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360章 开局、大员突然死亡

省公安厅下来的调查组由刑侦处的处长巴越山,他年龄在四十左右,戴付眼镜,白白净净的,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一袭警装衬托下更显的英气勃勃,巴处长一向注重仪表,自从当上处长之后,他那顶帽子就很少戴了,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戴帽子的话会影响他的发式,处长了嘛,不戴帽子也没人说。

在望海市检察院见到苏靓靓时他不由双眸发亮了,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检察长啊,这等容貌,这等仪容,端得是当世罕见,她就是那个年轻书记的娇妻?当真是‘郎才女貌’的绝配,让人嫉妒的很。

唐季高一案既已移交到了检察院,那么还有什么没调查清楚的地方也是检察院的事了,省厅派人下来协助调查,说明对这件案子的重视,因为唐季高的‘身份’现在存在着争议,必须要调查清楚。

靓靓已经和唐季高接触过了,但是他什么都不说,显然他对谁也不信任,他知道什么也不能乱说,因为那个和自已接头的人已经死了,南海没有人能证实自已的身份了,除非到多年前的特警学校去查……但是有些人分明在陷害自已,和他们说些话更是暴露的彻底了,只怕连最后一线希望也给掐灭。

陪巴越山处长一起下来的是刑侦处的副处长祝成庆和六七个精英干警,祝成庆属于冷硬的角色,身材很高大,板着一张比较黑的脸孔,眼光很锐利,少言寡语的,至少表面上他给人这样的印象。

苏靓靓和副检察长陈富康、李英汉代表市检察院欢迎省厅的同志,双方在检察院进行了初步接触,就唐季高的案子交换了双方的意见,巴越山说,“……根据唐季高提供的线索我们做了一系列的调查,他说他是执行秘密任务的缉毒警察,可是这一点无法得到证实,因为唐季高所说的那位同志在唐季高被捕没几天之后就在一次与毒贩交火中不幸牺牲了,而关于唐季高所说的那些可以证明他身份的档案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现在我们可以断定狡猾的唐季高在利用这个虚点和我们绕弯子……”

坐在苏靓靓左边的陈富康副检察长笑着道:“巴处长的分析很有道理啊,这个唐季高不是一般的死硬,很不好对付,从被捕自今已经几个月了,除了说过某某是他的秘密联络人之外再没有交代过其它的情况线索,我们不能因为他什么也不交代就这么拖下去,必要的时候可能让上级申请对他进行特殊处理,根据他所犯的罪行进行定罪……”他身边的另一副检察长李英汉也点头附合,“我同意……”

他们两个一表态巴越山就笑着点头了,眼光又转向神情淡若的苏靓靓,道:“苏检,你的意见呢?”

苏靓靓看了一眼刚刚发过言的陈富康和李英汉,这两个人也都望着她,眼神多少有一点虚,坐在他们面前的必竟是望海市委书记的夫人,凌寒现在比较出名,在会上剥陶副书记脸的事早就私下传开了,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得罪这位市委书记,何况凌寒是替蔡明辉出的头,检察院这个口子就捏在人大主任手里的,搞不好凌蔡二人就翻过来把你先收拾了,这俩人联手的话市长鲁为民根本没办法的。

“……我们办案还是要讲求真实证据的,有疑点的问题还要多调查,虽然唐季高说的那个与他接头的人不幸牺牲了,但我想还是有其它线索存在的,现在重要的是让唐季高这个人开口,至于陈副检所说的特殊处理有违法律规定,上面领导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做的,证据搞不清,那就一直放着查……”

巴越山皱了一下眉头,他身边的副处长祝成庆这开口了,“检察院的同志对调查方面还不是很专业的,难道一年查不清就查一年?十年查不清就查十年?事实很清楚吗,毒品也是从唐季高身上搜出来的,人证物证俱在,就这一点足以定他的罪,又岂容他狡辩?巴处长,我看有必有向厅里汇报,由我们省厅刑侦处为这个案子定姓……”他一点没把苏靓靓这个常务副检放在眼里,尤其说话冲的很。

苏靓靓淡淡的道:“你的定姓很简单,但是按照检察公诉程序来看,证据仍不足,疑点仍存在,那么我们检察院就没有办法提出对唐季高的公诉,好了,不打扰省厅的同志查案了,就这样吧……”

“等一下……苏检,我们要提走唐季高,在案子定姓之后,唐季高会给送回来的,请配合工作。”

苏靓靓却对陈富康道:“陈副检,请配合省厅同志的工作,但是嫌疑犯不能被带离检察院拘留室。”

突然祝成庆站了起来,朝苏靓靓道:“苏靓靓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你是这样配合上级机关的吗?”

