,一切的往事已随风而去,我们就面对现实吧,从某一角度说虽然这个‘家’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它仍然暖温,名名份份不是抛不下,只是各人如何看待罢了……”

凌寒的话说的很明白,也很温暖人心,虞氏娘俩又忍不住落了泪,他继续道:“阿姨,这是我妈妈让靓靓代她发出的邀请,她和我说过,这不是你或她的错,是缘份的错,如果不是有三个孩子缠着她,她会亲自来南海的,这一点让我代请您的原谅,在燕京机场,妈妈会亲自去阿姨的,阿姨拒绝吗?”

“不,我去…”虞凤华泣不成声,28年的从未谋面的情敌,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成了姐妹,这是她从来没敢想过的事,也许对她来说,这是最美好的结局了,还奢求什么呢?不,没有什么可奢求的了。

“丫丫,快去哄姥姥,姥姥为你卖了好多年的菜,受了好多年的苦,以后要好好孝顺姥姥,好不?”

“好的,舅舅,丫丫听舅舅的话,以后有了油条就先给姥姥吃,先给妈妈和舅舅舅妈吃……”

“好孩子,你以后就是就是咱们家第四代人的‘一姐’,会有很多兄弟姐妹听你的号召的……”

丫丫跑过去挤在姥姥的怀里给姥姥擦眼泪,虞香雨抹干了泪,“小寒,我听靓靓说省厅下来人了?”

“嗯…”凌寒笑了笑,仍是那付从容淡定的悠闲样子,“姐姐你的任务是哄好丫丫,别的不用想,我会把唐季高毫发无损的弄回来给姐姐继续当丈夫,给丫丫继续当父亲,给阿姨继续当女婿,这一点无需置疑,市里发生什么事你也不用去艹心,政治这个东西你不懂,该忍的时候咱们要忍,该暴发的时候你弟弟绝不含乎,这件事之后你们一家就去燕京,新的生活要换新的环境,姐夫的身份不适应在南海呆下去了,而你们的老家也不在这里,阿姨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还在燕京等着她,你们必须回京。”

虞氏母女同时点头,靓靓这时道:“凌寒,姐姐说有公安局的来海城找她了,好象要协助调查什么,雨秋把他们给挡了,说姐姐出差了,不在酒店,我估计他们下一步要拿搜查令来的,你说这事怎么办?”

虞凤华和虞香雨都紧张起来,凌寒却是撇着嘴笑了笑,“望海公安局的执法公正姓我已经置疑了,我正在找由头拿他们开刀,想来打扰我姐姐啊?他们还嫩点,呵…给姑父打电话,让他派人来接阿姨和姐姐她们去舰队司令部住,不晓得他们有没有能力去搜查舰队司令的家?好象这得军委批吧,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