“哦……你要审人我让他们带人给你审,怎么了?有问题吗?带唐季高离开检察院不是你说了算的,有市委领导的批示吗?有省厅领导的批示吗?出了问题你负责吗?嗯?我还要纠正一点,省公安厅不是望海市检察院的上级机关,望海市人民检察院只对望海市人大常委会负责,而不是省公安厅。”

“你……”祝成庆眼瞪的老大,巴越山一看谈崩了,忙打圆场,“老李,你坐下嘛,你这个人就是一付急脾气……呵……苏检,不好意思,我代老李向你道歉,他就是这种火暴脾气,你多多包涵,这次省厅的人下来参与这件案子的调察也是对这个案子的关注,我们互相配合,尽快破案才是正事嘛!”

苏靓靓仍是风轻云淡的模样,“这一点我清楚,我也心里急得很,不过有些事是急不来的,拿不出证据来就不能轻率定案,我要对我办的案子彻底负责,这位老李同志脾气火暴,那对办案没什么帮助,头脑不冷静的人办不了案子,还有一点巴处长也应该是清楚,现在是省厅在协助我们检察院办案,那就是以我们为主的,是吧?如果是检察院协助省厅那是另一回事,你们想审想问随时可以提人的……”

苏靓靓不再他们说什么,起身就走了,祝成庆气呼呼的一捶桌子,“市委书记的老婆很牛气啊?”

陈富康和李英汉不由苦笑一下,“请两位多耽担一些,的确,我们这位苏检比较牛气,李处提人吗?”

“还提什么提?巴处,我看咱们回省里去得了,要不高厅里反映反映,这个苏检对省厅很有意见。”

巴越山笑了笑,“呵……不忙,我们去市局那边看看,陈副检,李副检,不打扰二位了,告辞!”

……李三黄被副局长郭跃林骂的狗血喷头的,一连多天布控,警力出动了一大堆,却无丝毫的收获。

“你说说你还能干点什么?啊?连两个女人你都抓不住?我说你十多年警察是不是白当了?”

“郭局……前些天的确有人在海城看见过虞香雨,后、后来就蒸发了,真是奇怪了,我再找找。”

“找?你还找个屁啊?人家已经知道我们要采取行动了,再找哪有那么容易?那个、那个海城大酒店的老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查查她,她肯定知道虞香雨在哪,找个借口,把她弄局子来去,我不信整不了一个女人?”郭跃山气得一蹦三丈高,他天天给廖华天骂,所以这个时候也拿李三黄出气。

李三黄却苦着脸道:“那个海城老板好象有点来头的,人家又是大投资商,我刚听说要和市里签什么城西区拆迁项目,我们要是这么整的话,怕是会引起上面领导的不满吧?郭局,你是不是再考虑下?”

“我考虑什么?我都快让局长骂死了你知道不?赶快去做事,今晚开不回这个粟雨秋你就滚蛋。”

李三黄苦笑着离开郭跃林的办公室,他才走不久,巴越山和祝成庆就来了,这两个人和郭跃林很熟,来了也不去别人办公室,直接就进了郭跃林这里,郭跃林正气的叉着腰骂娘瞪眼,见他们进来不由大喜,“哎哟……你们两尊大神可算来了,快快快坐,我听说二位先去市检了?谈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祝成庆没好气的卸掉帽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个苏检简直目中无人……”

郭跃林一愕,随即笑道:“呵,那也难道嘛,人家是大书记的夫人啊,有点架子也是应该的,呵!”

巴越山朝祝成庆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别扯闲话,就对郭跃林道:“唐季高的妻子和岳母还没找到?”

“呵……正在找,正在找……说来也怪,这两个女人好象人间蒸发了一般,突然就消失了,奇怪。”

巴越山蹙着眉道:“看来有人为她们打掩护啊,查,查查是谁在后面搞小动作,不管他是谁,有嫌疑的一律调查,唐季高的案子必须尽快结束,上面有交代的,郭老弟,你可得上心点啊,这事要办好。”

“巴处长放心,我已经追踪到线索了,就是……就是这个人我们市局未必动得了,人家正在和市里谈什么城西区投资项目,这个时候公安局的去搅局,没法子向领导们交待啊,要不巴处你们配合下?”

巴越山眼微微一眯,“你和老李商量吧,我去和刘政委坐坐……”他拍了拍郭跃林肩头就走了。

这天下午,海城大酒店出事了,一对男女在客房大搞,结果给便衣警察堵了个正好,刑警队一中队的中队长李三黄很快就出现了,“把你们经理叫来,让她解释解释这个情况,居然窝藏卖银女?”

很快来了一个男经理,是客房的部,姓张,他进来一看,就有点傻眼,忙给李三黄说好话。

“张经理是吧?你主事不主事?不主事的话叫你们海城的大老板来,我看海城需要停业整顿了。”

“哎哟,李队长,您这话可严重了,我们海城一向干净的很,这种情况绝少出现的,您看是不是……”

“张经理,别说没用的……我的话很明确,马上叫你们老板来,别等封来门那就什么也迟了。”

“李队长,您不知道……我们大老板陪着市领导去城西区搞视察了,听说要投资拆迁大项目……”

“别和我说这些,没用,你马上给你们老板打手机,向他汇报这里的情况,我给你半个小时……”

那个张经理此时也看出来了,对方这是来找茬儿的,在这之前市局的人可没来过海城找麻烦啊,“李队,请稍候,我这就去打电话……”他随后就离开了,李三黄示意手下人把门关上,才朝**还窝在被窝里的一对男女笑了笑,“这戏演的不错,呵……”那个半裸的女人还朝他挤眼,“三哥过奖了。”

这时传来敲门时,李三黄一楞,这么快就打完电话了,他扬了下下巴,让两个便衣之一去开门。

门启处,进来几个冷肃男子,一个个都流露很彪的气势,便衣瞪眼道:“喂……你们干什么的?嗯?我是市局刑警队的……”话才落就给人家其中一个摁在墙上,比他更冲的道:“来,掏出你的工作证。”

“什么?要我的工作证?你是干什么的?你哪个部门的?是省厅的吗?自已人,自已人,别误会。”

鱼贯而入的有七八人之多,而李三黄就和两个便衣,他们就三个人,再加上**两个演戏的,才五个人,此时见这七八个人来的不善,李三黄也站了起来,怕有什么误会,他忙掏出工作证来,“我是刑警队一中队李三黄,诸位眼生的很,你们是…”他也看出来了,这哪是什么省厅的,分明是北方人。

最后那个进来的三十四五的男人很有威势,一双目光尤为凌厉,他伸手接过李三黄的证件看了看,“你就是李三黄?那我就找对人了……小章,把这两个人弄卫生间审一审,看看是搞什么……”男人把工作证递给了李三黄,让他的人带**一队男女去卫生间,这两个货还真是假戏真做了,居然赤条条一丝不挂,慌乱中一人套了一件衣服,乖乖跟着进卫生间了,李三黄很疑惑的道,“你们是……”

那男人掏出他的工作证,递给了李三黄,打开一看,李三黄心里不由狂跳,公安部刑侦局17处的处长仝永成,他慌里慌张的将工作证还给人家,咽了口沫,仝永成却道:“要不要看看他们的证件?”

“不不不……我、我知道仝处长的身份是千真万确的,都是自已的同志啊,请、请仝处长指示……”

仝永成不慌不忙打开他随身的皮夹包,拿出两份材料,“我们已来望海多天了,这两份调查材料是你和市局郭跃林副局长的,你可以翻一翻,看看有没有出入,没有的话你可以签字,我不想和你废话。”

李三黄猛的一哆嗦,抖着手接过那两份材料翻开就看,仝永成最后的眼神把他吓坏了,匆匆翻了两页,他没有通气再翻下去,一张脸赫的惨白,“仝、仝处长,我愿意全部坦白,我请求宽大处理……”

……下午四点钟,仝永成又带着人出现在了检察院,在苏靓靓的陪同下提审了唐季高,唐季高三十一岁,身材高大,一脸刚毅,头给推的精光,倒是胡子连茬的更显落魄相,他望向苏靓靓和仝永成的目光相当的冷淡,而且仅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苏靓靓苦笑道:“仝处长,你们谈吧,我去外面。”

仝永成笑着点了下头,待苏靓靓出去,他才站起来掏出烟,点着之后走到唐季高身着,将烟给他递到嘴边,轻声道:“抽吧……”唐季高望着这个标准的北方男人,心里有点疑惑,但还是张嘴接了烟。

“你说你是执行秘密任务的警察?是吧,那好,我有几个问题问你,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在北方,有一所专门训练特种警察的秘密学院,这是公安部的秘密,你可能来自那里,那你告诉我,那所学校的大门是什么颜色的。”仝永成说话时的语调很轻,很低沉,但充满着不庸置疑的果决味道。

唐季高大为惊异,他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便服男子,他比自已大不了几岁,但他身上有一股很强很悍的气势,难道这个人也是从哪里出来的,惊疑中,他还是开口回答了这个问题,“那门是黑色的。”

“门上有什么特殊标志吗?”仝永成又问,唐季高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有,是巨大的国徽。”

仝永成点了点头,“我看过你交代的一些简单资料,从你的年龄上推断,你是98届那批毕业生,那么请你告诉我,98届的枪击教练是谁?”唐季高又没有犹豫的回答,“是95年公安比武枪击冠军。”

“为什么不说他的名字?”“对不起,学校曾有规定,不许任何人透露学院的人文秘密。”

仝永成笑了,“我相信你是执行秘密任务的特警……”随后他掏出工作证展开在唐季高的面前让他看,“这是我的工作证,你能辩出它的真伪吗?呵……”唐季高看罢之后,眼眶突然湿润了,“仝处长。”

仝永成拍拍他的肩,“唐季高同志,让你受委屈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属于你的秘密警察编号了吧?”

唐季高点点头,随后说出一串号码,仝永成就当着他的面掏出手机,拔了个号码,“给我接张局长……张局,我是永成啊,唐季高的秘察编号为……对,张局,微机调出关于他的档案,还有一些相关资料,嗯,好,望海的情况比较复杂,我这边还要配合凌书记的行动,给您去电话时您再把唐季高的资料发往南海省公安厅吧,现在不行,呵……这张网比较大,我看还得过一阵子,好,就这样……”

收线之后,仝永成从兜里掏出烟盒给唐季高塞在他的上衣兜里,“季高同志,还要委屈你一段时间,望海这潭水很深,相信你是深有感触的,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天就要晴朗了,你可以在这里放心的抽烟了,也不用为你的妻儿家小担心,她们现在受军方保护,待遇可比你强的多哦,呵,丫丫很可爱。”

唐季高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仝处长……我知道我们党会为我伸冤的,谢谢党对我的关心……”

“季高同志,你忍辱负重很不容易啊,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我了解你们,以你的身手,这小小有拘留室再坚实数倍也困不住你,但你并没有做出让我们失望的行为,你是我们公安的骄傲,好样的。”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凌寒接到了廖华天的汇报,“凌书记……市局的郭跃林副局长让纪委带走了。”

“哦……什么时候的事?因为什么?”凌寒其实心知肚明,但是他怀疑廖华天打电话有试探之意。

“啊……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是调查检举信的纪委同志们,我认为问题没那么严重嘛,就算是怀疑跃林同志和检举信有关,也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带人走吧?这事影响很不好,凌书记你看……”

“华天书记,我看纪委带人走应该有他们的切实证据吧?这样吧,我和纪委陆书记了解下情况。”

“好好好……凌书记,打扰你了……”廖华天的态度很谦虚,甚至能听出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

才扣下廖华天的电话,靓靓的打电打进来,“老公,蔡有志一案也调查的差不多了,他交代出不少人,但这些人一个也找不见,我估计在对他下手之前,这些人就全躲了,现在这个案子不太好办。”

“一个字,拖;前门撬不开,咱们就釜底抽薪嘛,市局几个[***]份子一但松动,一切就好办了。”

正和靓靓聊着,纪委陆胜平书记来了,凌寒就挂了电话,陆胜平道:“凌书记,有重大情况……”

“来来来……坐下来说……”凌寒请陆胜平坐下,还给他端了杯水,陆胜平受宠若惊了,随后他就汇报了郭跃林的交代,他对他自已犯的那些错误供认不讳,但却说都是受了廖华天的指示,并有确切证据,在他办公室里的保险柜里获得的小本子里,详红记载着一大堆数据,七点,廖华天被带走。

省委接到望海市汇报有些震惊,韦治国书委亲自指示,明天就派省委工作组下望海主持大局。

这天夜里凌寒接到了省长万云忠的电话,“凌书记,打击[***]份子、建设廉政班子是中纪委年初布置的重要工作之一,我们一定有加大打击力度,及早的清除这批害群之马,要最大限量的挽回损失。”

第二天一早传出惊人消息,廖华天死于市纪委监察室内…望海市委震惊,事态巨变,风涌云亦舞!

同曰,兴安省纪委书记顾兴国调中纪委,出任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

(未完待续)